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本站公告

    神符门的功法之多,足以让林小哥儿练得反胃,即使不算筑基功法,后续功法的数量也多到挑花了眼。

    这事儿回头还要跟他师傅凌云子商量商量,或者干脆去找张百熙研究没准更加靠谱。

    因为神符决没有属性,天下所有功法都能兼收并蓄,有如此特点他的后续功法可以说学什么都行。

    不过由于刚刚得了龙珠,他最好选一个炼化灵气速度快,且进境稳固的功法。

    单单炼化快会出现根基不稳,单单进境稳又会像神符诀一样白白浪费龙珠吸纳进来到的灵气。

    由于法力庞大,林小哥儿现在觉得自己确实应该好好练练法术了。

    因为实在是学不会剑法,剑诀什么的跟林小哥儿更是无缘,加上他的骨骼轻奇,现在还不明显,等随着修为的高深,他若是见面就跑去跟人比划拳脚功夫实在是太吃亏了。

    法力庞大,最有效的用法当然就是法术。

    除此之外,傲雪掌和拨云掌诀的修行也绝对不能落下,这两种掌法都是招数无所谓,重点是心诀的功法。

    有庞**力加持,傲雪掌练到高深可以挥一挥手造出一片冰原,更是能以寒冰与冷气攻击敌人,几乎都快成了变种的法术或是神通了。

    拨云掌诀也类似,等神功大成,站在地上挥一挥衣袖,就能带走天上的云彩。

    这些都是以后的发展方向,林小哥儿突然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零零总总挤压了一大堆。

    而看似当务之急的内功心法问题,反而不用怎么着急。

    神符决还没有圆满,想要跨过最后一步可没有那么容易,怕依旧是以年为单位的,等圆满以后还要回一趟山门才能去跳后续功法,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他还要继续游历盛会呢。

    这次龙宫之行画风突变,槽点颇多。

    但收获倒是还行。

    得了龙珠和拨云掌诀,倒也没算白来。

    虽然也让他满肚子都是疑问就是了。

    又过了两三日,林天赐在龙宫修养了几天这才决定告辞。

    敖三早就跑去东神州的北方了,这次也就只有龙王自己出来送行。而且他看上去好像还挺希望林天赐继续住下去的样子。

    不过偶尔借宿几天倒是还行,整天在人家龙宫里住着,确实有点不妥。

    再说,林小哥儿也有点吃腻歪了海鲜,故而打算告辞。

    “贤侄若有闲暇,定要再来龙宫做客。”

    “若不弃,一定会再来叨扰。”

    说说客气话嘛,下次再来鬼知道是什么时候,八成会在人阶5品会御剑飞行之后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林天赐正要告辞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稍稍问道:

    “请问您是否听说过‘漆黑之魔王’?”

    东海龙王一愣,露出思索的神色:

    “本王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东神州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

    林天赐不过是随口一问,其实他也清楚龙王不太可能知道这件事,因为从龙珠上的记忆来看,漆黑之魔王出现的地方是一个堪比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的位面,这跟东神州完全没有关系。

    “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请勿挂心。”

    说是这么说,龙王是否会放在心上,就不得而知了。

    但从表面来看,他确实没有在意,而是说道:

    “贤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脸上有腮的美女吗?”

    “……”

    林天赐后退一步,抱拳道:

    “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说罢调头就跑,一个箭步窜上海马拉的马车,叫驾车的蟹将赶紧走,走的越快越好!

