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血腥与不甘(一)


本站公告

    “你们说出谁是你们的匪首,我非但不会杀你,还会给你们治疗枪伤,让你们和我们大日本皇军在一起为天皇陛下立下赫赫战功。”

    说这话的人同样穿了一身白衣,他讲着一口流利的汉语毫无违和感。

    若不是他提到了所谓在的天皇,那么别人都会以为他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可是,他不是,他是伊藤敏。

    此时在伊藤敏的面前的雪地上有五名被缴了械的游击队员正或站或坐或跪在他的面前。

    坐着的不是在日本人面前显的多么的牛叉,跪着的也不是在日本人面前有多么的惧怕。

    只因为这无论是坐着的还是跪着的都是伤员,他们也只能用这样的姿势了。

    而其中还有一个女兵,她的帽子在与日军的搏斗中已经被打掉了,露出一头齐耳的短发。

    此时周围日军持枪向相,游击队员们已被俘虏,他们又有何言?也只是沉默无语。

    伊藤敏的目光从这些被俘人员的脸上扫过,只是那五个人却是都低着头并没有人瞅他。

    “都不说话是吗?

    如果你们不说出来谁是长官,那么你们也只能是死。

    只是死了我也不会让你们安生。

    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在为天皇玉陨后,他的灵魂会飞回靖国神社。

    而你们死了,我保证你们的灵魂不会进入你们的阎罗殿。”

    此时的伊藤敏并不介意展示自己对中国文化的研究,他还是很有几分得意的。

    伊藤敏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在搜寻雷鸣小队。

    可是自打上回失去了雷鸣小队的消息后,那雷鸣小队便如在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搞出什么大动静来。

    伊藤敏也只能将自己的手下分开成若干小队随着各地日伪军的讨伐队联合行动。

    当这里发生战斗时他恰恰不在附近,只是等他听到枪声赶到这里来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当然了,他还有部分手下与其他日军一起去追击漏网之鱼了。

    哦,对了,那些穿白衣服的都是他的手下。

    伊藤敏作为级别高过一般作战部队的特攻队的最高长官对战果还是基本满意的。

    击毙抗日分子四十七人,俘虏六人,而他们自己的特攻队则只是才玉陨了两个人。

    现在,伊藤敏很希望能从这几名被俘的抗日分子中找出负责人来,他希望能够问出雷鸣小队的消息。

    只是,他在卖弄完自己的学识后,对面的那六个人中有五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只有那个跪在地上的那个垂着头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在这五个人的目光中,伊藤敏所看到的也只能是仇视和冷漠。

    伊藤敏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嘲讽,于是他不再废话了,他就又接着说道:“知道为什么我说我们不会去阎罗殿吗?

    因为,如果你们拒不交待,我就直接砍下你们的脑袋。

    我也不会拿你们的脑袋当夜壶,但我不介意把你们的脑袋用火烤了,象你们支那人二月二吃猪头那样的吃掉!”

    伊藤敏这几句说的很慢,仿佛是在讲一件浑不在意的事。

    可是,就在他讲完这几句话好,那本就寒冷的空气就仿佛瞬间又下降了十好几度,已是仿佛冻结了一般!

    原来听说东三省的山林土匪用人心做过片儿汤喝,可日本人竟然比土匪还要毫无人性,他们竟然会烤人头吗?!

    伊藤伊的目光再次从眼前这五男一女的俘虏面前扫过。

    他明白了,不动真章只耍嘴皮子终究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

    于是,他一伸手就把自己的指挥刀抽了出来,便走上前去。

    “把头都抬起来!我要先挑一个祭刀!”伊藤敏说道。

    他这么一说,对面的那六个人真的就都把头抬了起来,

    只是这六个人依旧没有人说话,甚至那受伤之人在自己面前都不肯因为痛而呻吟了。

    “不见棺材不落泪!”伊藤敏持刀向前了。

    他并不知道,由于他精通汉语,他现在已经是中国人的外皮日本人的瓤儿了。

    若他不自承是日本人,中国人没有人能看出他竟然是个日本种!

    “先杀哪个呢?”伊藤敏的眼神里冒出了一种嗜血的兴奋,他的目光又在面前这六个人的脸上打转。

    伊藤敏的内心其实是真想杀人的,可是他的理智却是让他又玩了个花招。

    他是研究过人的心理的。

    在战斗中,如果对面的轻机枪在不停的响着,可是士兵们依然会舍生忘死的冲锋。

    可是,如果对面是一名狙击手反而会让士兵们裹足不前!

    这其中的奥妙在哪里?

    其中的奥妙就在于死亡不确定性对人心所造成的恐惧。

    你们不是不肯说吗?那么就让我来给你们制造内心的恐惧!

    依藤敏的眼神随机的会定在对面那六个人的脸上,他接着读取那六个人目光中所代表的含义。

    不屈、绝望、陌视、不屑、悲愤,很好,他终于还是从某个人的眼中读取到了一丝的怯懦。

    可是,这一丝的怯懦肯定是不够的,还不足以让对方崩溃。

    必须要见真章了,伊藤敏的内心愈发的兴奋了起来。

    然后他竟然又说话了:“老子早就看到你这个大模大样坐在大日本皇军面前的家伙不顺眼了!你也太牛了,就是你了!”

    可是那名坐在地上的游击队员却依旧在愤怒的看着伊藤敏,他并不怕伊藤敏,因为他是一个老兵。

    “小鬼子,你不用吓唬我。”这个游击队员说道。

    “老子一家五口死在你们小鬼子手里四口,我现在已经杀死你们六个鬼子了,你就是把我杀了,老子还赚了一个!”说完这句他竟然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巴嘎!”原本以为自己很理智的伊藤敏瞬间就被激怒了,他终于露出了日本人的原形!

    于是,他双手抡刀一刀便狠狠的砍了过去。

    寒冷的天气里有一道更加寒冷的刀光闪过。

    于是在刹那间有一个人头离体而起,而那副身体却如同中国古代中的刑天被砍却了头颅可是他的身体却依然稳如磐石!

    但是,那抗日志士的鲜血如也已经同脸盆里的水一般被泼了出去。

    那鲜红的血泼到了就站在那人身边的那个女兵的身上,那个女兵一动未动只是愤怒看着突然变得疯狂起来的伊藤敏。

    她除了仇恨并不害怕,因为她是——赵一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