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入地求生(二)


本站公告

    一束手电的红光在狭长的不知何处才是尽头的甬道里晃动,那是入地求生的雷鸣,而后面则是跟着那个女子。

    “切,你竟然连下水道都不知道吗?”那个女子对雷鸣的孤陋寡闻表示了鄙夷。

    雷鸣并不理会她只是往前走。

    此时的雷鸣对自己也实在是无语了,这也难怪对方看不起自己。

    原来,自己最初跳进的这个大肚葫芦状的竖井也只是那城市下水道中的一部份罢了。

    时下中国羸弱,城市化程度不高。

    可是,这并不等于哈尔滨这座城市就没有下水道,只要有楼房的地方那必有下水道。

    否则,那些日常生活所产生的污物又该如何处理?

    可是,雷鸣并没有住过楼房。

    他虽然知道楼房要用下水道,但当时他却以为这个洞也只是日军处理被捕后被杀害的抗日志士遗体的地方。

    而且他也绝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却是带着他从这地底下觅出了一线生机来。

    “我看你也是乡下来的小偷!

    就这两下子竟然还敢来偷警察厅!”那女子却依旧在后面说雷鸣。

    到了此时雷鸣自然已经看清过跟着自己的这个女子了。

    而准确的说法也许这个女子也只能算是个女孩子,当然了按照东北人的说法,她是一个大姑娘。

    至于说她是否是纯粹的大姑娘这个雷鸣就管不着了,谁知道人家日本人是个甚么习俗!

    是的,这个女子是个日本人。

    在一开始时,雷鸣就听出这个女子的口音并不是很正宗的东北话。

    而就在外面的日军砸门的时候,他却是又听到了日军在外面的喊声。

    那日军所说的却是“不要开枪,小姐在里面!”。

    雷鸣虽然搞不清了个日本女人为什么会被莫名其妙的绑在了一个监牢里,但当时他实在是无路可逃了。

    在与敌人的作战中,雷鸣多凶险的事情没碰到过。

    他当然不怕死,可是他也绝不会轻易放弃求生的机会。

    所以在这座叫哈尔滨的城市里在日伪军重点看守的警察厅大楼里冲出去那基本就是个死的前提下,他并不介意入地以求生。

    而现在看来,这个女子至少没有害他的意思。

    当然了,如果这个女子想用反间计以取得自己雷鸣小队的信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雷鸣分析这种可能性不大。

    他还真没有听说过有女鬼子,如果这个是女鬼子的话,那当细作的水平实在是谈不上有多高。

    “哎(ái),你耳朵不好使吗?”那女子见雷鸣始终不吭声就又再次说道。

    雷鸣却依旧不理她,非但不理她,雷鸣却是连手电筒都关掉了。

    “哎(ái),我说你关手电筒嘎哈?”那女子又说道。

    雷鸣此时都有点不知道如何说这个女子好了。

    这张嘴就哎(ái)哎哎的,委实是让人听了不舒服!

    也不知道这是哪个东北师父教他学的中国话,这要是上大街上这么去找人问路的话,完全有可能被别人打一脑袋包出来。

    只因为你别看东北人说话直白有时张嘴就“妈了巴子”的,却最烦这个哎(ái)!

    “你都说话啊!”那女子有点急了,这回也不哎了。

    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中国话学的不到位是不是人家听不懂了!

    不对啊,伊藤特攻队的那帮子家伙教自己的是地道的中国话啊!

    就在这个女子有点恼羞成怒的时候,雷鸣心中一动忽然就说话了。

    雷鸣说道:“我可没觉得这里是下水道!

    日本人在这里杀死了多少个中国人又扔到了这里啊!

    我觉得这里就是一个窖人的地方!”

    雷鸣这么说自然是探听消息的。

    他和这个女子在这下水道中哈着腰走到现在却是已经发现了许许多多的碎骨。

    以雷鸣对骨头的了解,这些骨头都是人的,只不过是被绞碎或者砸碎了罢了。

    虽然雷鸣推断这些骨头肯定都是被日伪军抓捕的抗日志士的遗骸,便却总是需要得到证实的。

    这里的下水道高低不等,要是高的地方人低下头也就过去了,那要是矮的地方就是用水泥管子做成的涵洞人就得哈着腰走过去。

    可以想见夏天暴雨如注的时候,这下水道里的水得有多大。

    所以,那被水冲刷走的骨骸已是不知道有多少了!

    只是不知道赵一荻是否也已经被日军杀害了。

    那个女子没有想到雷鸣会如此回答。在她的世界观里,听从天皇的命令到满洲国来建立所谓的“王道乐土”那自然是正确的。

    可是,她也眼见着日军杀死了那么多的中国人她又觉得于心不忍。

    所以,她想了想却是说道:“大日本皇军那是来拯救你们的,那你们只要听大日本皇军的话,那他们自然就不会杀你们了。”

    看来这些已经被肢解的遗骸真的就是被杀害的东三省抗日志士的,这个日本女子的话等于默认了雷鸣的推测。

    可是,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雷鸣心中骂道。

    人类常自诩为万物之灵,可是谁曾想到,人类却是又把自己分出个三类九等来。

    谁给你小日本的权利来决定剥削、奴役、迫害中国人?

    看来,这个世界终究是要拳头说话的。

    所谓以德服人,那也得是你拳头够硬够狠才行。

    而同时这个女人却是给了他一种沙雕的感觉。

    这个日本女子并不隐晦她本人的观点,也等于承认了她是日本人。

    显然她没有跟着他雷鸣混变成一名细作的想法,否则在逻辑上就说不通。

    雷鸣正想着呢,身后就隐隐传来了声音。

    两个人齐齐回头看去,就见远处的黑暗处却是多了一道雪白的手电筒的光柱。

    哎呀!日军竟然从那马葫芦那里下来追他们了!

    雷鸣估摸了一下,那手电筒的光柱距离他们两个现在得有百米左右。

    手电筒不是探照灯照不了多远,只是那手电后好面到底有多少名日军实在是无从判断。

    “你在这等他们呗,我自己一个人先走了。”雷鸣灵机一动说道。

    “为啥你一个人走,我也要跟你走!”那女子急道,显然他也很忌讳身后追过来的日军。

    “你为啥要跟我走?”雷鸣灵机一动,却是这样反问。

    “那可不行,他要把我——!”那个女子忙道,不过她所说的那个“他到”到底要把她咋样,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没事的,你只要听大日本皇军的话,他们就一定不会杀你的。”雷鸣冷笑道。

    “可、可——”当时那个女子便被雷鸣这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话给弄没词了!

    刚才她可是说,只要你们中国人不抵抗,日本人就不会杀中国人的。

    那么怎么,同样的道理到她这里就不成立了吗?

    雷鸣不理那女子接着往前走,可是没走几步他探前的手便摸到洞壁了。

    原来,他们刚刚走的地方是一条直洞现在却是到了一处拐弯的地方。

    “要不,咱们试一下,如果他们打咱们咱们就还击,你看咋样?

    对了,小心点!拐弯了!”雷鸣却是这样说。

    “那——好吧!”那个女子回答道。

    她是真的不想被那些日本兵抓到,一涉及到她自身的利益,她也不讲那个所谓的“王道乐土”了!

    于是,这个女子就被雷鸣给贴上了一个虚伪民族里一个虚伪的女人的标签。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