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入地求生(十三)


本站公告

    对方日军一喊话,依亭雪却自认为遇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事情。

    那就是,她这一方两个人虽然穿着的是日军衣服,可是他们两个却无法表明自己“那日军的身份!”

    为啥?因为他觉得这个小六子是男兵,穿的也是日军的衣服,可是他不会日语啊!

    他既听不懂对面的问话,他也无法回答对面的问话。

    自己那倒是能听懂对面问话的,回答对面问话那自然也是极其正宗的。

    可问题自己是女的啊!

    日军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叛徒,自己敢答话吗?自己要是敢答话,自己和小六子的身份那不暴露了吗?

    依亭雪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她正六神无主呢。

    可是这个时候雷鸣却已经把手电筒按亮了,口中已是大声答道:“我们是伊藤特攻队的!”

    这个小六子真的是自己的主心骨啊!依亭雪便想。

    可是随即她就寻思过味来了,咦?不对啊,这个小六子竟然会日语!

    而这时依亭雪才想到,自己最早进入地下道在和伊藤特攻队“打嘴仗”的时候,这个小六子可没说他会日语!

    怪不得人家没有细问自己和伊藤特攻队的人具体了说了啥呢,敢情人家全能听懂!

    哎呀!

    这个家伙并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人家不光能打仗,人家也很鬼叨嘛,竟然是个鬼小六儿!

    可是此时雷鸣哪有心思管依亭雪怎么想,得先把眼前这个难关度过去才好。

    对面那些日军一听雷鸣的回话,当时戒心便已经消除了。

    雷鸣都把手电筒都按亮了,那自然就是表明身份了,对面的日军可不认为他们所搜捕的人敢亮着手电筒逃跑。

    另外,雷鸣日语的水平虽然不高,可是此时他们却是在这狭长封闭的地下道中。

    在这样的空间里人说话由于回音的存在那都是瓮声瓮气的,那本就是失真的。

    此时双方还有近百米呢,日军自然无法听得太清雷鸣的那中国式日语,他们却已听明白了雷鸣所报的伊藤特攻队的身份。

    于是,对面的日军已是打着手电筒向他们这面过来了!

    “一会儿机灵点儿,我要是开枪你就开枪!用双枪!”雷鸣低声嘱咐依亭雪道。

    “啊——啊。”前面的那个“啊”是升调的,后面那个“啊”是降调的,这是依亭雪的回答。

    而在答了最后的那个“啊”后,依亭雪才意识到此时他和这个鬼小六儿正面临危机,她却是再也没有心思去想雷鸣会日语的事情了!

    敌我双方开始向一起靠拢。

    而雷鸣为了解除对面日军的戒心,在距离对面日军有五十多米的时候,他却是又简单的喊了一句。

    他所喊的无非是你们搜到目标了吗?

    那些日军不疑有他,回答自然是没有。

    雷鸣手中拿着自己那支二十响盒子炮一边准备开火,一边瞟了一眼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

    刚才他所发现的那丝不同的光亮已经不见了,那自然是因为他把手电筒打着了。

    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手电筒可是开着呢,他和依亭雪已能看到前面不远处就有个马葫芦,也就是那种圆形的竖井。

    他又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果然他看到了前方十多米上方的黑暗之中有着一线淡淡的天光。

    而手电筒颤动之际,他同样看到了那马葫芦壁上用铁筋做成的爬梯。

    雷鸣自然不想与这支日军发生战斗。

    天色将亮,自己需要从这个马葫芦处爬上去。

    如果在这里枪响,且不说上面是否有日军在看守着这个马葫芦盖子,那就是后面的日军追过来却也能猜到自己是从这里上去的。

    那要是让日军知道自己是从这里上去的,那就还得接着逃亡啊!

    瞧自己这命,咋竟被小鬼子给撵着跑了呢,啥时候自己能撵小鬼子象在山野之中撵兔子似的呢。

    哎玛,这命!

    可是雷鸣内心正在感叹呢,这时意外的情况却是又出现了。

    雷鸣隐隐听到这下水道中日军脚步的声音却是又增加了。

    嗯?而这时雷鸣的目光越过眼前这伙也只有五六名日军的身影却是看到前面竟然又出现了手电筒的光柱!

