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火车两边


本站公告

    当那列火车在山岗那头爬坡的时候,勾小欠兴奋的将拳头砸在了丘顶上:“成了!”



    然后,他就把头缩了回来向后看去。



    这时,他就看到了山丘下那一双双期盼得到了满足同样露出了兴奋的眼神!



    那是雷鸣小队的队员们。



    他们藏身的这个山丘自然比那个山岗高,而那个山岗两面都是狭长的慢坡。



    担当观察哨的勾小欠虽然看不到高岗那头的火车,可是他却能看到那火车烟囱里喷出来的黑烟。



    通过那移动的喷出黑烟的人位置上的变化,他自然是可以推断出火车行驶的速度来的。



    毫无疑问,那火车已经是越来越慢了,就是由于爬坡的原因也不会那么慢!



    “小心,鬼子过来了,准备战斗!”可是好事多磨,这个时候趴在山腰的周让却已是低喝道。



    火车是劫成了,可是对面那些已是汇聚在一起的日军散兵们却向他们这里跑步而来了。



    起先周让通过观察认为在铁道西面搜索的日军也不过三十来人罢了。



    可是等那些日军一集结她才发现,那些日军竟然有六七十人!



    看来,应当是日军已经把铁道西面该搜索的地方都搜索过了,可是他们一集结却发现竟然少了五个人!



    那些日军到了现在应当是意识到有些不正常了,他们搜索这里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可是他们的那五名士兵过了火车道绕到了那个山丘后却一直没有露面,这个就不正常了!



    因此,他们铁定是过来查看的。



    想不声不响一枪不开干掉几十名日军那是不可能的!



    在周让想来,既然小北风他们已经劫车成功,那么他们就是开枪那也在所不惜了。



    至于说远处是否会有带着直射炮的日军的铁甲车闻讯赶来,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于是,刚刚劫车成功的喜欢就又变成了战斗之前的紧张。



    几十名日军越来越近,而那火车也越来越近了,周让频频转头,她也没法判定到底是哪个先到。



    “苟日的,小鬼子有本事你就冲过来,让小北风开火车撞死你!”勾小欠嘴里叨咕着。



    此时他已经忘了小北风弹他脑瓜崩的不好了。



    他说话的声音也比先前高了一些,可是却也被那火车行驶过来的声音掩盖住了!



    而就在这时,那火车驾驶室中的小北风和丁保盛也发现这个新情况了。



    “坏了!”这时正在那火车驾驶室中的丁保盛说道。



    火车道西的那些日军跑的很急,以他们对日军的熟悉,那日军就是副奔作战来的架势。



    “没事,看我的!”这时小北风说道,然后他直接就划开了那火车驾驶室朝西侧壁上的一个窗户。



    丁保盛还想小北风不是要利用他们在火车上的优势对日军用盒子炮进行扫射呢。



    可是,紧接着让丁保盛和那一直在竖着耳朵听动静的那个火车司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就见小北风把上身探出了那小窗户开始向那些正拼命往火车前面跑的日军摆起了手臂。



    可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小北风却已是张嘴大骂开了!



    在那灌进驾驶室中呜呜的风声里,他们就听小北风已是大骂道:“妈了巴子的,你们给我站住!老子要救人不知道吗?!”



    丁保盛也就罢了,小北风所说的话就连那个火车司机都听懂了!



    “妈了巴子”的这肯定是中国话啊,这就是再高明的翻译也不知道用日语如何翻译这个词!



    他竟然敢说中国话,那他穿着日本人的这身皮那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随即丁保盛和那个火车司机却透过那车窗看到正试图在火车驶到之前穿过铁路的日军竟然真的就停下来了!



    为啥呀?这违反常理啊!



    可是随即他们就想明白了这是咋回事。



    此时那列车虽然已经很慢了,可是那列车“哐当”“哐当”的噪音却依旧是很大的。



    那就别说小北风骂“妈了巴子”了,那他就是把小日本的祖宗八代的坟噘得直冒青烟小日本也听不到吧!



    果然,此时在火车下面的日军看来,他们只是看到了一名同伴正把上半身探出车厢正对他们拼命的摆着手。



    说能读懂唇语的人在世界肯定是有的,但是此时下面的这几十名日军中肯定却是没有的。



    在他们想来,那名同伴一定是在愤怒的说“你们不怕死吗?你们竟然要跟火车撞架吗?那就是咱们的天皇来了我也没办法把车马上刹下来啊!”



    于是,那领头的日军军官便犹豫了一下。



    只是,这么一犹豫,他们真的就不可能在那火车到达之前越过火车道了。



    于是,日军止步。



    而与此同时,就在火车那一侧的雷鸣小队的队员们已是开始往那火车冲去了。



    到了这里,那火车真的已经很慢了,周让、小妮子、何玉英三个女兵是最先冲上火车驾驶室东门的小爬梯的。



    这是他们女兵的权力,就算是周让你让她真的象男兵那样去攀爬车厢终究是力有未逮的。



    火车越来越慢,雷鸣小队的队员们随即就将自己“挂”在了那不同的火车厢上。



    而小北风却是依旧在探着身子在和那些已经被火车甩过去的日军大声“探讨”着。



    由于火车变慢那噪音已是变小了,而小北风也不再骂“妈了巴子”了,他已是改成日语了。



    只不过他骂得太兴奋了,以至于铁道西面的日军中有人隐隐听到了一声“八格牙鲁”。



    不过,随着有人告诉小北风“咱们的人都上来了”之后,小北风终于是向那些日军挥了一下手说了一声比较文明的话的。



    他说“撒油啊舅那拉”。



    “鸣笛三声,要长的!火车先不要提速。”这时周让对那个已经被震惊的不知所以的火车司机说道。



    火车现在是不能提速的,因为雷鸣小队的那些队员还在那货车车厢外面“挂”着呢,他们需要转移到货车的车厢里或者驾驶室里。



    “是。”那名火车司机机械的应着,可现在他内心的震惊自然已是比小北风他们的出现更让他无以复加!



    他现在已经确定雷鸣小队这些人一定是传说中的抗日游击队了。



    可是,这小伙子大老爷们能从地上爬上那行驶的火车也就罢了,这大姑娘小媳妇的竟然也这么厉害吗?!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