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遇到酒蒙(mēng)子,警察也蒙(二)


本站公告

    “你挡着我点。”雷鸣轻声对小北风说道。

    小北风忙上前遮住了他,而这时雷鸣却是又从自己衣兜里掏出半块砖头来,冲着警察所那个双层密封的观察窗就扔了过去。

    那第十名伪满警察在哪呢?

    那个家伙本是警察所的内勤。

    啥是内勤,那就是外面什么任务也没有他的事,他的活就是坐在警察所里看家写报告发支枪发点子弹啥的。

    那个家伙听外面闹的热闹,他也没出来却是正趴在那观察窗后往外看热闹呢!

    要不说,这人哪轻易不要看热闹。

    你说他要是躲到那结着厚厚一层霜花的玻璃后面,雷鸣却又上哪发现他去?

    可是他偏偏趴在观察窗的后面而那观察窗又是不结霜的!

    在警察所里面电灯的照亮下,那小子正往外看得津津有味呢,却是正被雷鸣的目光逮了个正着!

    雷鸣的目光逮到他了,那块半拉子砖头也就到了。

    于是就在警察与“酒蒙子”们之间的厮打纠缠之中却是又传来了一声“啪嚓”“哗啦”。

    “妈了个巴子的!”那个警察所的所长这回可真急了。

    那要是用小北风的那句名言来描述就是,“我特么的还真没有见过老太太这么哼哼过的呢!”

    这帮穷做工的这不是要反天吗?

    所以,那个所长一伸手就去摸自己腰间的那把王巴盒子了!

    一个警察所十个人,就他一个用短枪的,至于那九个那都是用长枪的。

    由于警察们一开始也只以为是酒蒙子打架呢,所以他们是谁也没有把那长枪带出来。

    那个伪所长也把枪掏出来了。

    他两手一合刚要给自己的这只象征着自己身份的王巴盒子顶火,突然就觉得持枪之手一木,然后那把枪就掉到了地上!

    只因为就在这一瞬,他持枪之手突然就遭受到了如同冰雹般的打击!

    这世界上比王巴盒子卡壳还要悲催的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把王巴盒子都端起来了,你想扣动扳机人家却是连卡壳的机会都不给你啊!

    在行动之前,雷鸣他们当然想到了伪警察有可能开枪。

    可是,雷鸣他们是为了偷衣服又不是为了抢他们的那些破枪,所以雷鸣小队的人才不会开枪呢。

    不开枪有不开枪的招儿,此时在斜对过的黑暗之中,周让、小妮子、何玉英、巴特尔等那些队员手里可是都扯着弹弓子呢!

    雷鸣小队哪里来的弹弓子?

    他们所住的地方可是旧工厂,那想什么招那也是能搞到那胶皮轱辘的内胎做弹弓的。

    周让他们手中的弹弓子早就扯开了,就看着哪个不开眼的伪军要动枪呢!

    就在那名警察所长掏枪的时候,周让却只说了一声“掏出来再打!”,于是本要把石子射出去的队员们都急忙又把动作停住了。

    此时那个警察所长在明处,周让他们在暗处,所以周让他们是把那个所长掏枪的动作看得明明白白的。

    可是,周让有周让的算计,她才不急着动手呢!

    在布置战斗方案的时候,雷鸣可是说了,咱们这回战斗比较特殊,绝不能开枪也不能杀人!

    不能开枪不能杀人的意思那就是,绝不能让日伪军发现有雷鸣小队出现在了哈尔滨市里的一丝一毫的迹象!

    所以,周让眼见那家伙去掏枪了都不让打。

    那就是他们剩下来的这十来个人,就是都用弹弓子打那警察所长一个人,那打不死也能把他打残废了。

    那样的话,事情可就闹大了!

    那要是打轻了也不行,那要是打轻了这小子再用左手掏枪怎么办?

    所以周让却是非要等到那名警察所长把枪掏出来的时候才喊了一声“打!”,这样的话那枪就掉地上了,他想开枪还得再找枪不是。

    十几个弹弓打出去的石子有一大半打在了那名警察所长持枪的手上,那可不就跟下了冰雹似的吗?

    那把王巴盒子“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的时候,这名警察所长才感觉到了手上剧痛,他用左手捂着自己的右手“嗷”的一声就跳了起来!

    所有的疼痛来得再快,于人体来讲那都是后返劲儿的,这时他才觉出了疼来!

    “造反了,造反了!”那个警察所长便喊。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没有注意到从他侧后位的墙角处就溜过来一高一矮两个人。

    那两个人却正是小不点和肖猛子。

    此时这个警察所的门可是敞开着呢。

    这东北的冬天任何人家就包括日伪军那也没有敞门过日子的习惯,屋内屋外冰火两重天,不关门那是真冷啊!

    奈何雷鸣他们把这一切过程算计的是滴水不漏,在这些伪满洲国的警察推开了屋门之后,他们压根就没有给他们关门的机会!

    小不点和肖猛子就象一大一小两只耗子“嗖”的一下就溜进了那警察所里。

    而这时还真就有那么一名伪警察真的就看到他们两个进屋的身影了。

    那名伪警察直接就“哎(ái)”了一声。

    他那意思无疑是“哎(ái)!不好了,有人进咱们屋了!”

    可是要不说东北人都隔应这个“哎(ái)”呢,那是真耽误事啊!

    你有事就说事你哎(ái)什么,他这么一哎,他对面正装酒蒙子和他纠缠着的王大力同样了也看到了。

    这回不动手伤人可是不行了!

    王大力抬手一拳就闷在了这名伪警察的脸上。

    真的,就这一拳下去,至少这些天这名伪警察也不能再哎(ái)了。

    只因为,王大力这一拳就把这名伪警察的牙给打飞了好几个,门牙一共就俩那就不提了,那后槽牙都被王大力给打掉了两个。

    只是有着那腮帮子的阻拦,那几颗牙终于没有飞出口腔去,那名伪军以自己悲戚的遭遇展示了什么叫真正的“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而与此同时,那名被弹弓子抽了的那名警察所长已是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此时他才隐隐的觉得不妙了,这些酒蒙子不是有预谋的吧,不是奔自己警察所的枪来的吧!

    有了这种生死危机的想法,这名警察所长却是再也顾不得那右手手背象抽筋一般的疼痛了。

    他急忙低头往地上瞅。

    他往地上瞅啥?他想找枪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天地间突然就变得一片漆黑起来,只因为那警察所里的电灯突然就灭了!

    至于最开始那名伪军拿出来的手电筒就更不用想了,早被那些“酒蒙子”打的不知哪里去了。

    我靠,不是真的奔我们枪来的吧?

    此时这名警察所长再也顾不得自己麻爪了,他想再找自己被打得掉落的那把王八盒子那就得到地上摸了。

    这怎么行?

    这名警察所长也不找枪了回身就往屋里跑。

    只是,他刚一回身的功夫,就感觉面前有风扑面,一个人却是直接和他撞了个满怀。

    黑暗之中,双方谁也看不到谁,可是这一撞之下那是高下立分的。

    那警察所长被对方直接就撞了个跟头!

    他仰面躺在了地上刚要往起爬,这时却是又有一只脚丫子踏在了他的脸上!

    对方有多大劲有多沉的体重那警察所长也搞不清楚,可是这一脚却是踩得他鼻梁骨差点塌了!

    他“啊”的大叫了一声时,对方却也只是踩了他一脚后就过去了,就仿佛他也只是一块垫脚石一般。

    “都回来,护枪!”警察所长却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扯脖子不喊了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他看到自己警察所里竟然冒出了火光,自己警察所竟然被人家放火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