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总是被当枪使的伪军


本站公告

    “连、连长,也不知道前面那几个日本人,不,那个伊队长他们跑哪去了,要不咱们歇歇吧!”一个伪军排长也向自己的连长告饶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他们已是在山野之中急行军三个多小时了。

    由于他们这个大杨树屯一带从来没有出现过“敌情”,那他们伪军都是吃三顿饭的。

    哎呀,你可别小瞧这吃三顿饭!

    就这年月老百姓那都是吃两顿饭的,就是日伪军由于做战的需要敢说一日三餐的那都不多!

    当然了,如果换成中国的古代那只有官宦以上的人家才吃三顿饭的。

    “行,咱们跑到前面那个山包的树林上就歇歇!”伪军连长也点头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他也跑累了。

    如果平时只吃两顿饭那也就罢了,可是这总吃三顿饭,到点不吃那还真饿啊!

    于是,他们这一个排的伪军又往前跑了五百多米终于是爬上了前面的那个有着树林的山包。

    有伪军士兵才进了那个山包的树林里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个干爽的地方坐了下来。

    今天气温还真的高,他们跑的浑身大汗那就不说了,由于雪水融化他们那鞋已是成了大泥坨子了。

    所以,那士兵却是直接就把刺刀从枪上卸了下来开始咔拭鞋了。

    (注:咔拭,东北方言,类似于“刮”的意思)

    说实话,他们这支伪军已经好久没有遭过这种罪了,于是有人坐下了其他人跟着就坐了下来。

    骂娘他们是不敢的,连长是和他们一起跑的,但是那“哎哟”声自然已经连成了片。

    倒是那个张连长和他的排长到底有那当官的自觉性,两个人却是往山包上去了。

    到了这个山包那也算到了制高点了那怎么也得看看前方究竟是什么情况的。

    只是他们两个才爬到那山包的半腰就见上面却是下来一个人。

    那个人手里拎着把盒子炮,虽然他们没有和那个人说过话却也记得社位是那位伊队长的手下。

    “你,下去叫他们闭嘴!”那个人一指那个排长说道。

    “你,上来我们队长找你!”他又一指那个张连长道。

    就这个人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瞬间便印证了那个张连长的判断,多亏自己小心哪,前面这几个家伙真的是日本人!

    于是,张连长跟着那个人就往山包上跑,而那个伪军排长也忙跑回去制止士兵的喧哗。

    张连长随着那人哈腰跑到了那山包顶上时他便看到几个日本人却是都趴在树后面呢,而那个伊队长手里还拿着望远镜向前方观望着。

    那几个人手中的盒子炮都已经掏了出来,甚至已经将那木壳子装了上去正抵着肩,正是一副大敌当前的架势。

    这位伪军张连长赶紧趴了下来躲在一棵树后向前方望去。

    前方,那是一片开阔地,过了六七百米那里才有树林。

    张连长瞪大了眼睛却也只是看到了那成片的还挂着淡褐色的树木。

    那树之所以是淡褐色的,那是因为前面那是片玻璃哄子。

    那树实在是密集了,他实在没有发现那里有没有人。

    当然了,他心里明白,那树林子应当是有人的只是自己看不到罢了。

    否则,这几个日本人不会停下来。

    而自己的人为什么能追上这些日本人,那是因为前面的开阔地阻止了日本人向前。

    对面树林中如果真的有抗日游击队的话,那这几个人走上开阔地那就是枪靶子了!

    自己可得小心点,这几个日本人可是不好惹,那个张连长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了。

    现在看这七个日本人应当都会说中国话,另外他们竟然还用盒子炮,这日本人用盒子炮他还真是头一回见到呢!

    作为伪军连长他当然见过日本人,他们自己连队那就有给他们做顾问的日本人。

    只是那个家伙虽然说也很孝忠于那个什么日本天皇,但那就是个酒囊饭袋!

    这不,他们接到了上面的命令上道搜索检查什么雷鸣小队,那家伙由于昨晚喝了个烂醉都没有跟他们出来!

    而这时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伊藤敏放下了手中望远镜扭头看向了张连长做了个招手的动作。

    那个张连长忙爬了过去,还习惯性的点了下头。

    点头哈腰奴才相,这都是他跟他的那个日军顾问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

    “对面树林子里有两个人,让你的人攻上去!”伊藤敏命令道。

    “啊?是!”伪军连长忙再次点头答。

    他倒爬而回去招呼自己的士兵去了。

    “队长,如果对面真是雷鸣小队咱们的兵力够用吗?”眼见那伪军长连长下去了,伊藤敏的一名手下这才问道。

    “所以不能掉以轻心!我和你们说过了,这个雷鸣小队很厉害!

    咱们现在进山太深了,就让他们先去试探下虚实吧!

    另外,咱们就在后面看着,绝对不要开枪不要暴露自己!”伊藤敏回答道。

    伊藤敏所说的他们那自然是指后面伪军的人,他现在自己只带了六个人那才不会主动出击呢。

    要想消灭对手那就得了解对手。

    想当初伊藤敏在研究雷鸣小队的资料时那是越研究越心惊。

    通过对些资料的总结,他隐约的还是能摸到雷鸣小队的一些特点的。

    比如,枪法很准,比如,行军能力很强,比如,军事素养比一般的抗日队伍要高,等等。

    他看着那每一次怀疑中的雷鸣小队“作案”的案例的时候,他就在想,这个雷鸣小队究竟是怎样在他们大日本皇军和满洲**的重兵讨伐下活下来的。

    他也曾设想把自己放在雷鸣小队的位置进行换位思考。

    他就觉得就算凭借着自己对大日本皇军的了解,在某些作战中自己应当可以活下来的,但有些作战中无论如何自己也是活不下来的。

    可是,雷鸣小队却一直这样活蹦乱跳的!

    尤其这回那个少将被再次出现的雷鸣小队给击毙后,雷鸣小队却是又跑了出来,对方擅长以少打多以弱胜强啊!

    要是说雷鸣小队只是从战斗力较弱的满洲**手下逃了出来,那他伊藤敏也可以理解。

    可是,这回人家却是又从一千多人皇军手下逃出生天,并且,又且又造成了大日本皇军近百人的伤亡。

    所以他伊藤敏难道能指望自己这区区七名特别搜查队的人和几十名满洲**把人家拿下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自己为什么不让那个些满洲国的人冲在前面而自己观望在后对前面那支神秘的雷鸣小队一探虚实呢?

    截止目前,他伊藤敏也只是借助于望远镜才好不容易发现对面的树林里有两个人,那种类似于观察哨的存在。

    对方真的是太小心了,如果自己不用望远镜根本就发现不了人家!

    窥一斑而见全貌,这个细节是否也说明了雷鸣小队的可怕呢?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