第六十五章 苍翼之蟒(二)


本站公告

    叶书国扶着叶城跌跌撞撞的回到家中,可一打开门,那一条大蛇正在门前赫然而立,叶书国眉目微皱,暗道不好,老爷这是……



    “老爷,怎么会这样,苍翼……苍翼怎么会出现?难道……”叶书国拉着叶诚的手,颇为急切的问道。



    叶诚虚弱的捂着自己的心脏,微微抬头,与苍翼那一双微红的双眼对视了一番,随即一把就将叶书国推到了身后,抬头对其说道:“苍翼,再给我些时间,我现在还不能过去,苍翼……”



    苍翼高昂着脑袋,似是认真的在听叶城的一言一语,可叶诚这话还没说完,苍翼猛地摇摆着蛇尾,一把就将叶诚卷入身前。



    “嘶”的一声,叶诚只觉脸颊热热的,那一条巨大的蛇信更是沾染着唾液舔舐了一下叶诚的左脸。



    叶诚暗自呼出了一口冷气,看来苍翼是不准备把他带回去了,只是,以它的性子,估摸着要在他家待到待不下去为止。



    叶诚没有说话,任凭苍翼将其慢慢卷入其体内,他知道,苍翼这是想要用自己的体温帮助自己的身子热起来。



    叶书国见罢,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老爷,您管的闲事太多了。”



    其实在来之前,叶书国并不知道叶诚到底是怎么了,按照正常来说,哪怕叶诚今儿个被子弹打了,被刀子捅了,他也就疼一疼罢了,几分钟后伤口仍会愈合,他从来都没有见叶诚这么虚弱过。



    当时的叶诚,俨然就像是一个快要死了的人。



    但他一进门,在看到苍翼那一眼起,就知道,他和老爷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他看过祖籍,也知道每一次叶诚沉睡之前,都会经历一场极度痛苦的过程,他全身的骨骼都会断裂,经脉破损,内气全失,宛若一具不会腐烂的尸体。



    而在之后的十年间,其骨骼和经脉会慢慢的重塑,他的内气,也会渐渐地恢复,可以这么说,每一次沉睡,对于叶诚来说就相当于一次涅槃重生。



    重生之后,他的骨骼比前一世更加强壮,而他的内气也会比之前更加充盈。



    如此想来,老爷这一次沉睡的时间,怕是因之前运用内气太过频繁,所以提前了。



    “老爷,为了张家嫂子的事情,您……这又是何必呢?”叶书国眉头紧皱,朝苍翼看去,此时的叶诚,却早已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般,被苍翼整个人都卷入了蛇身间。



    而苍翼在叶诚淹入自己怀抱的第一时间,顺势高昂起脑袋,谨慎的观察着周围。



    叶书国想要接近苍翼,却屡次被苍翼的那一条蛇信给吓了回来。



    这时,叶诚房内的古钟响了,叶书国看了一眼时间,顺势摇头,转身就朝叶诚房间走去。



    他在叶诚的抽屉内拿了三根牛角香,而后侧身就走入了地下室,在那根蟠龙柱前点燃那三根牛角香插入柱前的案台之上。



    “老前辈。”叶书国对着那根蟠龙柱缓缓地弯下了身子,随即毕恭毕敬的对着那根柱子轻声问好。



    下一刻,那个穿着一身白衣,看似虚无缥缈的瞽叟便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了叶书国的眼前。



    “你……是当年那个老不死的带过来的小孩?怎么一转眼,你就要死了?”瞽叟毫不避讳的对着叶书国,中气十足的说完,随即更是贪婪的吸吮着叶书国面前的香火。



    叶书国微微一愣,再次作揖,轻声说道:“老前辈,距上次相见,已过去五十年有余,若不是今日老爷受了伤,小辈也不敢前来给您喂香。”



    一听叶诚受了伤,瞽叟顿时大惊,急忙问道:“他不是不生不死么?怎么受的伤?又是谁伤了他?”



    严格的说,瞽叟不过就只是一缕残魂,如果当年不是叶诚命人打造的这一根蟠龙柱让自己栖身,以他之前做过的这些罪孽,或许也就从此消散在这人世间了。



    而这蟠龙柱内,寄居着叶诚前几世的内气,可以这么说,瞽叟是以这些内气而存活到现在的,但,如果叶诚不在了,那么这些内气就会逐渐消散,那他……或许也将消散在人世间。



    他不想离开,最起码,他活着,看到叶诚,就能记起他那苦命的儿子长的什么样。



    叶书国缓缓地叹了口气,随即将近日来发生的事全数都告诉了瞽叟。



    瞽叟听后,便无奈的说道:“记忆碎片?呵,他追寻了四千年,找到的记忆碎片数不胜数,可是当他每一次拼凑完毕,记起当年所思所想之人时,又有哪一次不是痛苦万分?四千年了,整整四千年了,他的至交,他的好友全都离他而去,记起来又能怎么样呢?再一次进入涅槃,他还是会忘记,小孩,带我去见他。”



    叶书国微微一愣,随即抬头说道:“老前辈,苍翼……就在上面。”



    听到苍翼二字时,瞽叟顿时一愣,他并没有想到苍翼会这么快的就找到叶诚,而他这一次来的目的,一定是感知到叶诚体内的内气越来越少,所以,他是来带着叶诚回去沉睡的。



    “苍翼……有苍翼在,那老小子不会有事的。”刚刚还有些着急的瞽叟此时也冷静了下来。



    “老前辈,我们叶家侍奉了老爷一辈子,我也只在祖籍上面见过这两个字,这苍翼……到底是……”



    叶家古籍整整摆满了三个房间,这里面记载的,都是一些有关于叶诚的起居饮食及他的身体状况,当然,其中也会记载发生在叶诚及其老祖宗身旁之事。



    其中,就有苍翼二字。



    但,苍翼这两个字,在这整整三个房间里的古籍内,也就只是寥寥几笔带过。



    叶书国也就只知道,老爷每一次沉睡,都要去祁连山上的某个山洞内,而苍翼,正是叶诚的守护者。



    至于这个苍翼是什么来历,他倒也不是特别清楚。



    但那么大的蟒蛇,又通晓灵性,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吧。



    “苍翼么?其实,早在蛮荒时期,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白泽。”瞽叟微微一笑,说话间,那一双眼顺势就朝着天花板看了上去。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