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被错过了站的伪军


本站公告

    火车依旧在走走停停。

    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当一个人在那火车上坐得久了,那多少是会与别人说说话的,更何况一般都很健谈且多多少少都有点自来熟的东北人呢?

    伪军们当然绝大多数也都是东北人。

    只是,由于那两位身着便装的“太君”在这节车厢里,那些伪军已是不敢放肆。

    可是,人的嘴不说话可不等于那眼睛不会动。

    于是,那些伪军在嘴巴闭上之后,那眼睛却是开始滴溜溜的转。

    不久,一名离雷鸣小队较近的伪军却是看到雷鸣这伙人中有人拿出了一个棉布包放到了那两位太君中间的小桌上打了开来。

    待到那布包打开,那名伪军见那布包之中是一块熟肉。

    至于那块熟肉究竟是马肉、牛肉还是驴肉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那名伪军却就看到对面的那位太君却是从自己包里掏出了一件奇形怪状的刀具来!

    那个刀具你可以说成是个盘子,也可以说成是个轮子。

    个头不大如巴掌一般却是带了四个齿,就象佛教里所说的那种一般。

    而那四个锋利的齿要是能掰下来的话那单独用哪个也都是能当作匕首用的!

    那名伪军便奇了怪了。

    这位老百姓打扮可是一看那就是位日本皇太君的人用这东西干嘛?而随后他就大开眼界了!

    就见这位太君却是拿着那个轮子样的东西就在那桌上的熟肉上一划,然后那肉就被切了一块下来!

    固然那块肉是熟的并且被那棉布包裹明显没有冻上,可是那轮子上的锯齿之锋利无匹也由此可见一般。

    那名伪军正看得愣眉愣眼的,然后他身边的另外一名伪军眼见他抻着脖子瞅就也好奇的欠起屁股来看。

    只是,他一看到那那位太君手中的家伙什脸色就变了赶紧就坐了下去,却是小声的与自己的同伴嘀咕了起来。

    而这一切自然就又落入到了正站在那位太君旁边的雷鸣和小北风的眼里。

    扮作日本人猴子和勾小欠却是对周围的一切全不关心的样子。

    猴子依旧用那个奇怪的刀切肉,而勾小欠却是掏出了一个纸包摊在了那小桌上。

    那小包里面是白色的粉末,却是被碾碎了的盐面。

    然后这两位日本太君便抓着那肉沾着盐面大吃特吃了起来。

    “太君,在咱们满洲国吃狗肉那都是蘸这个的!”这时小北风已是嘻嘻嘻的笑着掏出一个绿玻璃瓶来。

    那玻璃瓶一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因为那玻璃瓶肯定是透明的,但里面装的东西却是绿的。

    “这是啥玩应?”勾小欠勾太君张嘴问道。

    就勾小欠这句话却是让他雷鸣小队的队员们那心中都是一哆嗦。

    为啥?咱们勾小欠勾太君这回学中国话那学得也太正宗了吧!

    那咋“啥玩应”咋还出来了呢?这可是地道的北方话!

    日本人里有把中国话说的这么好的人吗?那些伪军不会起疑心吗?

    果然,就在勾小欠这声“啥玩应”里,那些伪军一个个的全都抻脖子望了过来。

    那些伪军当然见过日本人有说中国话说的好的,但是象勾小欠说的这么好的那他们可真的是头一回见到!

    “太君,我这个可是好东西,这个叫韭菜花,您拿狗肉蘸韭菜花吃那才是绝对的正宗啊!

    另外,狗肉蘸韭菜花那可是有滋阴壮阳的作用,那这道菜您吃过之后那您有时候绝对是杠杠滴!”

    此时的小北风便仿佛变成了一个在江湖上推销金不倒药的游医,他所说的话那日本人都能听懂,至于周围的中国人那你说能不懂吗?

    狗性最银,而韭菜亦有壮阳之效,虽然说不是象小北风夸张的那么明显,但终归在某些方面那还是有些疗效的。

    只是,小北风这句话却是换来了勾小欠勾太君的一个大声的“巴嘎!”

    这个“巴嘎”勾小欠却是说了个东瀛味十足。

    他这一声“巴嘎”过后,不管是雷鸣小队扮成的伪军还是那些真正的伪军顿时就襟若寒蝉了。

    而刚才一副推销狗皮膏药模样的小北风那也老实了,他心道,勾小欠你这个死东西你可别借机会抽我的嘴巴子!

