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伪警察的作派


本站公告

    “包二,你特娘的看到我你跑啥?”那个警察所长指着包二的鼻子问道。

    那个包二既然能被肖铁匠派出去打听消息,那他所认识的人那自然是多的,同理,认识他的人也多。

    “王所长,我看到你老人家我哪跑了我?!”包二装糊涂。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就在你对面看着你,你特么的跑没跑我会没看着?!”警察所长说。

    “王所长,我冤哪我!

    我要是走在前面您老人家在我后面,那我要是走的快了你说我跑我也认。

    可是您也说了,咱们两个走的是对面啊!

    那走在对面我要是跑那我不得扭头就跑吗?

    可现在咱们两个不是在一起吗?你看我有跑那意思吗?”包二辩解道。

    包二能和外面伪军、警察以及街上的小混混都混的很熟那自然是有着那玲珑剔透的心眼子的。

    同样一件事,在他嘴里说出来那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一时之间那警察所长并没有再说什么,也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就没再理会包二,反而是向铁匠铺子里的众人扫视了起来。

    只是,他光看又能看出个什么来?

    雷鸣小队的人本来就觉得打架那是小儿科,谁又能被他的眼神给唬住?

    那就算是胆小,那你看我我不看你只看地那不就得了。

    只是,显然那警察所长的招数不只是用目光,他随后一个人就端着那个王巴盒子往前走却是在这些个打铁的铁匠身边逐个的绕了起来。

    当他绕到肖猛子身边的时候,肖猛子多少那还是有些紧张的。

    人家为啥到他们家的打铁铺子来啊,那还不是因为昨晚上的事?

    肖猛子低着头偷眼看了下小不点,他现在却是还想和小不点比一下呢,他总觉得小不点小,胆量未必有自己大。

    可是,他再一看小不点时就见原本蹲在地上的小不点却是依旧在那里蹲着呢,人家压根就没站起来。

    人家小不点非但没有站起来,那手里拿着铁钎子却是在地上画着什么。

    咦?这个小屁孩儿画什么呢?肖猛子就想。

    他就看到小不点却是已经在地上划了一个小圆圈了,那小圆圈两面还各画了两个小东西。

    而紧接着小不点却是在那圆圈空白的一面又牙了一个扁尖的东西。

    肖猛子眼小见不点手中的钎子又往那圆圈的另一面画去了。

    到了此时,肖猛子无论如何那也是能看出小不点划的是什么了。

    一个圆盖子,旁边各有两个爪儿,前面有个扁尖的头,后面的倚(尾)巴也画上了。

    那还差啥了?那就差在那圆圈圈中间横道儿竖道儿的画方块了啊!

    果然,小不点手中“画笔”就奔那圆盖子中间画去了!

    至此,肖猛子又怎么不可能看不出小不点画的是什么呢?

    小不点画的明明就是一只王八嘛!

    王八王八那自然是姓王的,而那个警察所长也是姓王的,哎呀,自己小瞧这个小屁孩儿了,这家伙胆子不小嘛!

    肖猛子还真的就猜对了,小不点画的正是一只王八,而他想起画王八来自然是听那个包二管那个警察所长叫王所长了的。

    肖猛子没见过这阵仗那紧张自然是正常的,可是小不点又怎么可能紧张?

    刚刚小不点也只是扫了一眼那个王所长就不理对方了。

    手里拿着一把王八盒子就跟打麻将摸了宝中宝似的。

    就那破枪,卡壳那也就不说了,完了吧,那子弹却还没上膛呢!

    你特么吓唬谁呢?你也就吓唬吓唬肖猛子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城里的耗子!

    此时那个王所长并没有注意到蹲在地上的那个小个子在画王八骂自己,他却是已经把这铁匠铺中干活的人都绕过了。

    而就在他返回到门口时突然一伸手就开始指人了。

    “把包二、那小子,还有那小子,全给我抓回警察所去!”那个警察所长突然就下令道。

    嗯?这个警察所长这个命令一下,雷鸣都愣住了。

    那个王所长接包二也就罢了,看样子原来就不对付,可是另外两个也只是在铁匠铺干活的普通工人罢了,那他抓人家做什么?他凭什么呀?

    雷鸣想不明白,被抓的那三个人那却是同样想不明白啊!

    没人喜欢满洲国的警察所,那个瘪地方压根就不是讲理的地方啊!

    到哪里好人都能给你屈打成招了,谁上那里去啊!

    “你凭啥抓我啊?”果然那要被抓的人都第一声说话了,虽然说每个人说话的内容多少有点不一样,可意思却都是一样的!

    “凭啥?哼!凭啥老子用告你们吗?全给我带走!”那个王所长大声喝道。

    那个王所长带走这三个人那当然是有理由的,只是他不想说出来罢了。

    为啥他要抓包二,那是因为他早就看这个包二不顺眼了。

    你特么的不就是和便衣队的人有点关系吗?你天天在老子的地盘上的瑟我不收拾你我收拾谁?

    你特么的走在前面那走的快就叫跑,你和我走对面不停下就往铁匠铺子里钻那就不是快跑?!

    至于说抓那两个工人,谁特么的叫我闻到你们两个身上有酒味了!

    那昨天晚上把自己警察所人给揍了的不正是一帮酒蒙子吗?

    说白了,这位王所长抓人却哪有什么正经的证据,只是要抓人就必须得有证据的话,那还要我们满洲国警察做什么?

    本来,这片厂区里那各种各样的做活的工人那有十好几伙呢。

    这个王所长之所以奔肖铁匠的铺子来还真的就是被包二吸引过来的。

    之所以被包二所吸引,那也不是因为那个包二看到他就跑,实在是因为他瞅这小子不顺眼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王所长,我们的人可是给便衣队干活的,便衣队那也是给大日本皇军干活的。”这时肖铁匠终于说话了。

    肖铁匠和打鬼子山林队的掌柜的那是拜把子兄弟,他会做飞刀那也会用飞刀,那他又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他不想惹事,奈何人家却是上门来找了。

    作为一个曾经也在江湖上混的人,肖铁匠那是压根就不信昨天雷鸣这帮人砸警察所留下了什么证据。

    那上警察所长还信奉“那什么都要证据还要我们满洲国警察做什么”,而满洲国警察什么德性肖铁匠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肖大锤,你少拿日——便衣队来吓唬老子!

    今天老子就是要把他们抓走,你要是觉得你在便衣队有人,你就让他们去我们警察所去领人吧!

    押走!”这位王所长大喝道。

    他既然到这里来了,那早就把说词想好了。

    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他们警察所和便衣队那是谁也不diǎo谁,先把自己心头的这股邪火泄去了再说。

    “哎哟,不知道我们便衣队怎么就惹到你们警察大老爷了!

    那我就不去你们警察局领人了,我现在就把人领回来吧!”

    就在这时大门口有人说话了,那说话的人却正是那个便衣队的牛队长。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