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叛徒逃跑了


本站公告

    大许子是跟着第二名巡夜的日军去的。

    只是他终究晚了一步,眼见着那名日军进了那栋平房,他犹豫一下并没有再跟上去。

    谁知道那平房里面有多少日军啊。

    而他的判断也是正确的。

    那名日军在打电话时说警察厅大楼里发现了怪异的红光,旁边便有值班的日军军官听着呢。

    那警察厅大楼里的日军与警察超不过二十名,可是负责保卫警察厅大楼的日军却是都住在这一趟平房里呢!

    那日军倒也不多,但一个小队九十来人还是有的。

    这头那名日军在打电话,那头日军军官可就开始叫人了。

    这头日军士兵在睡梦中惊醒急忙穿衣时,那警察大楼里的枪声也就响起来了。

    如此一来,日军怎么可能怠慢?

    于是就也是一分钟的时间里,从那平房中呼啦啦就涌出来了几十名日军来。

    那日军自然是奔着警察大楼的正门去了。

    躲在暗处的大许子都被吓了一跳,他忙收了匕首将随身携带的盒子炮抽了出来顶上了火,右手却是又摸出一颗手雷来。

    不过,大许子可没有开枪。

    他也是老兵了,那打仗靠的可不是自己个儿,他所在的小北风这组一共六个人呢!

    所以他却是往黑暗之处闪了闪,就躲在一旁看着荷枪实弹的日军向那大楼奔去。

    此时在那平房中的小北风他们自然已经发现了情况。

    虽然他们无法看到大许子在哪里,但他们又怎么可能让这些日军冲进警察大楼里,那队长雷鸣可是在里面呢!

    于是就在那些日军端枪跑过之时,小北风一声令下,在那平房里的四个人却是同时用手中的盒子炮怼开了那平房的窗户纸冲着日军便开了火!

    猝不及防的日军直接就被打倒了十来名。

    日军骤然遇袭有的便原地卧倒有的便向警察厅大楼对面的平房区跑去,这自然是要选择掩体射击或者迂回过去的。

    他们却并不知道大许子此时就在他们必经之处的平房墙角处藏着呢。

    大许子也鬼叨,他并没有开枪而是把一颗手雷贴着地面就甩了出去。

    路灯昏暗,日军却哪曾想到有手雷打着地出溜子就飞了过来。

    那手雷直接就在砸在了一名日军士兵的脚面子上时那名日军才发觉,可是他只“呀”的了一声,那颗手雷便“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只这一声爆炸便有五六名日军直接被那破片炸倒在地!

    日军根本就没有搞清大许子的袭击来自何方,却和刚才被小北风他们伏击那一下子相似,他们或者原地卧倒或者奔散去找掩体。

    而这时大许子第二颗手雷便又贴着地面甩了出去。

    然后,大许子不再管那些日军借着平房后面阴影的掩护便往小北风他们所在的那处平房跑去。

    刚刚奔散开去的日军一见也只是两声手雷的爆炸,在那军官的吆喝下却是马上就转身冲了回来。

    这里可是哈尔滨!

    日军心里都明镜似的,那他们的力量肯定是占有绝对的优势,那要是他们让这伙连警察厅都敢袭击的抗日分子跑了他们颜面何在?

    只是日军才又聚集,斜对过却是“啪啪啪”便有盒子炮的枪声响起,那是一开始和大许子分开上那头警戒的汤小饼又开枪了。

    一时之间,日军已是受到三个不同地点的袭击了,他们实在搞不清这伙胆大妄为的抗日份子有多少人,那攻势终于为之一挫。

    而就在这时小北风他们所在的那个平房的一扇窗户突然就发出了“咔啦”一声响。

    日军眼见着随着那被撞坏撞飞的窗框窗棂,有一个人却是从屋子里撞了出来,却是直接就倒在了那窗户前。

    此时那警察厅大楼正面的照明却又比别处要亮堂了许多,只因为那大楼里的日军已经是把房间的灯按亮了不少!