    不过,小北风显然是小心人之度君子之腹了。

    这时,所有人就听勾小欠却是又说了一句小北风“你的话,太多了!”

    然后,勾小欠不再理会小北风。

    他反而是拿起了小北风放在桌上的那瓶韭菜花自己打开了盖子闻一下,却是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而那嘴里却是已经在说“哟西”了。

    紧接着,勾小欠就用日语巴啦巴啦的对坐在他对面的另外一个“猴子”太君说了起来。

    而这时勾小欠给那伙伪军的印象便是,这位日本太君不光日语很正宗,就是人家学中国话那也很正宗,就象那打开了盖子的满车厢飘着韭菜味的韭菜花一样正宗!

    此时扮作日本人的勾小欠和猴子哪管别人怎么想,两个人却是真的就用那狗肉开始蘸着韭菜花吃了起来。

    一开始两个人还装作没有吃惯韭菜花的样子,可是不一会儿却是已经吃的大嘴麻哈起来,而同时已经在说“哟西”了。

    而这时在旁边的伪军眼里,那给大日本皇军提供韭菜花的小北风无疑是先惹了祸后又立了功。

    而小北风自己也是在擦脑袋上的汗了,那意思无疑是,还好,自己这个马屁到底是拍正叨了,而不是拍马屁未成反而拍在了马蹄子上!

    见此一幕,那邻近的伪军看着小北风那心有余悸的样子便偷笑了起来。

    更有一名伪军甚至伸出双手冲小北风划了一个巴掌大的圆,然后就又做出来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来。

    毫无疑问,那名伪军是知道那个巴掌大的圆盘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却是和小北风开了一个玩笑。

    行了,就是你了,小北风心道。

    于是小北风却是再次掏出了香烟和雷鸣向另外一头,也就是那伙伪军所在的另外一个火车连接处走去。

    而就在经过那名冲自己做割喉动的伪军的时候,勾小欠却是掏出一支烟来冲那名伪军一比划,那意思无疑是,走,门头的干活,我请你抽烟!

    至此,这一真一假两伙伪军还能有什么芥蒂,所谓烟酒不分家,那伪军见有人请抽烟他又有什么不开心的。

    于是,那名伪军便跟了小北风、雷鸣去那门头处抽烟了。

    只是,那抽烟也只是个由子罢了,小北风和雷鸣终究和那名伪军混的厮熟了起来。

    只是,他们唠的正欢的时候,意外却出现了,那伪军却是说他们所要去的车站马上就到了!

    可是,雷鸣他们费了这么大周折,又狗肉又韭菜花的,那就是为了向伪军套情报的,雷鸣又怎么可能放那个家伙走?

    他便趁那名伪军不注意给小北风使了个眼色,说道“我廿,为了抽点烟这门头好特么冷,咱们还是回去吧。”

    于是,雷鸣、小北风便又与那伪军一同回了车厢。

    至此,双方无话。

    又过了一会儿,火车开始鸣笛,这是表示又要到车站了,也就是车厢里这些伪军想要下车的那个站。

    可是,就在这伙伪军要下车之际,雷鸣却是已经站到了那名伪军身旁说道“我们田中太君有事情要问你。”

    “啊?可我要下车了啊!”那名伪军回答。

    “太君问几句话你还推三阻四的?我们田中太君脾气可不大好。”雷鸣便说。

    那名伪军也知道自己可惹不起日本人,尤其和雷鸣小队在一起的这两个日本人。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去接受勾小太君和猴子太君的问询了。

    只是这头那两位太君问着呢,那头火车可就停了,其余伪军那自然已是开始下车。

    那名伪军想开口说“太君我该下车了。”可是那两位太君那又不是善解人意的娘们却是依旧问个不停。

    眼见着自己同伴都走没了那伪军便慌了,他当然不是怕这两位日本太君把他如何了,而是自己这做过了站怎么使得?

    所以他刚说了一句“太君,撒油那拉”,勾小欠已是把放在桌上的那把短刀拿起来了,嘴里却是又大骂了一声“巴嘎!”

    那名伪军都快哭了,日本人他惹不起啊!没奈何他也只能在接下来的几分钟眼睁睁的感觉那火车却是又“咣当、咣当”的再次晃动了起来。

    他,被雷鸣小队成功的错过了下车的站点了!

    。

    


    


    bq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