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天赋悄然的变化


本站公告

    370年的冬天格外冷,甚至就连寻常年月根本不下雪的七河之地也都罕见的下了场小雪。

    不过冬季短暂,初春的轻风甫一露面,就将那雪白痕迹悄然消融一空。

    冬雪融化,万物复苏,长满橡树的森林当中也重新焕发出了本该拥有着的绿意与活力。

    草木芬芳、鸟鸣怡人,空气当中似乎都隐隐泛着甜美。

    七河的环境让每个初来者都忍不住流连忘返,甚至许多精灵选择定居在这里的原因也不乏于此。

    夏尔也算是走过当前精灵世界大多地区了,但他觉得要数纯粹的景色而言,七河应该是这方世界最美的地方之一。

    就连纳国斯隆德那位常年旅游的芬罗德舅舅对此也都赞不绝口。

    河间森林太多美好,但往常一处本该僻静的所在于今日却突然变得喧嚣不已。

    恐怖的嚎叫与威胁似的低沉声音不绝于耳,于安静的氛围当中显得分外明显。

    附近一些采集药材的精灵少女们因此被吓得转身逃窜。一些本该活跃四周的鸟儿则早已经扑扇翅膀远远飞开。

    于是不久之后,许多精灵猎手被吸引而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那声音源头不远一排黑甲护卫后,内心的警惕与敌意也就悄然消散了,转而纷纷收敛武器,遥遥致意后转身离开。

    七河地广人稀,同时森林隐藏猛兽很多,精灵猎手们平时打猎之余也自发维持着这片国度当中的稳定环境。

    但此时那里既然有着王之护卫存在,那么显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言。

    林顿的王之护卫一共有百数规模,不算多,但都是军队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属于林顿最擅长战斗的一个群体。

    同时他们身上的盔甲武器也都属于特制,寻常武器难以对抗,更是无法破防。

    这种存在拿出一个来,所谓的野兽也都根本无法闹出多大动静,更别说此时这里有一群。

    能被一群护卫拱卫,想来那声音传递所在不会有其他可能了。。

    抱着深深的敬意,猎手们转移阵地,朝着其他方向前行而去。

    尽管不需要,但他们仍旧决定将此地周围隐藏着的一些野兽和危险清理一下,不指望能被卡尼珥王留意到,只希望能够让那位德高望重的精灵王减少一些麻烦。

    ……

    黑狼凶恶的三角眼透漏着大量敌意,同时泛着血丝的模样也显得分外嗜血恐怖。

    算上尾巴有两米多长的矫健身体默默诉说着这头狼的强壮,而那随鼻翼紧皱而咧起的巨嘴则显露出两排狰狞锋利的獠牙。

    只是不论它如何强壮与充满威慑力,都掩饰不住它此刻被一条铁链死死栓在树干处的事实。

    “陛下虽然武力强大,但我仍旧认为给它加一副铁笼子才更加保险。”

    身旁无奈的话语传来,那是负责夏尔安危的护卫队长科努伊。

    此时他正握着腰部长剑把手,警惕着与夏尔近在咫尺的那呲牙咧嘴的黑狼。

    “那不好,笼子会束缚这头狼的凶性。”夏尔回答,蹲在这头不断朝他发声威胁的黑狼面前,那满口黄色獠牙上传递而来的气味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头狼对他充满敌意,换做往常他早就结果它了。

    只是为了期待已久的实验结果,他却不得不忍受于此,反而还得做出一些他感觉很幼稚的挑衅举动。

    比如吐口水、拍狼脑袋、竖中指等等。

    于是各种小手段下,这头狼被激怒的愈发狰狞,那凶狠模样,想来如果不是铁链死死拽住它那紧绷身体,它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扑在夏尔身上疯狂撕咬。

    只是现实并不准许它做出此种行径来。

    夏尔不断挑动着黑狼的怒火,起先没感觉什么,但不久后他却突心思一动,低头不自觉看向自己的心口部位。

    轻薄的白色衣袍下,他心口部位原本什么都没有,但当这头狼敌意愈发强烈,最终抵达一个顶点之际,那里竟然浮现出一抹深蓝痕迹来!

    痕迹并不起眼,看起来就像是一点蓝色墨迹,只是乍一出现,那原本怒火冲天的黑狼却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事情一样嗷的一声撒腿后撤,继而慌不择路的撞在了拴着它的树干之上!

    那撞击声音非常响亮,同时被撞的晕头转向的黑狼竟也没忘记夹起尾巴趴在树根处,脑袋呜咽着低头不断躲避夏尔视线,畏畏缩缩的模样与刚刚截然相反。

    这情况让一旁站着的护卫队长惊愕非常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明明什么都没发声,眼下这是怎么回事?

