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逆袭的周让(二)


本站公告

    周让他们四个人就从那垓边子摸进了嫩江城。

    虽然此时也只是刚刚天黑,但是,整个嫩江城除了城中心有几处亮光外,其余的千家万户却都已经熄了灯火了。

    老百姓又不傻,城外枪声大作,哪家还敢弄出亮光?

    家里有煤油灯的固然赶紧吹灭了,那就是有土炉子里正着着火的都赶紧用水浇灭了!

    “小刀,咱们上哪?”勾小欠低声问周让。

    “既然进来了,看能不能弄出点大动静来。”周让回答。

    周让以为,反正也摸进嫩江城了,要是不弄出点动静来那实在对不起小鬼子。

    另外,她也能想到,日军应当还在追击东面的雷鸣他们。

    所以自己要是在城里弄出动静来倒是有围魏救赵的作用,那说不定就能把城外的小鬼子吸引回来。

    “那可得快点,一会儿要是月亮升起来想脱身可就费劲了。”丁保盛低声补充道。

    今天可是阴历十五。

    此时天色已黑,他们再回头时看东面的那轮金黄色的圆月那可是快到了树梢了。

    月亮自然不会管人间的争与斗,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肯定会越升越高,当它变小变成一轮皎洁的圆月的时候,那能见度可就高了!

    “走,上前面看看,都机灵点。”周让说道。

    于是,她在前那三个人在后就向着远处城中心的亮光之处摸去。

    只是,当他们快走到主路上时,由于天黑看不清,周让就感觉脚绊在了什么东西上,然后她脚下一滑,直接就跌倒在了地上!

    她端着的步枪也撒手撞在了地上发出“当”的一声。

    原来,由于太黑看不清,周让却是踩到了一家住户门前的泔水池上了。

    东北由于天气太冷,各家的泔水就不能象夏天似的随便往门口泼。

    那滴水能成冰,那泼水就会成溜冰场的。

    于是各家会在固定的地方倒泔水,然后等那冻的冰多了之后再用洋镐刨成碎冰再清走。

    在冬天里发生这种意外本就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周让忍着摔痛正往起爬呢,可这时就听不远处已是有人大喝了一声“谁?”

    而同时,他们几个就听到了拉动枪栓的声音。

    哎呀,竟然碰到伪军了!

    可是这种黑夜之中的相遇或许能难住以前的雷鸣小队,但却绝对难不住现在的雷鸣小队。

    更何况。周让他们这组人中还有一个勾小欠呢!

    所以,就在那枪栓拉动的“哗啦”声中,勾小欠已是张嘴就大骂道:“巴嘎!刁民,泔水,死啦死啦滴!”

    “啊,原来是皇、皇军啊!”对面有人说话了。

    毫无疑问,面对的伪军听懂了勾小欠这生硬的协和语。

    不过,此时周让他们凝神细听,对面那人说了却并没有脚步声。

    看来伪军也不傻,他们虽然觉得勾小欠那语调很象日本人,但是他们也不愿意在黑暗之中贸然上前。

    勾小欠正要再说点啥时,周让已是低语道:“砸这家的门!”

    嗯?有道理!

    勾小欠眼睛亮了,这里的刁民竟然把泔水泼到了马路上,还摔了堂堂的大日本皇军一跤,这事怎么能就这样算了!

    于是,他们对面的也正在凝神细听的伪军就突然听到了“duāng”“duāng”枪托砸门的声音和日本人那恼怒的骂人声。

    这回勾小欠为了表明身份却是把日语和协和语夹杂在了一起说的溜极了!

    他这么一闹,那院子里的住户已然被惊到。

    那住户推开屋门进了院子一听日本人在外面喊“泔水、摔跤”就明白咋回事了,这是日本人天黑了在自家门口摔了一跤啊。

    一时之间他就纠结了起来,这自己给不给日本兵开门呢?

    这要是开了,日本人不会用刺刀把自己给挑了吧?

    这要是不开,那日本人不会把自己的房子给拆了吧!

    住户纠结,可周让他们对面的那两名伪军却已经不纠结了。

    他们一听周让这伙人的作派那就是日本皇太君啊!

    于是,两名伪军便跑上前来了。

    一见那伪军跑过来了,勾小欠也不砸门了,而是说道:“前头滴带路,护送太君回去,我们受伤滴!”

    那两名伪军忙殷勤的在前带路,周让他们四个人随后端着步枪就跟了上去。

    只是周让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碰到这两名伪军还真的就歪打正着了。

    这一路上他们却是又碰到了三处日伪军的暗哨,不过却是都被前面带路的伪军给打发过去了。

    此时的周让自然不知道这回折腾日军的是反日联军那朵花的男人,也就是大许子。

    她也是暗暗好奇,这又是哪冒出来的打鬼子的队伍竟然把小鬼子也折腾成了这样!

    他们随着这两名伪军在黑暗中走了足足有五百多米再一拐弯便看到了那挑着电灯的日军指挥部。

    那指挥部院子外面却是有两名日军哨兵正端枪站立呢!

    眼见着前面就是那日军的指挥部了,这回不待周让吩咐,勾小欠和丁保盛却是缩回了墙角就“哇哇”的呻吟了起来。

    那两名伪军不知是计还转回身来帮着架伤员呢!只是他们才拐过墙角迎接他们的就是两把攥在手中的刺刀!

    “咋打?”丁保盛将被自己捅死的那名伪军慢慢放在了地上就问周让。

    “我先看看。”周让回答着就又上前趴在那墙角处探出头去,眼见那两名日军哨兵正站着那院门口呢。

    周让又观察了下那院子周围的情况便有了主意,然后她缩回头就布置了起来。

    也就一分钟后,那日军的指挥部中突然就传来了“轰轰”两声手雷的爆炸声!

    这爆炸声一起,看门的那两名日军士兵激凌就是一下子转身就往那院里跑。

    他们是哨兵,后面指挥部院里有手雷响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看看呢?

    可是就在这两名伪军刚进了院这功夫,丁保盛、周让、勾小欠、何玉英就顺次跑出。

    此时他们距离那日挥指挥部两人高的外墙也就不到两米多高的样子。

    丁保盛往那黑暗墙角处一蹲,周让双脚就踩上了丁保盛的双肩,而勾小欠与何玉英的动作也是如此。

    于是,下面那两个男兵猛的往起一站,上面那两个女兵扶着墙再向前看时便已经看到那院子里的情况了。

    而周让和何玉英手中的二十响盒子炮就象凭空中下起了一场雨,两个人四十发子弹却是一发不落的就全都打进了此时灯火通明的日军指挥部!

    那一梭子弹打光了,周让和何玉英往下一跳,四个人拔腿就跑便奔那黑黢黢的居民区里钻去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