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探查(二)


本站公告

    楼房里雷鸣已是又换了一个房间探查了。

    而这时的他终究是有些头大了,只因为这回他真的就碰到了一个套间,也就是门内有门的那种。

    他刚才扒着那门上的窗户框子用那手电筒一晃发现外间是个办公室。

    而时他就看到那那房间东面的墙壁上偏偏还是一个铁门,那个铁门上还有个有着小栅栏的小窗户。

    这无疑让雷鸣犹豫了起来。

    如果这里关人那无疑是很理想的,可以想象,看守在外间,却是连观察里面囚犯的小窗户都有了。

    当然了,也许这里只是日伪的一个财会室,也就是放现金或者重要票证的地方。

    看能不能撬开吧,雷鸣并不想放过这个办公室。

    于是,他从腰间摸出来一把小巧的飞刀来,而这把飞刀也正是他用缴获日军忍者的手里剑所改成的四把飞刀的一把。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工业水平,那手里剑很薄很锋利。

    雷鸣再次按亮手电按着房门暗锁锁眼的位置就把那刀缓慢而用力的从门缝硬插了进去。

    多亏这个外门是木头的,但愿这个办公室的主人在下班的时候只是随手一关而不是反锁上了,雷鸣便想。

    原谅一直生存战斗在山野的雷鸣见识之浅薄吧,他还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后世人人皆知的暗锁呢。

    他还是在研究战斗方案时听肖铁匠说起这种暗锁的。

    如果这房间的主人只是随手一关门,那么他有可能用这锋利的飞刀拨开那暗锁的“小舌头”那门也就开了。

    可如果对方是用钥匙反锁的,那自然就拨不动,雷鸣也就没办法了。

    雷鸣收起了手电筒一手握着那门把手一手继续将那把锋利的飞刀向前探去。

    还真别说,就在雷鸣感觉到手中的飞刀碰到了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直的就听到了轻微的“啪”的一声,而同时他那握拧着的门把手就动了。

    那门竟然真的就开了!

    雷鸣暗道了一声侥幸。

    他拉门而入,然后借着窗口所进来的淡淡的路灯灯光他直接就奔里面的那个小门去了。

    到小门那里他静静的把耳朵贴在了那个小窗的铁栅栏处屏息听了片刻。

    那里间静静的,并没有人睡觉时所产生的呼吸声或者那种打呼噜咬牙的声音。

    于是他再次摸出手电筒便向那也就比人脑袋大点的铁栅栏里面照去。

    那铁栅栏后面其实也是有一个铁板为挡板的。

    只是很显然由于这里是日伪的军政重地,日伪工作人员反而没有那么高的警惕性,那挡板在里面并没有别死,那挡板与铁门之间便有那么一个空隙。

    而雷鸣就在这个空隙中便看到了里间墙角处有一个保险柜。

    雷鸣随即便收了手电筒,将手电筒轻轻的怼在了那铁门上。

    很明显这里应当是一个财会室了,就那保险箱里装的无论是什么,雷鸣都不感兴趣,因为自己进不去!

