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雷鸣妙计进楼


本站公告

    雷鸣真的就在满洲国哈尔滨的警察厅里。

    不过,这却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进入到了这敌人的“心脏”中了。

    下午的时候,他就已经进了这警察厅一回了。

    不过当时他可不是溜门撬锁进来的,他却是堂而皇之的就和那个肖铁匠从那警察厅的大门走进来的!

    他们既没有穿日伪军军装也没有穿满洲国警察的那身黑皮,他们更没有那种传说中才会有的特别通行证。

    要问这其中的窍门在哪里?

    只因为他和那个肖铁匠扮作了维修暖气的水暖工!

    那扮作水暖工为什么就可以明正言顺的进来呢?水暖工嘛那自然就修暖气片的。

    那暖气片要不坏那怎么好修暖气呢?

    于是,那警察厅办公大楼的今天白天的暖气那就格外的不热。

    暖气不热警察厅的人那自然就得找烧暖气的,也就是负责这座大楼冬季供暖的锅炉班。

    于是那个锅炉班派出去了两个维修工,那两个人一个是肖铁匠另外一个则是雷鸣!

    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那个锅炉班的班长就是肖铁匠曾经的一个徒弟!

    东北的暖气是个什么东西呢,这个北方人自然都是明白,可南方人就未必理解了。

    甚至有南方人既没见过暖气也没听说过暖气,一开始头一回接触到暖气的时候都叫成了“卵气”!

    所以这里还真有必要说明一下什么是暖气。

    广义的暖气是指一个供热系统,狭义的暖气则专指暖气片。

    简单来说,那就是一个大锅炉,锅炉和铁管相连,铁管又和住户家里的暖气片相连。

    这是一个基本封闭运行的这样的一个系统。

    到了冬天的时候,这个系统里就被注满了水。

    然后锅炉开始烧煤给水加热,那水便开始这个封闭的系统里循环起来,于是住户家的暖气片也就热了。

    这样一来,房间里自然就热了起来,那漫漫寒冬也就好度过了。

    在后世暖气片这个东西在东北那自然是普及的。

    可是在时下,普通老百姓是绝对用不起的。

    只因为那暖气片都是铸铁的,你一个平头小百姓你能用得起吗?

    所以,能用上暖气片的那可都不是一般人物。

    有钱人家固然要用,而那满洲国的日伪机构也是离不开的。

    要不说,要想打鬼子那什么都是战斗力呢。

    而由于这个哈尔滨警察厅是用暖气供热的,这也就成了雷鸣进入这个警察厢的突破口。

    雷鸣通过跟踪叶三喜便找到了哈尔滨警察厅,他就怀疑赵一荻被关在了警察厅这座三层高的楼房里。

    可是,就是救赵一荻,那也只能智取绝不可强攻。

    于是他集思广益,肖铁匠便给他出了这样一个修暖气的招数。

    肖铁匠那就是一个职业工人,但凡工人的手艺活他不会干的真的很少。

    这就象后世常年在外打工的农民工一样,那会的手艺必须多。

    什么瓦工、木工、铁工、水暖工、楼房防水、刮大白到安坐便器等等、等等,那就没有不会的!

    恰恰肖铁匠有一个最信任的徒弟就是伪警察厅锅炉班的班长。

    那他想让那警察厅的暖气不热这还不简单吗?

    每行自有每行的门道。

    咱也别管他是关了哪个送气的阀门了,反正是你看那锅炒房班的锅炉里是烧的一片火红,可是就在下午的时候,那警察厅大楼里有几个房间的暖气片可就不热了!

    东北人说,那东三省是我家的,我们一定要把日本侵略者打出去。

    可是,日本人却说,东三省已经不存在了,现在那就叫作满洲,那满洲国名义上爱新觉罗氏的,可真正的主子那可是日本人啊!