    这让留在原地的龙王很是失望……

    ╟‐\‐\——╟‐\‐\——

    林天赐这个人接受力倒是很强。

    毕竟只要当了修士,接受能力若是操蛋的话用不了多久怕是会被逼疯。

    但接受力再强,林小哥儿也接受不了一个脸上有腮的美女。

    废话,多黏糊啊……

    真可谓是娃到用时方恨少,以前三海龙族都特别羡慕东海龙王有三个儿子,日后的继承人就不用操心了。

    然而东海龙王现在特别羡慕西海,你看看人家,一堆闺女。

    生不出儿子可以找姑爷嘛,怎么也算半个儿。

    不说东海龙王有多失望,林小哥儿坐着海马拉的马车正快速离开东海范围。

    毕竟龙宫在海洋深处,如果让林小哥儿自己回去,就算不淹死,他游泳都要游十天半个月才能看到陆地,这还是不迷路体力扛得住的情况下……

    而有海马拉的马车就快多了,这玩意儿在水里堪比御剑飞行,又快又稳。也就不到半个时辰,便把林小哥儿送到了岸边。

    他上岸的地方是一个无人的小浅滩,离此地不远有一座名为友安的小城。

    这地方已经完全就是泉州地界了,即使是小城,其繁华程度也比雷州那个穷山恶水好得多。港口停满了各种装货卸货的船只,商贾往来不绝。

    最重要的是百姓的精气神,哪怕是路过的推货郎,双眼都十分明亮,一副朝气蓬勃充满干劲儿的样子。

    整个泉州,林小哥儿最想去的只有两个地方,一是去灵符宗看看齐家姐弟(是兄妹!),二是去哪个西方东渡商人组成小镇。

    不过灵符宗并不临海,那个西方小镇虽然临海,却也有点远。

    友安城的位置如果在地图上标注的话,则是东神州的东南角,那个西方小镇还要再往南走一些。

    东海龙宫派来的马车再往南走就该进入南海的领域了,虽然送过去也没啥,但多少还是会让南海龙王有些不高兴,毕竟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确实说不过去。

    林小哥儿懒得弄这些人际关系,干脆在东海的边缘下了车,再说了,他还想找些好吃的打打牙祭。

    最近光吃海鲜,他现在想吃点肉了。

    翻开游历盛会指南找了一阵,他在友安城附近看到一个叫‘日月阁’的小门派,不过这个门派并没有参加游历盛会,而且虽然离得近,但并不在友安城内,也就用不着去拜地头蛇。

    没了后顾之忧,那当然是去找吃的。

    走进繁华的集市,这里因为离那座西方小镇比较近,集市上也有一些西方的商品,比如镶银边的水银镜,再比如扭一扭发条就能出声儿的八音盒之类。

    看着挺新鲜,但没啥想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东神州的人很排外的关系,玲珑对于这类玩意儿根本不感兴趣,林天赐则是上辈子见过许多更好的,也看不上这些。

    随便在集市上找了些烤串小吃之类的东西,林天赐和玲珑一边吃一边寻找着味道还行的客栈。

    这时候,他发现周围的行人都朝一个方向聚集,好像有什么事一样。

    拦下个人一问才得知,原来前面有人弄比武招亲。

    喜欢凑热闹是人的天性,这点倒是不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是如此,玲珑更是一听比武招亲就特别兴奋的叫林天赐过去看看。

    这姑娘对于男情女爱的事情总是特别上心,你说她要是把这心思放在修行上多好,估计玲珑的师傅也是蛮心塞了。

    要说好奇,林天赐当然也有点。

    毕竟比武招亲这东西,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这次总算能看到一次活得表演了。

    跟着人流慢慢靠近,没多久,林天赐就听到一阵叫好的声音,转过路口,一座临时搭建的擂台摆在路中央,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者将擂台包围起来,时不时传来叫好的声音。

    因为人太多,距离也有点远,林天赐根本看不清楚擂台上的情况,连打成什么样儿都不知道。

    这多少有些失望,本想凑个热闹,结果完全看不见。

    “林兄!”

    正琢磨是不是换个位置的时候,他听到像是有人在叫自己,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斜背两把长剑的翩翩公子出现在左上方的露台雅座上。

    正是孟文彦。

    不久之前刚刚跟铁宁打了个照面,这才没多久就又碰到了死对头的另一边。

    当然,玲珑见状还是第一时间躲进玉坠里。

    “林兄,相请不如偶遇,可否上来喝一杯?”

    “来了!”

    一听有吃有喝,林天赐就来了精神。穿过拥挤的人群,趁大家都踮着脚往擂台看的时候,一个提气纵身,踩着几乎垂直的墙壁跃上二楼高台。

    一上去,才发现这里不只有孟文彦,还有一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男子。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日月阁的大师兄金羽隼。”

    还有人叫这么古怪的名字?

    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能这么说。

    “在下神符门林天赐,见过金道友。”

    “林道友多礼了,快请坐,没想到我也有能请到两位十大弟子喝酒的一天,真是三生有幸。”

    金羽隼说话带着口音,声音特别的凄厉,并不好听,应该说很刺耳。

    既然是请客,酒菜就不可能太差,林天赐说着聊着,也顺便吃着喝着。

    孟文彦见林天赐腰间的灵宝葫芦,羡慕道:

    “林兄好机缘,可惜在下未能得灵宝葫芦青睐。”

    孟文彦和铁宁果然是死对头,说的话都差不多。

    “客气客气。”

    说起来,这葫芦怕是也没啥好羡慕的,除了装酒,林小哥儿就没开发出别的用法……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