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拉电闸


本站公告

    雷鸣冲到了一楼他本是想奔着自己扮水暖工给弄跑水的那个储物间去的。

    他要从一开始进来的那个窗户再钻出去。

    可是,外面那枪声一起他无论如何就也不肯从那里出来了。

    外面可是有亮的,他要是敢再从自己预留的窗户处跳出来那可立刻就成了日军的活靶子了!

    雷鸣身经百占,明知道出去是死他才不出去呢!

    他都想好了,那自己就是在这栋楼里和日军战死也绝不出去当靶子!

    而这时一楼值班室里的警察倒是没有露头,可是楼梯间里已是被日军的跑步声踏得是一片山响!

    二楼里真的就住了十来名伊藤特攻队的队员。

    他们冲到楼梯口时见楼梯里无人自然就奔三楼去了,毕竟当时可是三楼吹响的警笛。

    可是这回一楼的枪声一起,他们自然就又从三楼往下跑来了。

    既然原来的路已不通,雷鸣却是一转身反而向一楼走廊的另一头急跑而去。

    这又是为了啥呢?

    只因为雷鸣忽然想起了自己下午在警察厅里“干活”时肖铁匠跟他说起的一件事情来。

    那要是论打仗,三个肖铁匠那也是比不上一个雷鸣的。

    可是要论楼房建筑这方面的话,人家肖铁匠和雷鸣一比那绝对就是师爷级的。

    肖铁匠当时趁那名看着他们两个干活的那名伪军不注意却是偷偷告诉了雷鸣件事情。

    他告诉雷鸣什么了呢?

    他却是告诉雷鸣,整个哈尔滨警察厅大楼的电闸应当是在这个走廊的另外那头的!

    所以雷鸣想的便是,我现在冲不出去,那我去把你小鬼子大楼里的电匣拉了。

    电闸一拉,那楼里可就是一团黑了,那自己逃命成功的机率自然是大增。

    于是现在就形成了这样的局面,雷鸣拼了命的往走廊的另一头跑,而楼上日军顺着那楼梯端着枪就又往下冲。

    雷鸣刚刚跑到那楼梯口时就见有日军已经从楼梯上冲下来了。

    雷鸣一甩手就把手中的飞刀给甩出去了一把,而此时那名日军也发现一个百姓打扮的人正跑到他眼皮子底下了。

    如果按正常来讲那飞刀扔的再快也不可能比子弹快。

    可是雷鸣却占了一个便宜。

    他占了什么便宜?他穿的可是那毡靴子啊,他的鞋跑起来声音小了很多!

    所以雷鸣能听到日军在楼梯上那“嗵嗵”的脚步声,日军却没有注意到身轻如豹的雷鸣。

    所以待那日军在楼梯上看到雷鸣时终究是慢了那么一线,而这时雷鸣的飞刀就已经甩出来了。

    雷鸣的身手那还有什么说,他在经过那楼梯入口与那第一名日军相了面时双方也只不过十来米罢了。

    所以雷鸣甩出去的这把飞刀在空中折个跟头后那飞刀直接就“乖”在了那名日军的脸上。

    那名日军“啊”的大叫了一声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后面的日军眼见前面的人莫名其妙的就倒下了便是一愣,而这时雷鸣就已经从那楼梯口处冲了过去。

    过了那楼梯口可就到了一楼值班室的门口了,那名被雷鸣用飞刀划断了喉咙的那名警察还在那里躺着呢,那门也开着呢。

    雷鸣可是知道那屋子里应当还是有警察的。

    要不说雷鸣战斗经验丰富反应快呢,就在他即将跑过那门口时突然就低喝了一声“小心手雷”,然后他就把手中的一把飞刀直接就从那敞开的门抛了进去。

    这回他可不是去用飞刀射人的,所以那飞刀是被他抛进去的。

    此时屋子里的那名警察正在犹豫是否冲出来呢,他一听到有人喊“小心手雷”本能的就趴了下去,然后他就听到“当啷”一声。

    他还以为是手雷呢,可是他捂着脑袋并没有听到手雷的爆炸声再抬头看时却只看到了一把“匕首”。

    他一个普通警察不细瞅又怎么可能知道飞刀与匕首有什么区别呢?

    而这时过道里的灯就已经灭了,那是刚跑过去的雷鸣已是关掉了走廊里的灯。

    关掉了走廊里的灯,雷鸣却是又从腰间抽出一把飞刀,他倒着便接着向走廊那头退去。

    那头楼梯口又有日军冲下来了,雷鸣一扬手就把飞刀甩了出去。

    就以雷鸣的劲力那名日军也只是一侧脸才看到了昏暗走廊里的的雷鸣,可这时那把在空中翻转着的飞刀就到了。

    雷鸣这回飞刀扔的很准,并没有再扎到对方的脸上却是正中对方刚转过身来的心窝。

    飞刀“噗”的一声就扎进去了半截,那名日军惨叫一声便倒了下去!

    楼梯间里的日军未听到枪声却见同伴倒地,他们实在是搞不清对手是在走廊的哪一头,于是便有日军也不露头将手中的盒子炮向两头的走廊里胡乱射去。

    有子弹从雷鸣的身边擦过,打得那墙面是“噗”的一声。

    这个楼房并不是钢筋混凝土结构而是砖木结构的,所以那子弹头直接就“嵌”在了红砖之内。

    而这时雷鸣终于是是退到了走廊的最边缘。

    他隐隐看到那墙上有一个象佛龛似的镶在其中的“盒子”,便伸手一拽就把那小门硬扯了开来,而里面正是一排刀闸。

    说实话,这都是雷鸣第一次看到刀闸。

    他是真的不懂工业上的这些东西,一个猎户出身的战士,他所接触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用电的。

    如果说有那真的就象后世小品中所说的,雷鸣所用的唯一的家用电器那就是手电筒了。

    关于电雷鸣能知道的那也就是两点,一,那黄铜是导电的二,那电是能电死人的。

    但此时他哪管得了辣么多,他一伸手搭向了那刀闸的操作把手,劈了啦拉一顿按便把那排刀闸都给扒拉了下来。

    楼房里所有的灯真的都灭了!

    不过,可叹雷鸣并不知道,其实他完全不需要把那一排刀闸全扒拉下来的,其实那电闸都是有一个最大的总闸的!

    但不管怎么说,那些灯都灭了,楼房里已经变得一片漆黑。

    而同时便有日军的喊声在楼道里响起,那所喊的意思当然是快去电闸那里。

    而这时雷鸣已经打算破窗硬冲了,那走廊当然是有窗户的。

    可是就在雷鸣正准备行动的时候,他却忽然听到身边尽头一个房间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喊:“救我!”

    那声音明明就是一个女子的!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