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入地求生(三)


本站公告

    在中国人的印象中,日本鬼子的形象那是根深蒂固的。

    个子不高的日本鬼子穿着显得格外笨重的大头鞋,端着那比他们身高还要长上一些的带着刺刀的步枪哈腰跑来。

    两个屁帘子在他们两耳边呼扇着,就象大象的耳朵,而嘴上还留着那种据说叫卫生胡可实际上给人感觉是要多埋汰就有多埋汰的方块胡儿!

    (注:埋汰,即肮脏)

    而此时在这段在狭长而空旷的下水道中也同样如此。

    虽然依然看不清那日军来了多少人,但听那杂乱回荡的脚步声,显然日军来了不少!

    所有人都知道,那下水道基本上就是封闭的空间,所以那回声便会给逃亡者一种压迫感。

    不过,日军所营造出的这种压迫感对雷鸣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敌人的残暴,雷鸣早就见识过了。

    只是,如果那些追来的日军要是知道他们此时追击的人正是雷鸣小队的队长雷鸣的时候,他们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压迫感呢?

    现在的雷鸣和那个日本女子就藏在那个下水道的拐弯处,而雷鸣的左右手已是各攥了一块人骨。

    雷鸣自己的飞刀有限,那个虽然也是杀敌利器,但并不是哪回甩出去都能收回来的。

    另外,飞刀虽利但所掷出的距离终究是有限,绝没有石头一样的重物来的爽快。

    只是这下水道中又去哪里找石头去,雷鸣灵机一动就捡起一块骨头来。

    雷鸣无从想象这块骨头是属于哪位抗日志士的。

    也许是抗日义勇军的,也许是**领导的抗日游击队的,抑或是山林队的,或者是自发抗日的注定名字已不为人知的其他的人的。

    但是,雷鸣想,这块骨头的主人在九泉之下如果有知,一定不介意自己用他的遗骨去打击那些该死的日本鬼子!

    雷鸣只是关注着前方赶来日军与自己的距离,他并不管自己身后的那个日本女子。

    在那个刑讯室的床上雷鸣就已经注意了,当时那女子的下面就窄了个裤头,上面也只是单衣罢,显然身上也没有什么武器。

    当然了,如果她要是真有武器又怎么可能让日本人给绑在了那里呢。

    前面那道晃动的光柱已经是越来越近了,就在雷鸣估计那手电筒距离自己还有四十米左右的时候,他出手了。

    这回雷鸣投掷这块骨头的动作很象是那种打水漂的动作。

    他侧弯着身一甩手将那块长不过十公分大小的大腿骨的骨头给甩飞了出去。

    这段下水道高不过头,雷鸣自然不可能把手中的“武器”扔出个抛物线来,他必须让这“武器”尽量走出直线来。

    正因为空间受限,如果是在外头,雷鸣又何需等到日军这么近自己再出手?

    雷鸣在甩出了第一块人骨后飞快的又把左手那块骨头交到了右手之中。

    而这时,那第一块骨头就已经击中目标了。

    雷鸣是估摸着拿着手电筒的日军的身高才把那块骨头甩出去的。

    这一下却是正削在了那名拿手电筒的日军的脸上!

    骤然遇袭的那名日军“啊”的大叫了一声撒手扔了左手的手电筒就倒了下去。

    那手电筒自然掉落在了地上,这回便已经不再晃动了。

    雷鸣刚想把第二块骨头再甩出去,可心中一动他却是没扔直接一缩身就躲回到了下水道的拐弯处。

    而这时对面日军的枪就响了。

    那枪声一响还真的就是让雷鸣一惊,对方用的竟然都是盒子炮!

    那一片“啪啪啪”的射击声里,子弹便把雷鸣藏身的下水道的洞壁打得火花飞溅。

    而至此,雷鸣才知道原来那个警察厅大楼里真的有很多敌人,并且还是用盒子炮的,难道是伊藤特攻队?

    自己搜了三楼,在一楼和日军又小有接触,唯独没有来得及管那二楼,原来真正的敌人却是都在二楼住着呢!

    枪声中,雷鸣却依旧只是攥着那块骨头躲在那里,而那个日本女子却已经大声呼喊了起来!

    那女子一喊对面的枪声就停了,对面的日军便也喊起话来了。

    雷鸣就蹲在那拐弯处静静的听着。

    此时那对面的日军也好,还是现在和他在一起的那个日本女子也罢,谁料到雷鸣却是能把那日本话已经能听懂个大半了呢。

    黑暗之中雷鸣心思转动却又面无表情,虽然他对偷听来的情况心中诧异的很。

    他的手中依然攥着那第二块没甩出去的骨头。

    刚才雷鸣本来是打算把日军的那个手电筒打灭的。

    但是那个拿着手电筒的日军是奔跑着的,那手电筒自然是晃动的。

    骨头也好石头也罢,终究不是子弹,雷鸣并没有把握一下子将那手电筒砸灭了。

    所以,他才一骨头削在了那个拿手电筒的日军士兵脸上。

    手电筒落地那自然也就不晃动了。

    当然了,那手电筒也可能被摔灭了也可能不被摔灭。

    雷鸣的想法是如果那个手电筒没摔坏,自己等那手电筒一落地上自己就把第二块骨头甩过去把那个手电筒砸灭了。

    让雷鸣用投掷物打四十米左右移动着的手电筒他把握不大,但是若是打已经变成固定目标的手电筒那还是**不离十的。

    不过,就在要扔第二块骨头的刹那他却是又改变了主意。

    那个手电筒就先给小鬼子留着吧。

    这样的话,后面的日军追到了哪里他大致心里还有个数。

    雷鸣当然是带了枪的,而且是双枪。

    一支是十五响的盒子炮,一支是他那支枪管被削去半截的二十响盒子炮。

    可目前雷鸣却还不想用枪。

    还没有到那非用枪不可的地步,黑暗之中既不知道后面追击而来的日军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前方是否会有日军拦截。

    此时雷鸣是在这哈尔滨地下排水系统中那是不假。

    可是,他知道了自己是在下水道中了他便也明白,从别的马葫芦处日军依然是可以下来拦截他的。

    当然了,他也可以找到合适的马葫芦逃出去。

    日军现在也只是知道自己逃到了下水道中,至于别的情况却并不清楚,因为自己也没有开枪。

    此时的雷鸣倒是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进入上面那间刑讯室的时候自己不插门好了,自己要是不插门的话,日军也许就不知道自己跑地下来了。

    可是,他一想不插门那也不行。

    自己要是不插门的话那日军也就冲进来了,当时那种情况对眼前这个日本女子敌我未分,自己也不可能将之灭口。

    若不是这个日本女子的存在他还真不知道那个刑讯室竟然与地下的下水道连在了一起。

    雷鸣正在这寻思着呢忽然就心中一动,因为他听到在那女子与对面说话的间隙中他听到了某种杂声。

    哎呀!对面的这伙小鬼子不愧是伊藤特攻队的,竟然还会玩障眼法呢。

    那头与这名日本女子斗着嘴,可是已经有人偷偷顺着下水道摸过来了!

    雷鸣小心探出头向对面望去,果然对面一片漆黑,对面的日军竟然也把手电筒关了!

    那,自然是为偷偷摸上来的日军打掩护的。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