    这满洲国都是日本人的,那么这满洲国的煤炭、木材、大豆那就都是我们日本人家的。

    那我们日本人怎么可能把自己冻着呢,那办公场所里的暖气不够热,那就往死了烧煤。

    可光烧不热,那不就是供热系统出问题了吗?

    有日本人一个电话打到了锅炉班,然后,早就等候在那里的肖铁匠和雷鸣拎着管钳子、麻匹(pī)子就堂而皇之的走进了伪满洲国哈尔滨警察厅!

    于是,他们两个却是在警察厅的一个储物间里修了两个小时的暖气。

    那肖铁匠当然知道这片供热系统哪里让他的徒弟给做手脚了,可是他和雷鸣又怎么可能马上把它修好,那自然是越修越乱。

    进了那储物间没一会,那肖铁匠就把那那暖气片修跑水了那么几秒钟。

    可是,你这几秒钟跑水你想修好那就得花上个把钟头才能修上。

    消防队员所用灭火的水枪那叫高压水枪,一个楼房供热系统除了预留的跑风那是与外界相通的,其余部份那可就是全封闭的了。

    可以想见,那几十吨甚至上百吨的水在密封的容器里那得有多大的水压。

    所以,就在肖铁匠突然给某个地方开了一个小口子后那巨大的水压就把那暖气里的水象机关枪子弹般射了出去。

    而也只是这一下,就把那名一直跟着他们两个监督他们两个干活的满洲国警察直接滋了个跟头!

    然后肖铁匠和雷鸣这才手忙脚乱的把那个刚开口子的那个主阀门给关上了。

    那名警察没办法只能骂骂咧咧的回去换自己的湿衣服了。

    而等他几分钟后回来,却见肖铁匠和雷鸣却是正往那跑水的弯头上绕麻匹子呢!

    他却并不知道,就在他回去换衣服的这几分钟里,雷鸣却是已经把一楼的几扇窗户里面的插棍偷偷给拔开了。

    甚至有一扇房间最里面的窗户上糊的八道窗户纸都被他用刀给划开了!

    这里可是日伪的警察厅,人家那窗户自然是用玻璃而不可能用整张的窗户纸往上一糊的,那成什么体统?

    人家那可都是玻璃窗。

    可是都是玻璃窗却也不等于一点不用窗户纸。

    而这也是东北的特色之一了。

    时下的窗户那可都是木头做的。

    既没有后世所谓的塑钢窗,也没有那种老式钢窗,其实啥是老式钢窗,那说白了就是薄铁皮做的窗户框子罢了。

    那木头做成的窗户哪有那么严实的,那窗边子与窗户框子之间那总是有空隙的。

    在寒冷的冬天里那冷空气那可绝对是无孔不入的,所以那窗户缝是必须用纸条子糊上的。

    一个窗户四个边,两道窗户那可不就正好得糊八道纸条子嘛!

    由于是楼房,谁都习惯了在里面糊,那谁也不可能搬梯子到外面糊窗户纸去。

    可是这层窗户纸那却是必须划开的,如果不划开你想在外面硬推开而不发出一点动静来那是不可能的!

    雷鸣那还等着天黑再进来呢,所以自然是把这个处理妥妥的。

    由于先前跑水了,那个放杂物的储物间地上全是水,那名监督他们两个干活的警察也就没有往里面走。

    肖铁匠还告诉那个警察明天还得接着来修,那杂物间里反正也没啥重要东西,那我们明天再来收拾吧。

    于是,雷鸣和肖铁匠便在天黑前又从那警察厅里面出来了。

    雷鸣倒是想借口检查暖气在整栋楼里逛逛了,可是他不敢啊!

    叶三喜找不到雷鸣,可是雷鸣却知道叶三喜就在这栋楼里呢,自己可是千万别和这个叛徒撞在一起!

    饶是如此,就在肖铁匠和雷鸣他们两个“下班”了往那楼外走的时候,却是看到那“溜”“白”“菜”“叶”四个家伙却是正在前面走呢。

    那四个人却正是下馆子去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