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摆脱(三)


本站公告

    “这几匹马都放啊?”天亮的时候,大许子用肉痛的语气问雷鸣。

    雷鸣沉默只是拿眼睛看着大许子。

    熟悉雷鸣的人都知道,他这意思那就是必须执行了。

    大许子无奈了,于是松开了缰绳,用力拍打了那马一下,那马便跑了出去。

    大许子他们带的这五匹马并不是战马,既然你拍它让它走,那它自然自己顺着公路就跑掉了。

    这几匹马不能杀,尤其是那只脾气暴躁的马更不能杀。

    因为它是有功的,正是因为它那生人勿近的习性使得胡梅和石琼花心生警觉,从而让她们两个及时击毙了一名白衣人。

    至于说杀了带马肉走那却是更不现实的,就是现在雷鸣小队距离他们的密营还有很远的路呢

    至于说骑兵返回密营压根就行不通,有些地方人能过去马却过不去。

    有的时候雷鸣他们尚且需要抹去人的脚印,他们没有那精力再抹去战马的蹄印。

    所以还是把马放了吧,这样一来,别管那马跑到哪里那也会对日伪军起个迷惑的作用。

    眼见那几匹马顺着公路跑远了,雷鸣一挥手,队员们这才在原地下了公路直接进入到了路边的那玻璃哄子树林里。

    这时负责殿后的队员小心的将从路边进入树林的脚印用那玻璃哄子的叶子扫拂了下去。

    昨夜雷鸣在杀死了那两名跟踪的日军后,队伍就在雪野中一路前行,直到他们走上了一条公路。

    然后,在雷鸣的命令下,全队就进入了急行军的状态,又直至天光放晓。

    这里虽然离密营还远,但到了这里也算是进入了雷鸣小队的游击区了,他们对这里的地形还是比较熟悉的。

    因此雷鸣决定放掉那几匹马,他们雷鸣小队返回密营。

    而到了此时胡梅才抓到了机会和雷鸣说话。

    她把赵一荻被俘希望雷鸣小队前去迎救的事情和雷鸣一说,至此,雷鸣才搞明白为什么大许子他们大老远的跑到了这里来折腾日军。

    不过,雷鸣在思索了片刻后决定还是先率部返回密营然后再从长计议。

    理由有二。一,日军现在追索雷鸣小队正紧,他们还是需要避风头。

    二,现在没有人知道日军把赵一荻关在哪里,这事根本就急不得。

    如果日军把赵一荻押到了哈尔滨,那这件事就更得从长计议了。

    以雷鸣小队现在的地理位置就是坐火车赶到哈尔滨那还得半天时间呢,那铁路可是叫满洲铁路的,那火车也不是你想坐就能做的。

    雷鸣说的都是实情,就是和赵一荻在一起关系很好的周让与何玉英也情知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也只能如此了。

    经过一夜的急行军,队伍已经在这寒冷的凌晨变得疲惫不堪起来。

    艰苦的行军让每个人都已是浑身大汗,然后那汗便打湿了棉衣棉裤。

    人又不可能总是处于这种出汗的状态,于是当运动量一下降,那原本还有着热气的衣裤就变得冰凉起来。

    那棉衣也就罢了,那裤兜子里的凉嗖嗖那滋味可绝对不是好受的。

    可是,光凉嗖嗖还还能忍受,只是,再过一段时间那被汗水打湿的裤腿就又被冻上了。

    现在夜里的气温那都零下二十多度了,但凡有水皆成冰。

    于是,裤裆里面湿乎乎裤腿上面又硬梆梆。

    就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保持急行军的速度,哪个人又能好受?

    可这时他们雷鸣小队又面临着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大家都饿了。

    此时,在日伪军的眼里,雷鸣小队那就象一个总与他们作对的恶魔。

    可是此时在雷鸣小队的眼里,困、饿、累却也同样是挥之不去的三个搅和在一起的恶魔正在折磨着他们。

    而这也是雷鸣无法南下去营救赵一荻的现实阻碍!

    弓弦不可拉得太满,太满则易断啊!

