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阿瓦隆


本站公告

    在枫林的西边,是一片茫茫林海的北端,这片充满了各种危险魔兽的茂密森林犹如一道隔离墙般由北至南将人类与魔族的世界隔离开来。

    凶猛的魔兽、无孔不入的毒虫、无声无息的瘴气,无论是人类还是魔族,在大自然面前也只能退避三舍。除非是出动大量的军队,否则除了少数精英队伍外没人能安然抵达林海的对面。因此,林海的存在保证了东西两边脆弱的和平。

    人类的历史记载,在两千多年以前,西方的魔族突然冲出了林海,侵占了人类的大量土地。

    直到众神将勇者带到这个世界之后,人类才逐步夺回了林海以东的土地。

    在林海的北端是一座横贯东西的巨大山脉,南方吹来的云气被这座山脉拦了下来,使得山脉南麓的林海得到了充沛的水源,而北麓北方则因为缺少降雨则成了死亡沙海。

    在枫林与林海交界的地方,是南边通向北方大草原的最西边的通道。

    商队一行人在通道北边的沙葱城休整半天之后,穿过枫林里的道路,前往南边的阿瓦隆城。

    ?(`???)???

    “那做城市叫什么名字?”正在洗脸的查尔斯发觉自己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名字。

    “阿—瓦—隆。”正在脱下身上皮甲的伊丽莎白用缓慢的语速的对查尔斯说道,“‘阿瓦隆’是异世界语里理想乡的意思。”

    “三百多年前的那场战争里,降临与此的勇者召唤来他世界中的骑士王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然后他们两人以该城为中心开始了属于他们的传奇故事。”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骑士王以她一贯的正义、正直获得了此地所有人的尊敬。”

    “只是在对魔族的一场战斗中,留下断后的骑士王失踪了,从此世间再无她的消息。”

    “后来,此地领主将该城以骑士王的家乡‘阿瓦隆’命名,以期望这位王者有朝一日回来。”

    查尔斯脸上笑嘻嘻地戴回了面具。

    麻蛋,槽点太多,不知道该怎么吐。

    第二天一早,查尔斯发现商队里的人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从老板奥布里到大厨东尼奥,从加拉蒂亚、佩内洛珀姐妹到普通车夫,几乎所有人都换上了新衣服,穿着得整整齐齐。最关键的是,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虔诚的表情。

    如果现在有人和查尔斯说这不是商队而是去朝圣的队伍,查尔斯会信。

    分发早餐的时候,东尼奥对查尔斯说道:“每位骑士,或是有志于成为骑士的人,都会打心底里对骑士王升起崇敬之感。”

    然后查尔斯瞄了众人一眼,发觉有点不对劲。

    吃完早餐后车队就上路了,走了不到两个小时车队就走出了枫林。

    没了树木的阻挡,众人的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

    骑在紫悦背上正和马车顶上的哈尔卡拉用精灵语练习对话的查尔斯差点一头栽到马下。

    枫林出口的地势比远处的阿瓦隆城要高一百多米,在这里能将整个城市极其周边环境一览无遗。

    在最西边,是一片波光粼粼大湖。湖的东面是一座巨大的城市。

    最重要的是,在城市东边与林海之间的地方,树立着一座10:1比例的巨型石制呆毛王手办!

    这座呆毛王手办上刷了漆,蓝色的长裙、银色的铠甲和金色的呆毛栩栩如生。

    她正双手拄着咖喱棒的静静地站在在那里,远眺着前方的林海。

    进城的道路从巨型手办不远处经过,车队在路过手办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对她以骑士礼敬礼。

    在手办前方,有不少身穿铠甲的人单腿跪地,长剑插在身前的草地上,并以头抵剑闭目凝神。

    “她是一位可敬的人。”来到查尔斯身边的克伦威尔说道,他和查尔斯两人是少数没有敬礼的人。

    “那些人是以骑士王的信条拷问内心的骑士。”克伦威尔继续向查尔斯介绍到。

    “骑士王的信条是什么?”查尔斯好奇的问道。

    “是骑士王一生来以身作则表现出来的东西。”克伦威尔回答道,“每个人都能从骑士王的事迹中提炼出骑士王的信条。”

    “很好,很强大。”查尔斯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进了城里,查尔斯才知道商队为什么要在粟米城买光了矮人们制造的武器和防具。在大街上,至少有一半的人是携带着各种武器的冒险者。

    林海虽然危险,但是也充满了各种机遇。珍贵的草药,稀有的魔兽皮毛和魔核,甚至是牙齿与爪子,都代表着不菲的财富。

    还有来自东方各地的骑士与军人,他们以冒险者的身份来到这里,在危险的地方磨炼自己的技艺。

    “这里是谁的领地?”查尔斯问克伦威尔,“如果哪个贵族拥有这样一块领地,他的国王肯定睡不着觉。”

