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案情”分析


本站公告

    天亮的时候,雷鸣小队大部已是出现在了另外一片树林里。

    这里距离他们昨夜宿营的地方已经有四五里地远了。

    在昨夜的那团漆黑当中,雷鸣也就是远远的甩出去了一个手电筒。

    而在那手电筒那绝对超不过十秒钟的照亮里,他们多少对昨夜所遇到的事情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断。

    那就是,他们雷鸣小队昨夜有被人偷袭的危险。

    之所以说的这么不肯定,那是因为他们中间有人虽然看到那松林外的荆条丛中有人影,但对方可是没有往他们的宿营地进攻。

    人家既没有扔手雷也没有冲他们开枪射击,这又算哪门子偷袭呢?

    当时就在勾小欠与何玉英打出了那短点射后,现场就变得一片寂静了起来。

    黑暗之中雷鸣小队全都竖耳倾听,可是他们除了那偶尔的风吹枯叶的“哗啦”声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虽然他们搞不清那手电筒中的人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他们也绝不可能在黑暗之中静待天明。

    于是,雷鸣带了几个人留了下来,其余人却是全部转移了。

    白天在宿营之前,雷鸣已经在附近制高点上观察过周围的地形,便让大家向这片树林转移。

    雷鸣小队的队员们这个转移过程真的是很慢很慢。

    只因为他们实在是太熟悉这种黑夜之中的打法了。

    当日伪军在黑夜之中行进的时候,他们将手雷扔出去将那盒子炮“啪啪啪”的打起来,在黑夜之中凭借着无畏给日伪军以致命的打击。

    可是现在风水轮流转,现在却是轮到他们转移了。

    那么在这转移过程中那是绝对不可以发出声响的!

    哪怕走的再慢也不能出声,于是,当他们转移到这面的树林里时天色已经亮了。

    周围派上警戒哨,然后大家就在这个初冬的凌晨聚集在了一起。

    他们必须要分析昨夜的情况啊,昨夜真是一笔糊涂账呢!

    “都来说说吧,昨天是谁先发现敌情的?”雷鸣不在,自然是二当家的周让主持了。

    “我!”小北风呲牙咧嘴的说道。

    这时在那晨光的曦微当中,众人才看到小北风正用左手捂着自己的脑门子。

    “咋了,小北风?”所有人都关切的问道。

    那就是一直和小北风在一起的小妮子却也不知道自家小北风好象是受伤了呢。

    都是当兵打仗之人,小北风自然不会那么不矫情,他便拿下了自己的手。

    而这时众人往跟前一凑才看清他的脑门子上竟然有一个青的薅的紫不溜丢的如同鸡蛋般大的包!

    “咋整的?你撞树上了?”小妮子关切的问。

    “我又没喝酒我撞什么树上!”小北风气道,“我昨晚上就是这么醒的,醒了自然就招呼你们了。”

    小北风话里的意思无疑是说昨夜他是被砸醒的。

    众人再次细瞅他那脑门子上的包,很明显那是被硬物砸的。

    “难道昨晚上有大鬼子二鬼子往咱们树林里扔手雷了没响?”王大力分析道。

    “不可能!手雷就是没响那砸他脑门子上还不得砸迷糊了啊,那不砸迷糊了那也得砸个鹅蛋那么大个的一个包吧!”大壮补充。

    众人点头,这个道理谁都能想明白。

    听小北风这么一说,昨夜树林子里的情况周让也就明白了。

    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复杂的事情,有石头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半夜飞进了树林把小北风砸醒了,他自然是得说有情况了。

    “玉英姐,你们那头有什么情况?”周让转头又问何玉英。

    “我就是听到前面动静不对打了一枪,然后后面就把手电筒甩出来了,我看有人就开枪了。”何玉英说道。

    “哦。”周让点头沉思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现在看来,何玉英那头的情况也很简单。

    可是我记得昨天夜里是小北风先示的警,然后玉英姐那头才开枪的。

    这里的关键那就是是谁把那个石头啊什么东西扔进树林里的。”

