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血腥与不甘(二)


本站公告

    刚刚被杀害的游击队员的头滚落到了赵一荻的脚下,赵一荻俯头看到了那名队员目眦欲裂愤怒的双眼!

    血腥让天地变得更加肃杀,可是剩下这五个人依然没有人吭声。

    “巴嘎!”伊藤敏再次怪叫了一声。

    他又抡起了那把东洋刀,这一刀却是又把一名站在原地的另外一名队员的头颅砍飞了。

    于是又有烈士的鲜血如水般泼出。

    这名队员站在了最左侧,伊藤伊是从右向左抡刀的,所以这一腔烈士的血便泼洒在了那原本洁白的雪地上。

    在这一瞬间,那鲜红的血在那白雪之上显的是那么的醒目,便如中国国画中的大泼墨一般。

    为什么江山美如画?烈士的鲜血染红了他!

    伊藤敏双手持刀停了一下来看向了剩下的四名游击队员。

    而这时一名站着的男队员突然喊道:“不要投降,你伤的很重,你说了小鬼子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名男队员的喊声让伊藤敏一愣,随即他就更加恼怒了起来。

    他举刀杀人看似随机,可先杀哪个后杀哪个再吓唬哪个让哪个说出他想要的情报来那在他的心里都是排了序的。

    就在他刚刚举刀的时候,他注意到那名跪在地上的游击队员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他的刀,而那名队员就在刚刚被他砍杀之人的一旁。

    他举刀是横砍站着的人,那刀无论怎么也不可能砍到跪着的人的身上。

    可是,那个人却哆嗦了下意识的躲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个家伙害怕了,他伊藤敏要的就这是种杀鸡儆猴的效果!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他的伎俩竟然被一名普普通通的游击队员给识破了,他焉能不恼?!

    那名普普通通的游击队员也知道自己这个跪倒在地的同伴平时性子不是很刚强。

    所以他见这名同伴出现了怯意便大声提醒了起来。

    伊藤敏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在内心选定的那个跪着的怯懦者。

    而在同伴刚刚的提醒下,那名原本有了胆怯的游击队员也正好看向了伊藤敏,于是在这一瞬间双方目光交汇。

    可是还没等伊藤敏再次施压之时,另外一名游击队员,也就是除了赵一荻之外的第四人也突然喊道:“石开山,不要怕,想想被日本害死的你妹妹!”

    如果说,刚刚第一名同伴的喊声让这名内心有了怯懦的队员心中一凛的话,那么这第二名同伴的喊声却是彻底激发出了他心中的仇恨。

    是啊,我石开山为什么要参加游击队打鬼子?

    那不就是因为小鬼子把我那才十五岁的亲妹妹给祸害致死了吗?

    他想起了自己返回家中时把那奄奄一息的小妹抱在怀里时的情形。

    小妹和他最要好了。

    小妹也没有说,哥哥,你给我报仇。

    小妹说的偏偏是,哥哥,下辈子我还给你当妹妹!

    当时他的小妹没有说给她报仇,反而成了他心里最深的痛,那么,自己就一定要给小妹报仇!

    死,怕什么?自己杀小鬼子死了?那来生岂不正好和自己的小妹重续前缘?

    此时,仇恨之火一起,这名叫石开山的游击队员那内心深处的那点怯懦便在这一瞬间就被烧的无影无踪了。

    “狗日的小鬼子,老子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石开山大声嘶吼了起来。

    “巴嘎!”伊藤敏再次大叫了起来,这回他真的是暴怒了。

    他知道完了,他自己费尽心机琢磨出来的心理攻势在对方的仇恨中瞬间已是土崩瓦解!

    伊藤敏大跳了起来,他连续横蹦了几步,手中那把东洋刀不断挥下,于是三刀过后,地上却是又多出了三具抗日志士的尸体。

    有风吹来,白的雪、红的血、森寒的东洋刀。

    厚重的大头鞋,土黄色的军装,冷漠的毫无人味的侵略者。

    一切之一切所显示的那就是侵略者的力量是如此之强大,白山黑水之间有一股血腥与杀气在回荡。

    而在侵略者的对立面呢,只有一个孤单的小女子的身影孑孓独立。

    她的身影显得是那么的单薄,仿佛北国的朔风都能把她吹倒。

    可是,她就那样站在了群狼之中,她看向那个双手持着东洋刀如同跳马猴子一般的伊藤敏如同在看一个小丑。

    “巴嘎!”伊藤敏再次怪叫了起来,他手中的东洋刀再次抡起横劈了过去。

    只不过这回那刀光却没有砍出一个近似满圆的弧线来,反而也只是制造了一小段的弧线。

    于是,东洋刀便硬压了那个小女子的脖子上。

    伊藤敏又玩心眼了,他就不信自己已经砍了五个人了还吓不住一个小女子。

    可是,当他的目光和那个小女子的目光相触之时,他却只是在那个小女子的目光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蔑视!

    一时之间,时间仿佛静止了,在那女子的蔑视中,纵你侵略者如狼似虎又能如何?

    华夏多奇士,慷慨赴国仇。

    引颈求一戮,不负女儿头!

    伊藤敏手中的那犹在滴血的刀在那女子的脖颈处足足停了一分多钟,双方就那样对视着,凶残与蔑视究竟哪个会胜出呢?

    “扑通通”,远处有杂沓的脚步声响起,这脚步声终于打破了这里死一般的凝寂。

    那是去追击那个逃跑的女兵的部队回来了。

    伊藤伊终于从那对峙中清醒了过来。

    他晃了晃脑袋,刚才他怎么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女子给了他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呢。

    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伊藤敏,大日本天皇座下的武士,我这把刀还是天皇御赐的呢,我怕你一个小女子作甚?!

    我杀的支那人多了。

    现在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我且不杀你,我有的是办法让在生死不如!还是怎样问出口供找到雷鸣小队才是正事!

    “把她押回去,回头我亲自审她!”伊藤敏下令道。

    “等等,把这些人头都捡回去,我要用火烤了吃!”他接着又表现出了他那非人的一面。

    而赵一荻也只能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战友的头颅被日军收走,她的心中已是充满了悲壮。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在反复循环着。

    同志们,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报告伊藤队长,我们遇到埋伏了!”不一会儿有伊藤敏的手下来报告了。

    伊藤敏这时才注意到返回来的日军,不管是那穿着土黄色军装的,还是穿着白色伪装的他的人都显的很是狼狈。

    “伤亡?”伊藤敏问道。

    “玉陨七人。友军玉陨近三十人。对方伤亡不大。”他的手下低声报告道。

    伊藤敏的目光随即就扫向刚刚回到自己身边的手下。

    为了搜寻雷鸣小队的消息,他每个小队给配置了人员二十名。

    可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白衣人却只有十一人了。

    “八嘎!”伊藤敏刚刚由于审问受挫所收回去的怒气再次爆发了出来,他抬起手冲着自己这名手劈了啪啦就是一顿耳光。

    而他手下又怎么可能躲,就那么立正硬捱,直到伊藤敏发泄过了放下手他才说道:“报告伊藤队长,我怀疑遇到了雷鸣小队!”

    嗯?伊藤敏看向自己手下的眼睛亮了,可是他的手下却是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那狰狞的血丝。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