    在那灯光之下,正在进攻的日军隐隐就见从那窗户里滚撞出来的人却是一身土黄色的军装。

    那只有日伪军才会穿土黄色的军装啊,那平房中的抗日份子就是逃跑也只能从后面逃掉那又怎么可能从窗户处撞将出来?

    日军军官有反应快的,大喝了一声“掩护”子弹却是奔着小北风他们一开始开枪射击的那几扇窗户打了过去。

    “我艹,这仗没法打了!”屋子里的小北风骂了一声,一伸手把一颗手雷在墙上砸了一下便从窗户那里塞了出来。

    注意,他可是塞出来的而不是甩出来的。

    为什么他要把那手雷塞出来?

    只因为刚刚从那屋子的窗户里撞出来的正是那个叛徒叶三喜!小北风却是用手雷来炸叶三喜的!

    先前小北风他们把叶三喜押到了他们藏身的那个平房里时,叶三喜的手脚可是都被绑得死死的。

    叶三喜在那“呜呜”了几下后却是又被大许子给捶了几下,倒在地上那便老实了。

    小北风他们也没有作他想。

    那手脚都被绑得死死的了,那家伙又能往哪里逃?除非他玩那“兔子蹦”一蹦一蹦的逃掉。

    可是,那怎么可能,你拿屋子里雷鸣小队的那几个人当空气吗?

    可是,这叶三喜就是叶三喜,你别看他当了叛徒,可是他那脑袋瓜子可是绝对够用的。

    他今天被伊藤敏逼着吃了人肉后来自己恶心又吐了出来,那心情自然极是不好。

    然后他又和那现在已经作了古的“溜白菜”在一起喝酒。

    所谓空腹喝酒和酒入愁肠都聚到一起了,那人自然就易醉,所以他是喝的最少却醉的却最厉害。

    可是终究他酒喝的是少的,在被小北风他们抓住后又被大许子那么一折腾他那酒劲早醒了,他躺在地上那真的就是猪鼻子插葱在那装象(相)呢!

    警察厅大楼里那枪声一响,他便知道自己逃命的机会来了。

    这机会就是再危险他也必须得逃,他深知自己都成了抗联的叛徒又让人家逮住了那怎么可能有好下场?!

    所以小北风他们开始向日军射击的时候他就已经偷偷爬起来蹲在地上了。

    而日军在接连遭到小北风他们三个点的射击后攻势一弱,便已经鲜有日军向小北风他们藏身的平房射击了。

    而就在这时,叶三喜就站了起来,正如一开始时所分析的那样,他不能迈开步,可是他能蹦!

    叶三喜也只是蹦了一下就到了那窗户跟前,他原地屈膝用力一蹬地跳了起来便向那窗户撞了过去。

    他这也是在赌命啊!

    赌命才有一线生机,他毫不怀疑,那等到小北风他们撤退时肯定顺手会给他一枪的!

    一个平房的窗台那才有多高?所以叶三喜这么一蹦还真的就撞了出去。

    小北风是真的没有料到这个时候叶三喜竟然想出这么一招逃跑来。

    他却是忘了,不管怎么说,叶三喜那原来也是另外一支雷鸣小队的成员,那身手再差却也是比一般士兵要强的。

    所以小北风一看叶三喜逃了,忙砸开了一颗手雷的引信从窗口塞了出来。

    只是此时对于叶三喜来讲,他真的是命不该绝。

    叶三喜撞出了屋子又怎么可能原地等死,他正向旁边滚呢,小北风扔出来的手雷却正是砸在了他的脚上。

    叶三喜情知自己小命危险,急切之间他用那自己被绑在一起的双腿那么一拨弄,还真的就把手雷给拨出去了几米。

    “轰”的一声那手雷便爆炸开来。

    可是此时的小北风却再也来不及管那叶三喜的死活了。

    因为在那爆炸刚过之后,从对面警察厅大楼里就传来了雷鸣的一声喊:“别管我快撤,上当了!”

    然后,那警察厅大楼底层楼房过道里的灯刷的一下就灭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