    有钱、有人、有武器,除了造反还能干嘛。

    “这里是国王的直属城市。”克伦威尔回答道,“虽然以前不是,但现在已经是了。”

    查尔斯从这句话的背后听出了一阵血雨腥风。

    在阿瓦隆城里有一座精灵开的名为“大树脚”的大型旅馆,主要供来此地冒险的精灵们落脚。

    托伊丽莎白的福,商队也在这里落脚。

    旅馆老板自然是为伊丽莎白准备了最豪华的套间,连带着查尔斯也可以住在套间的单间里面。

    又能躺在柔软的床上,这段时间的经历对查尔斯而言恍如隔世。

    他从8月10日离开麦加登伯爵领。11日下午抵达粟米城,15日清晨离开。一路上因为沙尘暴耽搁了一阵子后,今天抵达阿瓦隆城才是8月24日。

    “才十几天啊。”查尔斯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

    过了好一会,有人推开了查尔斯房间的门口。

    “你是谁?”查尔斯睁大了双眼看着进来的精灵问道。

    他面前的那位精灵戴着一副小巧的金丝眼镜,耳边的小麻花辫子伸张脑后,将一头及腰的银白色的长发聚拢在身后。在那精灵标志性的长耳朵尖上,套着一个银色的有着繁杂花纹而且还镶嵌着小颗钻石的耳套,耳垂上还戴着一副金色流苏耳环。在她的身上,穿着一身翠绿色的类似于欧洲中世纪时期出现的罗布裙,裙子上装饰着精美的刺绣。在她的手上拿着一顶带着面纱的圆帽,手指上……

    “看够了吗?”精灵问道。

    “怎么可能看得够!”查尔斯看到了对方的手指上戴着的精灵王庭公主权戒,看惯了对方穿皮甲和把头发盘起来的样子,现在换了一身盛装后还真没认得出来,“姐姐,你这是要去相亲啊!”

    “相你个头。”伊丽莎白走过去弹了一下查尔斯的脑门,“快点起来,先去帮你买衣服,然后今天晚上阿瓦隆城的行政官在剧院邀请我看歌剧,你也要和我一起去。”

    查尔斯捂着脑袋说道:“不去不行吗?”

    “不行,我的麦加登伯爵。”伊丽莎白拉着查尔斯起来,“你不和我一起出现,别人怎么知道我还罩着你。别人以为我不罩着你了,你家的产业就要被人瓜分完了。”

    听完事关自家的产业,查尔斯立即蹦了起来。不就是跟着自家大佬去拜码头嘛,有什么难的。

    离开旅馆的时候,查尔斯总算见识了一下精灵公主的气派。

    在旅馆的门口,停着一辆金边装饰的白色马车,车门上镶嵌着精灵公主的纹章。马车的前方是四匹通体雪白的骏马,驾车的是旅馆的老板。

    霍雷肖、乔治、加拉蒂亚和佩内洛珀四位也脱下了皮甲,换上了一套精美与实用并存的金属铠甲,此刻正骑在洗刷过的战马上,护卫在马车的四周。

    马车里不但有柔软舒适的天鹅绒座椅,还飘着一股沉香木的熏香味。

    “这出来一次得花多少钱啊!”查尔斯感叹道。

    “你瞎操心什么,反正是公款。”伊丽莎白说道。

    “大树脚”旅馆本身就地处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马车没走几步就停下了。

    这里是一家专门为贵族服务的制衣店,店长早就带着一群人在门口迎接精灵公主的到来。

    伊丽莎白拉着查尔斯走进店里,在把他扔给了店长,然后说了一句“给我们的公爵置办一套衣服”后,就跟着工作人员到休息区里喝茶了。

    查尔斯被店长毕恭毕敬地带到了里间,然后指挥几个工作人员把查尔斯给剥得全身上下只剩短裤和面具。

    现在查尔斯很自觉的站在一张垫了天鹅绒桌布的矮桌上任由裁缝们测量各种数据。

    在测量完各种数据后,查尔斯被带到了后边的浴室里。

    泡在温暖浴池里的查尔斯一边享受着侍女帮他洗头,一边就衣服的颜色和样式对裁缝做出指示。

    在做完了一套SPA护理和修剪了头发之后,身穿一身柔软的纯棉睡袍的查尔斯被带到了二楼的一间休息室里面。服务员告诉他,在衣服做好前情他在这里注意。

    休息室里不但准备有茶水和茶点,还有一个放满了各种书籍的书架。

    查尔斯一边念叨着“万恶的封建主义”,从书架上抽出一本《骑士王传》,然后来到窗边的沙发上阅读起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