    竟然又有日军来了,敢情这几名日军却是后面大部队的斥侯。

    这回来的日军人数有多少他自然看不到,可是那手电筒的光柱就有四五束。

    显然这又来的日军人数那是不会少的,否则这伙日军绝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雷鸣那心念飞转之间,他们两个就已经与眼前的这伙日军相遇了。

    双方也只是拿手电互相晃了一下便把手电筒挪开了。

    黑暗之中,用手电筒如果照着对方的脸那无疑就象黑夜会车时那一般,那亮光会晃的对面人看不清的。

    那可绝不是什么友好的行为。

    这伙日军倒也没有对雷鸣和依亭雪起疑,双方错肩而过之际,还有日军士兵问了一句“手电筒还咋坏了呢?”

    那名日军所问的自然是指雷鸣的手电筒前面的镜片由于摔裂了,那照出的光中便有黑色的纹路。

    雷鸣含糊的答了一句“摔坏了”,这就算蒙了过去。

    可是,就在雷鸣和依亭雪和这伙日军擦肩而过已是以背相向的时候,雷鸣却已是收了盒子炮手中却已是多出了一颗手雷来。

    他边走边用嘴咬去了那手雷上面的销子,这时他和依亭雪便已在那个马葫芦里了。

    “卧倒!”雷鸣在依亭雪耳边耳语了一句。

    依亭雪一惊,本能的卧倒。

    而这时,雷鸣已是将那手雷上的铜帽就砸在了马葫芦壁上的铁筋上。

    此时这段地下道中近处远处皆是那杂沓的脚步声,他砸手雷的引信的轻微声已是完全被掩抑住了。

    雷鸣把那手雷在手中顿了一下,他一回身就把手雷冲刚刚过去的那几名日军丢了出去。

    那些日军哪曾想到祸从后方来,那颗手雷刚刚触地就“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狭小的空间里手雷破片乱飞,当时那几名日军便被手雷炸倒在地。

    “开枪!”雷鸣喝道。

    他手中盒子炮冲着那几名日军“啪啪啪”的就点起卯来!

    那几名日军已被炸倒那手电筒自然也掉落在地上,可是那手电筒却还没有灭。

    就在那手电筒的余光之中,雷鸣也只是打了两枪那几名日军便再也没有能动了的!

    只是,他们这头枪声一响,远处便传来了日军奔跑和呼喊的声音,那自然是那日军的大队上来了。

    此时那伙日军距离雷鸣他们这里那还得有近百米呢。

    由于看不清这里的情况,那伙日军怕误伤了自己人自然不敢开枪,所以就加速而来!

    “咋整?”依亭雪问,她这句东北话学的却极是正宗。

    “打!”雷鸣却只说了一个字。

    不打又能咋整?雷鸣要是现在爬上去可不敢保证一定就能把马葫芦的盖子推开。

    谁知道那铁质的马葫芦盖子的边上是否结了冰,想上去那是要花时间的。

    雷鸣把自己的二十响盒子炮换了个弹匣,然后又把工具袋中自己缴获的盒子炮全顶上了火。

    而这功夫日军已是近了。

    “啪啪啪”,雷鸣手中的盒子炮响起来了。

    这回他打的全是长点射。

    地下道狭窄,日军人数又多纵向而来,这回再打连发就得不偿失了,前面人中弹未倒那便给后面的人挡了子弹!

    到了此时,依亭雪也知不打哪有活路,她便也跟着打起枪来。

    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日军虽然人多却施展不开,却是全被堵在了这狭长的下水道中。

    日军虽然人多这回却不是伊藤特攻队的人了。

    那一枪一拉枪栓的三八大盖却又如何能够抵住盒子炮这种近战利器。

    一时之间那急射的子弹便真如雨季里那奔腾的雨汇聚成流,却是直接把前面的日军冲倒,后面的日军卷走。

    “你用我这把枪顶住,我去把上面那个盖子掀了!”雷鸣说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