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入地求生(四)


本站公告

    那个日本女子依旧在和对面的日军隔空对话,她却浑然不知,本是在他身边的雷鸣却已经爬了出去。

    雷鸣已是听明白了,那个女子竟然是伊藤特攻队伊藤敏的妹妹!

    好象是她在伊藤敏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什么人头,因此就与伊藤敏闹翻了想要回日本去。

    伊藤敏一气之下便把她绑在了那个刑讯室里。

    伊藤敏这个人名雷鸣还是第一次听到,可是对面可是叫伊藤特攻队,那么伊藤敏是谁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日军本就是残暴而又变态的,那么,在日军住的地方发现抗日志士的人头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雷鸣却哪曾想到那个伊藤敏竟然变态到烧烤抗日志士的人头吃!

    此时的他才不会管那个女子与伊藤敏之间的事情。

    他既然确定了对面是伊藤特攻队的人,那么他并不介意在这个黑暗的地下道中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为了不让那个情绪激动的日本女子发现自己爬了出去,雷鸣已是把自己背着的个工具包摘了下来放在了一边。

    那里面有两颗手雷、一支盒子炮、溜门撬锁的工具,一支手电筒、甚至还有几把飞刀。

    而他身上随身携带的则已经简化了。

    一颗手雷、自己那把枪管受损的盒子炮、再就是他现在攥在手里的那把在日军办公室里偷出来的军刀了。

    雷鸣并不知道他所摸进的那个办公室就是伊藤敏的,而他所拿的这把军刀也正是伊藤敏的心爱之物。

    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雷鸣并不介意自己手中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武器。

    只要能杀死敌人最能适合杀死敌人那就是好武器,那么此时对面日军摸过来了有什么比用这把军刀更合适的呢?

    那军刀刀鞘都已经被雷鸣留在了那个工具袋里,他也只是觉得那个刀鞘应当值点钱罢了。

    那个工具袋是皮质的,就是一个口袋上面一个背带,那还是肖铁匠的东西呢。

    也不知道肖铁匠用那个工具袋有多久了,那是用未层剥开的牛皮做成的,早就磨得油黑锃亮了。

    雷鸣都觉得那个工具袋的厚度都可以做成防刀的皮甲!

    雷鸣握着那把刀也只是往前爬出去了十多米就停下来了。

    然后他就蹲了起来靠在了那下水道的洞壁上。

    不能再往前爬了,再爬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弄出动静的。

    这里可是下水道,那地上依旧是有着淡淡腐臭之气的未曾冻结,当然也不可能冻结的水。

    刚刚对面日军过来的时候,雷鸣正是听到了有日军踏到了那残存在下水道中的水发出的声音才警觉的。

    来了!

    雷鸣屏息等待。

    伊藤特攻队的人很小心,能把大头皮鞋踩在水洼里就发出那么大点的动静那显然是训练有素的。

    可是,这绝瞒不过雷鸣的耳朵。

    于是就又过了片刻,就在这下水道的两端的男女依旧在用语言进行“切磋”的时候,突然就传来了一名日军的惨叫!

    只因为一名日军直接就撞到了雷鸣递到前面的刀锋之上,在这一刹那雷鸣也只是把刀锋往前一送!

    也是那名日军该死,雷鸣这一刀直接就扎进了那名日军的小腹。

    然后雷鸣猛的一翻腕一豁,那刀便将那名日军来开膛破肚了!

    而这时雷鸣便不再犹豫,他却是双手持刀向着前方一顿不分左右的斜向劈砍!

    这里的下水道最高处也只是才及雷鸣的脑袋罢了,雷鸣可不敢把刀抡圆了砍。

    可是也正因为这下水道不高,所以自然也就不宽。

    雷鸣有意控制着那刀锋所能触及的高度与宽度就边砍着就边向前行去!

    所以此时在这纵向狭长、横向上下空间有限的下水道中,雷鸣既象一个硕大的足以堵住整个下水道的刺猬又象一辆睥睨一切的坦克就向前面横推了过去!

    在这一刻在这段不足十米长的的下水道中惨叫声不断血花飞溅,那摸过来的七八名日军或死或伤已是被雷鸣全部砍倒了!

    后面的那几名日军倒也试图反抗,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敌人在何方,然后他们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撞上了雷鸣砍来的军刀。

    如果这几名日军是普通的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的日军也就罢了。

    因为普通士兵用的是三直把那刺刀顶在前面雷鸣可能还会有所顾忌。

    那样的话,雷鸣还会怕自己直接撞到刺刀上,可是,这几名日军不是!

    这几名日军是模仿雷鸣小队作战模式的日军精锐,他们用的都是盒子炮!

    他们所用的冷兵器也有,都是忍刀也有武士刀也用匕首的,可是他们却绝没有想到他们所追杀的雷鸣用的竟然也是武士刀。

    他们并不习惯于这种不见一丝光亮的夜战,他们投鼠忌器又怕伤了同伴。

    这种夜战又如何容得他们在那里犹犹豫豫?

    在雷鸣的这顿乱劈中,也只有一名日军听着前面同伴的惨叫终是一狠心把自己的武士刀向前砍了去。

    可是偏偏那把刀却是与雷鸣劈过来的一刀撞在了一起。

    也只是那双刀相撞撞出了火花之际,那名日军才意识到乘着黑暗袭击他们的那个人用的竟然也是他们大日本武士所用的武士刀!

    那名日军发现了这个秘密后本是要高喊出来的,可是奈何他力气不如雷鸣,他的刀也不及雷鸣手中之刀那么锋利。

    他那把刀被雷鸣直接给砸落了下来,然后雷鸣手中刀余势未歇,那锋利的刀锋便斜斜的划断了他的脖子!

    这场骤然而至的袭杀让正隔着空气互怼的日军和那个女子骇然不已,于是双方就同时闭上了嘴巴。

    可是不一会儿那下水道中惨叫的声音也跟着就消失了。

    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浓浓的血腥味和让人发怖的死亡气息。

    而这时雷鸣却已经开始在地上摸索了起来,他在搜集被自己砍死的那些日军的武器。

    他通过那个女子与日军的对话搞清了对方是伊藤特攻队的人,便也想到了对方用的是盒子炮。

    所以,他要摸了几把盒子炮带回去。

    谁知道自己会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道中呆多久,武器弹药自然是多多益善的。

    不过,他手中还拿着把刀呢,那装东西的工具袋又被放到了后面,那盒子炮了又该怎么拿呢。

    可是这点小事怎么能难得住雷鸣呢?他雷小六子是谁?

    他却是解下了一名日军的鞋带穿过捡来的盒子炮的扳机的护圈,于是他便串了五支盒子炮这才往回爬去。

    当然了,那盒子炮的保险都已经被他关了,他可不可弄走火了。

    要问雷鸣为何如此从容?

    只因为他太熟悉这种夜战了,远处的日军怕伤到他们自己人自然不敢开枪。

    而日军所带的照明工具也只是手电筒,以对面日军的位置根本就照不到这里来。

    那雷鸣又有什么可怕的呢?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