    “咱们是不是该吃点东西了?”小北风问雷鸣道,而这时他们也只是从离开公路始翻过第二个山头。

    雷鸣在那刺骨的寒风中看了看他的队员们。

    队员们已经由昨夜的生龙活虎变成了现在霜打的茄子,全蔫了。

    “到前面山头的树林里再吃,这里风大。”雷鸣回答。

    于是,队伍再次行进了起来。

    说望梅止渴可以让人重新燃起希望之火,可当人疲倦至极的时候所想的已不是产生的口水了,而是我怎么才能捱到那片梅林。

    半个小时后,他们这样一支疲劳之师在鼓起余勇的行进之中才终于到达了对面山头的那片树林。

    这时所有人便都靠树坐了下来,开始翻摸自己的口袋了。

    雷鸣小队的这些人从密营里出来的时候那自然是带吃的了。

    他们带的是炒熟的苞米粒子,还有被切得极细的马肉干。

    苞米粒子炒的时候那是和细沙一起放到大铁锅中,利用细沙炒热再把苞米粒子炒熟的。

    那马肉干虽然是干但却也含有一定的水份,可是由于那马肉干切的够细够小放到人嘴里后慢慢却可以含化再吃的。

    雷鸣他们为了保证自己小队冬季作战在这吃食上的供应也是用尽了脑筋。

    反观大许子他们三男二女,由于来的仓促,他们随身携带的却是炒黄豆。

    二蛮子一看自己媳妇胡梅掏出来的是炒黄豆便笑,却是直接就把自己的苞米粒递了一把过去。

    其雷鸣小队一见那四个人手中正把那黄豆往嘴里塞呢,便也纷纷把自己的吃的递了过去。

    大许子、史振武、魏青岩这三个人中就魏青岩没有加入过雷鸣小队,他也是头一回见到雷鸣。

    他一见雷鸣小队的人要给自己吃的刚要客气,二蛮子却已经很严肃的说道:“吃苞米,你吃那个东西违反纪律!”

    二蛮子的这话便说的魏青岩一愣,那我吃黄豆咋就违反纪律了呢?

    二蛮子见魏青岩没明白却是笑道:“那大家都在潜伏呢,就你吃黄豆在那‘当当’的,那还不违反纪律?!”

    一听二蛮子这么说,“哄”的一声所有人都笑了起来,魏青岩也笑了。

    大家这么笑自然是有原因的。

    炒熟了的黄豆由于没有水份那自然是不会冻上的,人也能咬的动。

    但是,那个东西却是有一个缺点,吃了炒黄豆就爱放屁,这是由黄豆的特性所决定的,就是不喝凉水那也是如此。

    二蛮子也只是见魏青岩不好意思吃他们带的东西才跟他开了个善意的玩笑罢了。

    “好了,都小点声。”这时雷鸣提醒道。

    他们离开公路并没有多远,就是吃东西那也是要注重纪律的。

    至此,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开始吃东西,甚至有渴的实在是受不了的,便伸手抓那身边的白雪咽到肚里。

    只是,就在他们刚吃完的时候就听身后的公路上传来了汽车马达的声音。

    所有人都看向了雷鸣。

    就时下这东三省,但有汽车响,那就一定是日本鬼子的。

    看来雷鸣的小心是对的,日军并没有放过他们,弄不好这卡车就是运日军过来搜山的!

    “走了,到第二条公路的时候小心点。”雷鸣说道,于是队伍再次出发。

    雷鸣他们熟悉地形当然知道他们要进入密营还需要横穿一条由南至北的公路。

    又经过一翻艰苦的行军,雷鸣小队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条公路。

    而这时他们就看到那路边隔着几十米就有一名日军士兵头端枪而立。

    看来,这回日军怕他们跑了却是开始拉大网了。

    众人只能又看向了雷鸣。

    “没事,我估计天黑他们也就该走了,这大冬天的到这里拉大网除非大鬼子二鬼子全疯了!”雷鸣分析道。

    果然,在天将黑的时候,有日军的卡车沿着公路开过来,却是把那些在路边如同站岗一般的日军士兵都收回到了车上一溜烟的走了。

    雷鸣小队这才趁着夜色过了那条公路,这总算进入到了密营所在的山区,可依旧还有好几十里地呢!

    又是一夜艰苦的行军,在第二天黎明时分,雷鸣小队终于进入到了密营之中。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