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入地求生(一)


本站公告

    猎户出身的雷鸣他自己就做过很多陷阱,而后来在与日军的作战中,如果条件允许他也会用陷阱算计小鬼子。

    所以,这从空中跌落的刹那,他便真的有种中了陷阱的感觉。

    人的空间感是需要视觉的。

    不管你从一米、两米或者更高的地方跳下来,当身体即将触地的刹那,你的身体都会做出本能的反应。

    你的脚体会放松,你的脚尖会在最下面。

    然后在在落地的瞬间通过脚尖、腿部、脊柱的依次传导从而卸去那种叫作重力的东西。

    可是,当你在一片黑暗之中落下呢,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触地!

    雷鸣在那掉落的瞬间是想把手电筒往地面上照去的。

    只是很不巧的是,他并不知道他跳下的这个坑或者洞到底有多宽。

    他是要把那手电筒下照的。

    只是他手臂刚一动那手电筒便不知道刮在了洞壁上的什么东西上,于是雷鸣就听到了“啪”的一声撞击,而那手电筒也被撞飞了。

    而也只是这一瞬间雷鸣的双脚就落了地。

    由于失去了空间感,雷鸣在落地的一瞬间实实在在的就被墩了一下,然后他身体就向前跄了出去。

    雷鸣本能的做出了一个前滚翻的动作以卸去那跳下来时自身所产生的力量。

    而就在这前滚的过程中,雷鸣便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又硌在了什么东西上。

    那东西很硬,却是把他的后背硌了个生疼!

    不过,这种感觉显然是由于黑暗的作用被雷鸣自己夸大了。

    当雷鸣身体停住时他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那摔下来的力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这个“陷阱”也就在三米左右。

    雷鸣刚要起身,随即就听到了“啪”的一声。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就又传来了重物落地的震动,然后便是那个女子“呀”的一声。

    “啪”的一声那应当是手电筒也从半空中掉下来了,而那重物落地的震动自然是那个女子跳下来引起的。

    这个女的——,遇到突发事件时叫的就当是“哎呀妈呀”或者“啊”才对,这声“呀”不可能不让雷鸣想明白了些什么。

    不过,现在雷鸣可没有功夫深究这个,他要考虑怎么逃出去呢,不知道这地下是否也有逃生的地方。

    雷鸣随即掏出了火折子一晃,于是便又有微亮燃起,他的本意是要找到那个掉落的手电筒的。

    这一片黑暗之中,当然有手电筒的照亮更好一些。

    雷鸣跳下来之后由于前冲之力做的是前滚翻,所以此时正蹲在黑暗之中的他那可还没转身呢。

    而这时在火折子的照亮之下,他惊奇的发现前方竟然是一个黑了咕咚不知道有多长的洞!

    倒是他现在所处的空间却是一个象在一个葫芦的里面!

    眼见前面竟然还能逃,好象并不是针对自己的陷阱,雷鸣这才心下稍安,他忙转过身去。

    这时他就看到那个随着自己跳下来的女子却是借着自己火折子的光亮把皮靴脱下来了。

    她的棉裤却是被她坐在了屁股底下。

    显然这个女子是知道这个象葫芦似的洞有多深的,她怕摔伤了自己却是先把棉裤扔了下来!

    雷鸣也不管这个女子开始穿棉裤,随即就把目光定在了掉在地上的手电筒上。

    他上前将那手电筒捡起,见那手电筒已经跌灭了,他伸手一捡就感觉到手电筒轻了。

    他再一看,就见那手电筒的后盖已经摔开了,一节电池已从那筒中摔出来了。

    雷鸣忙单手忙活着装电池再把那后盖扣上。

    这活本就不是一个手干的活,雷鸣手忙脚乱的忙活完,再一按那手电筒。

    你还别说,那手电筒竟然真的又亮了。

    只不过它所照出来的光影之中却是多了一几道黑纹,那是手电筒前端的镜片被摔裂了!

    不过能用就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有一个手电筒无疑很重要!火折子那是绝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雷鸣熄了火折子再用手电筒照着看向这个象大葫芦似的圆井时却是又愣了。

    因为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身前刚刚硌疼了自己后背的那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手电筒前面依旧有红布罩着,可是雷鸣却依旧能感觉到那个东西本应当是森白色的。

    从战场的尸山血海中冲杀了出来的雷鸣对此那却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分明就是一个人的半拉大腿骨!

    雷鸣心中一震,他急转身用手电筒向前方那个水平的洞照去。

    手电筒并照不了多远更何况还被他用红面蒙了。

    可是就在这也就七八米的距离内,雷鸣便又看到了几处与那大腿骨一样的或大或小的反光。

    而这时雷鸣已是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臭味!

    都说东三省很冷,可是东三省那冷的程度也是有区别的。

    辽宁冬天最冷的时候也就零下二十来度,再往北的吉林自然就更冷了一些,而黑龙江无疑是最冷的。

    当进入那寒冬的季节后,黑龙江的山河大地那可是全上冻的。

    但是那冻土层自然不可能无限的冻下去,雷鸣并不知道一个寒冬里冻土层究竟有多厚。

    但是,雷鸣却知道三米以下的土层那肯定是不冻的。

    只因为他知道东北的永久菜窖都是在三米以下。

    所谓永久菜窖,就是指在上冻之前,黑龙江人会把大白菜、土豆、萝卜等能储存住的食物放入菜窖里。

    这样,这些青菜就可以保存一个冬天。

    而到了夏天的时候,有些鲜肉吃不完也可以放到这种永久菜窄中保存,一般情况下,那肉放在十天以内那是不可能腐烂变质的。

    既然这里不上冻,那么这种淡淡的臭味,已是让雷鸣心有所感了。

    这种臭味有淡淡的尸臭味,还有那种腐烂的泔水味。

    可是到了这时,如果换作城里人自然已经明白雷鸣所处的是什么地方了。

    可雷鸣偏就没有在市里生活的经验,一向机灵的他却依旧没有想明白自己身处何地。

    反而他却是在想,这小鬼子好狠哪,他们不是杀了人之后把尸体切吧碎了都给扔到这里来了吧!

    可是,眼见脚下的洞应当是很长的,那种无穷无尽的长。

    哎呀!这小鬼子这得杀了多少人才弄出来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来!

    “傻愣着嘎哈?还不快逃命?!”这时那个女子已经穿好棉裤了却已是对雷鸣说道。

    雷鸣心道,真是入乡随俗,你这东北话学的挺地道啊,连“嘎哈”都学会了!

    (注:嘎哈,做什么的意思)

    雷鸣刚要转身前行,这时候他就听到头上有了动静。

    不好,小鬼子也冲进来了,他们可别下来,快跑!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