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遇到酒蒙子,警察也蒙


本站公告

    “都准备好了吗?”雷鸣问道。

    “准备好了!”他身后的队员齐声答道。

    “好!喝酒!”雷鸣随即就下了一个古怪的命令。

    于是,二蛮子便把一瓶抄在手里的白酒盖子拧开扔了,他自己先一仰头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就把那酒瓶子往下传去。

    雷鸣、小北风、汤小饼、王大力、大壮、于标,等等吧,雷鸣小队有十来名男队员依次就都喝了一口。

    而这时周让却是拿了另外一瓶已经去了盖子的酒就往他们这些队员身上洒去。

    于是,就在这个寒冷的胡同口,便有酒气飘散开来。

    中国人自打传说中的杜康造出了酒之后,那就把那酒文化搞的博大精深。

    那酒文化传承到现在,那白酒可是按照香味分成了好多种,什么浓香型、酱香型、窖香型、轻香型,等等。

    可是,在时下东三省的这块土地上对酒却是有着不同的评判标准。

    在东北人的理解里什么叫好酒?辣、冲(chòng)、够劲不上头那就是好酒!

    为啥?东北冷啊,那酒越辣越冲才能越给人一种不怕寒冷战天斗地的豪情。

    所以,东北人喝酒那是以够不够辣为评判好酒和次酒的标准的。

    就时下的年月,虽然生活困苦,可是人们还不会造假,所有的酒都是用纯粮烧的,至于工业酒精你倒是有地方能找到算啊!

    那就是后世,那东北酒起的名字也霸气,听着都是虎的超的,比如烧刀子,比如闷倒驴,比如二亩粮。

    听听!一听这些名字就觉得粗白有力,谁都能想明白,这样的酒那绝对是够辣的!

    烧刀子,你把这烧刀子酒喝下去,从喉咙一直到胃那是一趟火线,就有那么一种如同刀割一般的快感!

    闷倒驴,那酒把一头驴都能给闷倒了,那用弹怀你一个人喝倒了那不就是轻飘的吗?

    二亩粮,那就更简单了。

    二亩纯粮才酿出来这么一瓶好酒,那你说这酒纯还是不纯?

    其实,就时下东北的白酒为啥这么辣,那要是按后世的话讲,那可真的就是纯粮酿造的头酒,也有叫作酒头的。

    粮食发酵烧制产生了头酒,那头酒可都是在75度到80度左右的。

    严格的讲,其实那已经算得上有着酒味的食用酒精了,那你说喝着能不冲吗?

    而雷鸣小队他们这些人今天由于任务需要喝的浇的那也都是烈酒,所以就在那下风口那就是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他们那满身酒气了!

    “上!”雷鸣再次命令道。

    于是喝了酒的这些雷鸣小队的队员们便从藏身的胡同口出来向斜对过的那个警察所去了。

    眼见离那警察所的门口也只有十多米了,雷鸣一声低令,于是他们雷鸣小队的这些队员顿时就“呱噪”了起来。

    那一个个学着人喝多时大舌头啷叽口齿不清的样子就大骂了起来!

    那句国骂就不说了,而东北人在骂人上的一些特色语言便也被他们扯着嗓子给吼了出来!

    什么“妈了巴子的”,什么“妈了个炮仗的”。

    什么“你耙耙的马马的(tǔan)的”,什么“小*崽子”,什么“你个王时之间听起来就是个粗俗不堪!

    就眼冰前这情形,仿佛他们就是一群酒蒙子,那是非要把这条街给掀起来似的!

    他们闹的是如此之嘈杂,也只是片刻功夫,那警察所的门便开了,一束手电筒的光柱便照射了出来。

    而就在这束变得越来越发散的光柱里,那警察所里的探头出来的一名伪警察就看到了一副醉酒人的场景。

    有几个人已经是叽哩骨碌的在大街上滚打在了一起,而旁边站着的那一个个破衣(lōu)嗖的工人打扮的家伙却是在“嗷嗷”起着哄。

    那打在一起的人就不说了,那就是在一旁看热闹的却也已是摇摇欲倒了!

    那名伪警察抽了抽鼻子便闻到了那股酒气,于是,他张嘴大骂道:“妈了个巴子,在我们警察局门口闹事,是不是都特么的欠削了?!”

    只是他不骂还好,他这么一骂,那些正在打架的人有爬起来的就奔他冲过来了,嘴里却是喊道:“老总救命啊!这狗日的欠钱不还不说还要打死我!”

    而这时候,警察所里就又有警察从屋子里出来了。

    那后面的警察自然被前面的人挡上的,他们也看不清啥情况嘴里还问呢:“这特么的是闹啥呢”。

    于是,前面的人就回答:“厂子里做工的喝多了打起来了!”

    可是这功夫,那些醉酒酒蒙子们可就连爬带打的吵吵巴火的就拥到他们警察所的门口来了。

    这时,就在一片嘈杂声中突然就听有一个酒鬼高喊道:“气包子,你特么的敢拿板砖削我?!”

    紧接着,那人却是“哎哟”一声惨叫,显然已是挨了那个被他叫作“气包子”的一板砖了!

    “艹你马的,都给我消停的,否则老子把你们都关笆篱子里去!”这时伪警察中便有人高喊,那人却是那个所长。

    (注:笆篱子,东北话里指监狱)

    只是,那个所长才喊完,就听“啪嚓”“哗啦”一片响,他们警察所的窗玻璃竟然被砸碎了一块!

    “给我逮住他们,一个也别放跑了!”那个所长当时就急了。

    你想啊,日军占领东三省已经好几年了,现在留下给伪满洲国当警察的人那不是铁杆汉奸却也差不多了。

    他们平时穿着的是黑色的满洲国警察制服,手里拿着日本人发的三八大盖,那哪怕只是当一个小班长的警察,那日本人却也给发了一把马刀。

    这些警察平时一个个在大街上那真是横着膀子晃,那老百姓生怕他们随便一指,说:“你!是抗日分子!”。

    那完了,被指的那户人家肯定就完了,只要你中了人家的手指那么一点,你就不是抗日分子人家也绝对能把你屈打成招的!

    所以,这些个警察啥时候吃过这亏啊,现在可好,自家的玻璃都让喝多了的酒的酒蒙子给砸碎了!

    听所长这么一喊,这警察所里的警察就都往外冲。

    那些警察却不知道此时装着打骂成一片的雷鸣他们却是都在拿眼睛偷偷瞄着他们这些往外冲的人呢。

    一二三四五六七**,咦?不对,根据肖猛子的情报,这个警察所里的警察一共是十人,那屋子里可是还有一个呢!

    这哪行?这回咱们是到警察所里偷衣服,而不是明火执仗的打劫,那剩下一个人怎么成呢?

    小不点和肖猛子为啥躲在这警察所的墙角里没上,那就是等着警察都从屋子里跑出去他们好去偷衣服呢!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