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南行再遇伪军


本站公告

    一个星期后,雷鸣小队出现在讷河车站上。

    上回他们是坐客运列车往北,这回却是打算坐客运列车往南。

    要说,黑龙江的面积那也绝对不算小,嫩江城已是在黑龙江的西北部。

    杨宇平、赵尚武他们所开创的北满抗日游击区也没有到达这个区域。

    正因为如此,黑龙江地盘辣么大千里冰封的,那他们不坐火车南去怎么行?

    坐火车南去的方案自然是雷鸣小队在一起研究过的,虽然说有风险但也并不是没有可行性。

    这回他们的着装是个子较高的都穿上了伪军服装,个子矮的却是便装,比如猴子、勾小欠。

    可是你别看他们两个穿的是便装,可是这些穿伪军服装的人对他们两个却都是一副唯他们马首是瞻的样子。

    勾小欠的手里却是却是还攥着一把带鞘短刀,而那把短刀正是雷鸣他们缴获而来的。

    如此一来,别看猴子和勾小欠都是一副百姓装扮,可是就他们那副生人勿近的面孔,总是会让人联想到什么的。

    毫不出意外,当雷鸣小队这副人马刀枪的打扮出现在车站的站台上时,那些本是在候车的旅客们自然敬而远之。

    甚至,连守护车站的日伪军看到他们的时候也都没有过问,反而是互相敬了个礼。

    这副场景雷鸣小队全体那在来的时候都已经见过了。

    他们自然还是把那种飞横跋扈的形象进行到底,反正老百姓也只会把这种恨记在敌人身上。

    其实这也正是雷鸣小队所抓时机的巧妙。

    现在日军不是到处在搜索他们雷鸣小队吗?

    只是,他们这身打扮怎么看都不是雷鸣小队,反而一看就是针对雷鸣小队的日伪军搜索小队,那日伪军又怎么会和他们来较这个劲呢?

    那仿佛永远也快不起来火车又“吭哧、吭哧”的进站了,雷鸣小队再次享受了专用通道的便捷,二十多人却是都在同一个车门井然有序的上了火车。

    只是这回扮作伪军的雷鸣第一个进了车厢后内心却是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因为这节火车车厢里竟然有小半截车厢坐的竟然都是伪军!

    这怎么自己小队一坐火车就跟伪军耗上了呢?

    上回往北来是伪军上车碰到他们,这回却是他们上车又碰到了伪军!

    只是雷鸣自然是秉持着随机应变的原则。

    有伪军又如何?那就是这节车厢里坐的不是伪军而是日军那他们也得见招拆招了。

    果然,就在雷鸣在扒拉起一个没有“眼力见儿”的老百姓的时候,那些伪军就齐刷刷的把目光看向了他。

    那些老百姓一看雷鸣后面跟着的都是伪军他们内心便怯了几分,便有人赶紧让出了座位,去那行李架上够下了自己的行囊往别的车厢去。

    过道狭窄,那老百姓坐火车有的难免是带着大包小裹的,于是那大包小裹在经过那些伪军的时候便难免会有个刮碰。

    按理说,这人在旅途这不都是很正常的吗?

    可问题那大包小裹刮碰的可是伪军,那伪军自然有不乐意的,嘴里便骂那老百姓“你特么的瞎啊?”

    那些老百姓又能说什么?

    他们也只能点头哈腰的给那些伪军道歉。

    就这个世道老百姓那永远是最熊最窝囊的一个阶层,日本人可以欺负,伪军可以欺负,那山上的胡子也可以欺负他们!

    反正那就叫“兴,百姓苦。亡,百姓亦苦”,按后世的话讲,那就是个弱势群体嘛!

    不过,那些老百姓是碰到了伪军,可是那老百姓可是被雷鸣他们给吓跑的,雷鸣他们才是主因啊!

    那些伪军眼见已经上了车厢的雷鸣这些人眼生,那一个个就不拿好眼神看雷鸣他们。

    可是,雷鸣他们却是明白这时候怎么可以让人家杀了自己这拨同样的满洲**的威风?他们便也不拿好眼睛看着那帮家伙!

    于是,双方的眼神在一瞬间就有碰撞出火花的意思来了,眼看那出“你瞅我嘎哈”“我瞅你咋滴”的东北人恒久不变的武打大戏就有上演的意思。

    可是,这个时候,两个脸色冷漠穿着便装的个子不高的人就出现了。

    那两个人却是被雷鸣直接就让到了两个相对而坐的座位上,中间是一个小桌。

    就那座位明明是可以坐四个人的,结果却只是坐了这么两位。

    而这时其中一个脸色冷漠的人却是将手中拿着的那把不到一米长的带鞘短刀放到了两个人中间的小桌上。

    就这两个人的出现那是真的管用了。

    那伙伪军一看到这两位的扮相却是要么低头要么转身,全都齐刷刷的把目光都避了开去,再也不和雷鸣小队玩那“碰撞的火花了!”

    而对伪军们的表情洞若观火的雷鸣心中便是一动,这些伪军有眼力见啊!竟然一打眼就认出来了自己这面过来的是两个“太君”!

    当然了,实际上这两位“太君”一位是勾小欠勾小太君,另外一位则是猴子猴小太君!

    于是,暂时雷鸣也不坐了却是就站在了那位勾小太君旁。

    他摆出的那副架势一看就是,太君让我往东我决不往西太君让我杀狗我绝不撵鸡!

    雷鸣小队的人已经陆续上车,有了雷鸣的榜样,乔装成了伪军的雷鸣小队的队员们直接就把个别不想让座的乘客给吓跑了!

    汽笛长鸣,火车徐徐启动,于是一条钢铁长龙在这寒冬变得愈发多了的水汽之中又开始了南行之旅。

    旅途总是单调的。

    雷鸣他们没上火车之前,这节车厢上老百姓除了不懂事的吃奶的孩子会发出声音来,其余的那可都是那些伪军吵吵巴火的声音了。

    可是,这回却好,那些伪军却极为自觉的闭上了嘴巴,甚至有那伪军还摆出了一副正襟危坐的架势来。

    就这伙伪军的样子也是让雷鸣小队的队员们暗暗称奇。

    可是,雷鸣却已经想明白了什么。

    在火车开动不久,雷鸣给站在自己对面为两位“太君”保驾护航的小北风使了个眼色后,自己却是往那火车的门头处去了。

    小北风情知雷鸣这是有话要说,便也掏出了一包香烟跟了上去。

    其实这时下的火车哪有那么多的规矩,那抽烟还用跑两节车厢连接处的门头去抽?雷鸣也只是借个由子要和小北风说话罢了。

    可是,此时雷鸣和小北风的行为却是直接就给那伙伪军做了个榜样。

    有几名伪军本也是在喷云吐雾,可是他们一看同为伪军的雷鸣和小北风也有如此高的“公共道德”水准,吓得他们却是紧吸了几口后就把那烟掐掉了。

    而也就一支烟的功夫,雷鸣和小北风就从那门头处转回来了。

    雷鸣往过道里一站接着看那些伪军,而小北风却是借着雷鸣身体的遮挡把自己的嘴巴凑在了猴太君的耳朵上旁小心嘀咕了起来。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