    自己进不去?意识到了这点的雷鸣却是小心的用手电筒照向了自己所处的这个套间的大间。

    里间自己进不去,可现在自己却已经进了外间了,看看外间有什么吧。

    靠墙有个柜子,那柜子上拉着布帘,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那桌上有纸。

    这便是雷鸣所看到的。

    他向桌子走去,用手电筒一晃,便看到那纸上写的都是日文。

    可是,众所周知,日文中有些字的写法那真的是与汉字一模一样的,当然也有写法一样但所代表的意思却有很大差异的。

    但是,雷鸣在那一晃之间,最上面那张纸上面有三个字雷鸣却看懂了。

    那三个字是“特攻隊”,尽管那三个字中间还夹杂着些鬼画符似的文字。

    雷鸣心中一动随手就把那几张纸收了回来塞到了随身携带的工具包里。

    这里应当是日本人的办公室吧,雷鸣想着,“贪心”一起,他便又小心的挪动手电筒向别的地方照去。

    他刚要奔那个靠墙的柜子去时却见柜子旁边的墙上挂着一把带鞘短刀。

    那刀好坏他自然无暇去看,可是那刀鞘经过他手电筒的那么一晃,上面却是泛出点点好看的或黄或红或绿的光点来。

    非金即银,要么就是玉,雷鸣对那光点判断着

    他对那刀鞘并不感兴趣,不过,可以想象刀鞘既然镶金嵌玉的,那么那里面的刀应当不是凡品吧。

    雷鸣上前就把那把带鞘短刀摘了下来斜挎在了身上,却是连刀都没有抽出来看。

    然后,他不再理会这个办公室里还有什么别的东东了,他急着救人,拿点东西只是顺手牵羊,可不能把正事耽误了!

    转身而出的雷鸣并不知道,此时他却是阴错阳差的摸进了伊藤敏的办公室。

    而他也没有去碰的那个柜子的布帘子后面却是放了三个骷髅头,那却是抗日志士已经被日本侵略者生生烧烤去肉后的头颅!

    雷鸣依旧在进行着他的探查,可是,这时外面的小北风却已经低声发话了。

    “他这么找不行。”小北风说道,“大许子,汤小饼你们两个去那楼的两边瞅着。

    如果有巡夜的过来发现楼里不对了,不行就把巡夜的直接摸掉!”

    手电筒就是手电筒,虽然被双层红布蒙了未曾产生那雪白的光柱。

    但是,当走廊里的雷鸣将手电筒从门上面的窗户往屋里照的时候,那还是会有闪光的,那闪光还是会照到窗玻璃上的。

    如果外面巡夜的日伪人员有注意的话难免就会起疑。

    一直关注着楼房里面情况的小北风看得很清楚,防患于未然,他小北风带人在外面可不是来看热闹的!

    大许子和汤小饼自然依令而去。

    而大许子在离开这间屋子时还特意瞅了一眼叶三喜所在的位置。

    屋子里的面黑黢黢的,大许子也只是看到叶三喜隐约的躺在了地上。

    今天在抓到叶三喜的时候,大许子是闻到了叶三喜身上酒气的。

    叶三喜未叛变时,大许子和他那也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大许子不记得叶三喜有什么惊人的酒量,经过今晚这么一折腾估计已经睡着了吧。

    大许子和汤小饼出了那个平房,大许子向东汤小饼向西两个人自然就分开了。

    当走到那楼房东面的时候,大许子停了下来,他蹲在一个平房的墙角处向东面望去。

    通长的一条街道,几盏发着出昏黄灯光的路灯,远处并没有巡夜人员的影子。

    大许子暂时放下心来,他便又向楼房那里望去,看了一会儿,作为有心人的他到底还是看到了一个窗户里有淡红的光斑闪了一下。

    怎么才到这儿啊?因为那亮光的位置却是正在楼房第三层的正中。

    从那亮光的位置上可以猜出,无论雷鸣是从第三层楼房的东面或者西面开始探查的,他也只是才探查完一半的房间。

    换成谁那也只能依次探查,谁都不可能随意去找。

    可大许子正在感叹雷鸣的动作有点慢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脚步声和说话声。

    嗯?刚才大街上还没人呢,那咋这么快?

    大许子带着疑惑探出头去,这时他就看见有两个巡逻的士兵出现了。

    由于日伪军的军装实在是过于相近,他也无法确定那两人是日军还是伪军。

    在昏黄的路灯下,大许子看明白了,这两名士兵却是从警察厅那座三层楼后面绕过来,难怪自己一开始没有看到。

    大许子略略紧张了起来,他拽出了身上的匕首。

    小北风的分析是对的,还真不能让这两个家伙走到警察厅大楼的前面来,他们真有可能注意到那手电筒照出来的微光。

    这回是一拼俩呢,有点难度啊!可是那也得干!大许子想。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