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急风暴雨式的突围(一)


本站公告

    雷鸣曾经问过自己的队员们,他说那要是我出的主意不好怎么办?



    队员们说,那我们拿不出更好的主意那可不就得听你的。



    雷鸣说,那要是我出的主意最终证明是错的,咱们全军覆没了怎么办?



    队员们说,那大家就一起死好了,你已经救过大家很多回了,这回就当你累了。



    于是雷鸣内心感动。



    而现在,所有人就又都看向了雷鸣,又到了他拿主意的时候了。



    “你说南面的地形还是这样的小山包是吧,密吗?”雷鸣问二蛮子。



    “是,山包之间二百来米一百来米吧。”二蛮子回答。



    “鬼子有多少人?”雷鸣又问。



    “不好说,我估计得有一个中队。”二蛮子又答。



    “东面的地形呢?”雷鸣又问王大力。



    “和这也差不多。”王大力回答。



    “哦。”雷鸣陷入了思索。



    此时雷鸣小队正藏在一片树林里,四面的日军应当都不远了。



    看来这回日军还是发现了他们雷鸣小队的行踪,所以采取了拉网搜索的办法,这回想冲出去不容易!



    可是雷鸣小队的人现在可都是老兵了。



    是老兵那就能稳住架,选择正确的突围方向比盲动要好的多。



    “我看到东面好象还有火车道。”小不点说道。



    “嗯?”雷鸣看向了小不点。



    “就看到一骨碌,在两个山包的中间。”小不点忙又说道。



    一骨碌那就是一段的意思,火车道不可能只有一段,很显然其余部分被山丘挡住了,看样子他们已经接近铁路线了。



    黑龙江西北部的铁路线就那么一条,那是南北走向的。



    “哦。”雷鸣点头,又开始思索了起来。



    不过这回他思索的时间却是短的多,如果第一次思索用了半分钟,那么这回也只能说是片刻之间了。



    “向南走。



    小北风、二蛮子你们两个去当尖兵。



    咱们争取把南面的鬼子放到洼地里咱们打他们个埋伏。



    然后用最强火力冲出去!”雷鸣下令道。



    于是,雷鸣小队瞬间就动了起来。



    雷鸣的队员们没有人问他为什么一定要从日军兵力最多的南面突围出去。



    军队自然是要听指挥员的,但雷鸣的队员们听他的绝不是盲从,而是因为信任,他们现在所有人对雷鸣的决定都选择无条件的信任!



    因为,事实证明,雷鸣每次的决定真的就象下象棋一样,他总是能比别人多看出几步棋来。



    也就是五分钟后,雷鸣小队已是埋伏在了两个相距不到五十米的小山丘上。



    前方是一片谷地,这时正在谷地那侧山丘背面的小北风已是回头开始向他们打旗语了。



    那旗子也并不是红色的,雷鸣小队这回出来压根就没有带小红旗。



    不过,他们却是每人带了块四四方方的土布。



    那布上有现成的套子,想打旗语时也只需要将那块布往临时找的树枝上一套就能比划了。



    如此一来人人就都是信号兵了,比原来反而方便了许多。



    “日军三个小队相距一百米左右,呈‘品’字形前进。”雷鸣看着小北风比划的内容皱起了眉。



    看来这回战斗真的很凶险啊!



    以雷鸣小队的火力合击日军一个小队的孤军还是占优势的,可是对方呈“品”字形过来,可真的就不好打了。



    可是,再不好打那也得打!不冲出去他们雷鸣小队可真的就会让日军包饺子了!



    小北风打完旗语将那树枝抽掉一扔,然后他和二蛮子已是如飞一般的往谷地右侧的一片树林里飞跑而去,边跑着还边把那旗子往自己腰里掖。



    他们想撤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他们两个尖兵在经过了前面这片一百米左右的谷地爬上对面的那个山丘时,就见日军已经已经快到山丘那面的谷口了。



    “大壮你和汤小饼去小北风对面的那个山丘上,快!先合击正面的鬼子,再阻止你那一侧鬼子的合围,掩护大家冲出去。”雷鸣下令道。



    于是现在成了机枪手拿着那挺苏制转盘机枪的大壮和小不点便缩回头往那面去了。



    雷鸣下完这道命令后,随即就又向左面山丘的周让打起了手势。



    这两个山丘之间相距很近,所以不用旗语周让也能看明白雷鸣的意思了。



    雷鸣的意思是让她用最强火力快速的在运动中解决战斗。



    也就过了仅仅一分钟,日军便出现了。



    一个小队不到一百名日军士兵以两列纵队的队形走进了雷鸣小队前面的这处实在显的有些小的谷地。



    可是这两山之间的谷地面积小,到了雷鸣他们所占据的两个山丘间那就更小了。



    要知道,这两个山丘只相距50米那是指空间距离,那山丘可都是有山坡的。



    所以日军也只是走在两个山丘间的最低点罢了。



    雷鸣小队所占据的这两个山头上各有一个人还在借着蒿草的掩护观察着日军的动态,一个是雷鸣,另外一个则是周让。



    至于说其他队员却都已经缩回到了山丘棱线后面去了。



    没办法,为了突围,雷鸣兵行险招,这个伏击阵地委实太小了,如果所有人都露头很有可能就被日军发现。



    而现在既是指挥员又兼观察哨的周让也仅让自己的视线不为那棱线所阻,那都生怕自己的脑门被日军给发现了。



    和日军实在是太近了!



    可这时的她观察着日军走向还没忘往对面雷鸣那里看了一眼,可是这功夫雷鸣却已经不见了。



    周让思索了一下,她便想明白自家小六子在搞什么名堂。



    于是她估摸了一下日军的行进速度却也把头缩了回来。



    周让对雷鸣的猜测是正确的。



    雷鸣眼见日军如果走到自己小队所占的这两个山丘间离自己实在是太近了,他干脆也不观察了,而是根据日军行军的速度估算了起来。



    此时的雷鸣背靠在那土丘的斜坡上,他这一侧所有的队员都看着他,每个人都是双持着那加了木盒子的二十响盒子炮。



    所有队员都明白,这回想冲出去火力必须要猛动作必须要快,只要他们稍慢一点那就会陷入日军的合围之中了。



    于是,就在雷鸣在心中默数了十来个数后,雷鸣将原本斜指向地面的盒子炮举了起来。



    然后,他连打都没有喊只是一振手中的盒子炮!



    就在这一刻,他们这一侧的队员便与他同时转身、露头、抵肩、射击!



    又一场战斗开始了,这回他们,雷鸣小队,能冲出去吗?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