    听着周让的分析,众人频频点头便又议论了起来。

    说是敌人也学着他们雷鸣小队在外面投石问路,可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他们宿营的地方离那片荆条林那可足足有七八十米呢,那就是敌人投石问路也不可能把石头甩出这么远的。

    说是有人向正在睡觉的他们投石示警那也绝对是不可能的,这又不是说书人讲的传奇故事,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一时之间,众说纷芸,却是再也分析不出什么别的东西来了。

    “玉英姐,你们昨天夜里都听到什么动静了?”周让又问。

    雷鸣小队宿营前,他们自然都是经过那片荆条林的。

    此时虽然是初冬,但那荆条却还没有完全冻实,那种荆条很坚韧但并不是枯枝,绝对不会象踩在枯枝上发出那种“嘎吧”的声音的。

    “我听着也不是很清楚,那声音挺奇怪的,声音也不大。

    对了,小欠你说说,昨天夜里不是你在那里布置的机关吗?”何玉英又转头问一直在那里听大家说话一言不发的勾小欠。

    而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平时总是很能说表现欲很强的勾小欠天亮以后可是没说话!

    .“啊?问我啊!”勾小欠眼神闪烁了一下。

    “废话,你值哨不问你问谁?”大壮怼了他一句。

    “我也没嘎哈啊,我就是把些荆条wei弯了然后用布条子系在旁边的荆条上了。”勾小欠说道。

    听勾小欠这么一说,何玉英便恍然大悟了。

    “对,我就听到好象有‘呜呜’的声音,我觉得不象是风声,我才开的第一枪。”何玉英说道。

    “那要这么说,昨夜小欠设的机关肯定是起作用了。

    玉英姐说的那个‘呜呜’声肯定是有敌人趟在了荆条上,那荆条就弹起来发出来的声音。”小北风感觉自己也明白了。

    众人一听小北风这么说都觉得,嗯,有道理。

    “行啊,咱家小欠真不孬!”周让表扬勾小欠道。

    “嘿嘿,歪打正着,歪打正着!”勾小欠极是难得的谦虚了起来,可是他的小眼神却是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小北风脑门子上的那个大包。

    “哎,队长回来了,看看队长怎么说。”这时有队员说道。

    果然,雷鸣已是带着林毅、巴特尔、小不点在树林外出现了。

    “怎么样?”当雷鸣走到众人跟前时周让忙问道。

    “昨夜确实有人要进咱们的营地,我们看到血了。”雷鸣直指主题。

    众人听雷鸣这么一说心中都是一紧,哎呀,如此说来昨夜好悬了!

    “可为什么他们又跑了,如果是敌人他们不该大举进攻吗?”周让困惑的问。

    “也许敌人比咱们人少,是昨天溜掉的伪军来找咱们报仇他们想摸进咱们的营地捣乱,也许他们也只是想抓咱们一个人两个人当俘虏。

    我跟着血溜子往前看了看,他们人不会太多,有没冻实的湿土上有他们的脚印子,不过穿的又不是小鬼子的大头鞋。

    再往前我就没去,是开阔地了。”雷鸣再次分享侦察回来的情报。

    现在看来还是一头雾水啊,一时之间,众人又众说纷纭了起来。

    而这时雷鸣便看到了小北风头上的包,他诧异了一下,然后问道:“昨天是你先出的声吧。”

    “是,也特么的不知道哪路山神爷,想给咱们报警却非得把我的脑门子砸个包!”小北风气道。

    “嗯?”雷鸣愣了一下,他又看了一眼小北风脑门子上那个看起来很是有些搞笑的大包,随即便似乎明白了什么。

    然后他就又看向了勾小欠问道:“勾小欠,那个荆条子林里的机关是你设的吧?”

    “啊?是啊!”勾小欠一看雷鸣看向自己的眼神,他那小眼神就再次闪烁了起来。

    而雷鸣并没有再说话。

    可是这个时候,小不点却忽然跳了起来一指勾小欠大叫道:“我说的呢,勾小欠,你干的好事,你的事情败露了,你给我老实交待!”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