    他忍不住看向自己国王,只是对方却并没有向他解释,而是一脸沉思状。

    因为时刻感受,所以此时夏尔能够隐隐感觉出这情况出现其实是和自身心灵天赋有关。

    这让他想到在多松尼安战役后,他就有感觉自己体内正有种独特变化默默发生,而今看来,变化表现于此?

    只是对于此次实验,他却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圆满结果。

    因为刚刚没有出现那道狼脸。

    “为什么?”站起身来,注视着树根处那头躲躲的黑狼,他不自觉抬手摸了摸下巴。

    于希姆凛返回后,他就一直有尝试发掘自己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于是许多实验因此展开。

    夏尔猜测这可能是敌意而引发的。但他对此又不确定,因为不论他在森林当中用什么野兽实验也都无法让那狼脸再现。

    后来他想是否可能与敌人有关,毕竟黑暗生物与寻常生物不同,灵魂被邪恶占据,总有一定的独特性。

    于是他派遣一些猎手前往北方捉拿实验目标。

    也亏得此时安格班打破了诺多合围,继而时常有小股半兽人军队进入中土掠夺或者探查情况,否则他想抓实验品还真不太容易。

    只是虽说眼下实验过后有了个新发现,但却也同时存在着另一个问题。

    “难道它太弱了?”

    对此若有所思,夏尔示意将这头狼暂且关好,他则朝着自身住所方向返回,思考着自己是否可以去抓一些更强的实验目标。

    不过还没等他深入去想,一位侍从的通报就让他暂时将这些念头抛之脑后。

    “迈兹洛斯来访?”

    “是的陛下,迈兹洛斯大人现在正在接待大厅等候。”精灵侍从回答。

    夏尔对此感觉有点奇怪,因为自从两个月前战争爆发后,他们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了。

    就连他将那条大白狗拐跑,那位也都没丝毫过问。

    想来身处于战争核心地带,对方应该已经忙的找不到北了。

    只是现在怎么有闲暇跑来七河?

    不过他倒也没怎么迟疑,听闻传讯后就朝着那镇子方向走去了。

    因为总有一些精灵贵族跑来拜访,所以此地精灵们在矮人的帮助下建造了一座上的了台面的临时庭院作为接待地点。

    这其实还包括夏尔的居住区域,不过自打建成后他压根也没住过一次——相对热闹的聚集地当中,他更喜欢宁静的河对面小木屋。

    于庭院深处的大厅当中,他见到了红发精灵迈兹洛斯。

    开始这位并没有说什么有营养的话,只是对于夏尔救出希姆凛残军一事再次表示感谢。

    因为夏尔当时并没有与对方会晤就返回了七河,所以当时这件事是由书信沟通的。

    除此之外夏尔又提了一句那条狗的存在,不过对方却直言那狗身份特殊,且来去自由,并不归他管。

    随后这位就说起了他来此的真正目的。

    只见他一脸严肃的开口询问:“我见卡尼珥大人武器锋利异常,似拥有特殊力量附着,但不知这种力量能否作用于攻城利器当中?”

    合着他来这是为了夏尔的秘文锻造。

    夏尔名声越来越大,跑来拜访他的精灵自然也就越来越多,但这种拜访涉及到锻造甚至炼药相关却不住减少。

    毕竟此时他身为一位名声响亮的精灵王,寻常精灵再与其谈论这些并不算合适。

    夏尔闻言忍不住问了一句。

    “迈兹洛斯大人是有反击计划了?”

    “有些想法,但目前我们最主要的还是要夺回希姆凛,否则不论做什么,我们都只会受到那里的制约。”

    夏尔点了点头。

    此时距离战争已过两月,但希姆凛并未如同多松尼安那样被大敌放弃,而是仍旧有大量军队驻守。

    他对此也没多问,而是想了想后,道:“可以尝试,但不保证。”

    他能利用秘文锻造武器,同样也有可能用它来锻造其他金属造物,只是这方面寻常用不到,他也从没实验过。

    “有可能就好。”迈兹洛斯闻言松了口气,随后说道:“关于报酬方面……”

    “这种事情可以与我的大臣凯勒布迪尔商议。”夏尔含笑打断对方的话:“我一向不管这些事,而且目前能否制作出成品来也还属于未知。”

    “那么事后我再去寻凯勒布迪尔。”

    迈兹洛斯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关于这点说下去,于是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些闲谈。

    不过没多久,他就笑呵呵的主动结束话题,起身告辞离去。

    并非有事离开,而是另一位来访者的缘故。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