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一枪穿心


本站公告

    仿佛冥冥之中真的就有天注定一般!

    雷鸣和周让正打算动手呢,他们两个就听到那名戴近视镜的日军军官突然说了一句话。

    而这句话雷鸣还真就听懂了,那名日军军官说的是“将军回来了”。

    于是所有人自然都向树林外望去。

    远远的有一队日军正出了一片山谷往这片树林走来,想必那个日军军官所说的将军就在其中!

    而这时,雷鸣就动手了,他一转身站起双手已是各按住了那两名日军士兵的脑袋狠狠的就往一起撞去!

    而就在这一撞所发出的“崩”的一声里,周让已是抄起面前的步枪的枪管然后把枪托向第三名日军砸去。

    雷鸣在把头两名日军的脑袋撞到一起后也不管这两个人的死活,他也没时间管,算上周让刚用枪托砸到耳根子上的那个可还剩仨呢!

    那能不开枪当然是不开枪最好,一开枪对面的日军可就有防备了。

    至于让日军喊两嗓子倒是不怕,那头的日军离他们足足有四五百米呢!

    他们这面一动手,那三名日军自然已是察觉了。

    雷鸣已是直扑第四名日军士兵。

    日军的第四名士兵愣了一下之后却是正端枪在那拉动枪栓呢!

    这名日军士兵这拉动枪栓很明显就是缺乏实战经验的表现了。

    此时双方如此之近,你拉枪栓根本就来不及射击的!

    而这时雷鸣的手就已经握住了那三八步枪的托木了。

    雷鸣也怕这名日军士兵扣动扳机,他却是用力的把那支步枪往前一怼。

    这就又是雷鸣在作战经验上的体现了。

    他为什么要把步枪往后怼而不是往前拉?

    那是因为所有步枪的扳机那都是用食指往后扣的,只有重机枪的压铁才是往前按的。

    这名日军士兵的反应其实也不能说是慢,他已经在扣那板机了。

    他是那名日军少将的卫兵,他并不见得非得把雷鸣这个假冒的同伴给毙了,他是希望把枪打响,给过来的将军鸣枪示警呢!

    可是雷鸣把步枪往后一怼,他那扣扳机的手便脱手了,那食指自然没有扣到扳机上。

    如果雷鸣要是把枪往前拖那就不一样了,枪往前去,那名日军的扣动扳机的食指再往后扣,那枪也就响了!

    那名日军士兵哪料到雷鸣力气是如此之大,他一见自己步枪瞬间就被雷鸣抓到手里去了,于是他“哇”的大叫了一声转身便跑!

    可是这时雷鸣已是单手把那支步枪给抡了一起来,雷鸣下手可是比周让准多了也狠多了。

    周让砸那名日军士兵用的是巧劲直接砸在了对方的耳根子处,那里是人体要害。

    可雷鸣这一下子却是直接就砸在了这我三名日军士兵的后脑勺。

    于是一瞬间这名日军士兵的后脑勺就被开了瓢了,那红的血白的浆就溅了出来!

    而这时那名日军军官却已经捂着眼睛仰面倒了下去,周让正用枪托往这名日军军军官的脑袋上砸呢!

    要说这里头最悲催的其实反而是这名日军军官。

    他见到穿着日军军装的雷鸣和周让突然袭击起自己的人来了他也意识到出事了。

    可是他却是把注意力放错地方了,他却是掏出王巴匣子冲那名日军的胆小鬼比划上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他的认识逻辑也没毛病。

    这名日军的胆小鬼可是跟雷鸣周让一起回来的,那雷鸣和周让是抗日分子假扮的都开始袭击大日本皇军了。

    那么,自己正问着话的这名日军士兵那也肯定是抗日分子假扮的啊!

    所以他骂了声“八嘎”掏出王巴盒子却是奔着那名日军胆小鬼指去了。

    那名日军的胆小鬼在雷鸣伸手把那头两名日军撞晕的时候他还没觉得害怕,可是周让一抡那枪托却让他害怕了。

    在先前的白刃战中,他好多的同伴就是被人家用枪托给抡倒的。

    此时的他却是已经留下心理阴影了!

    只是天知道,这名日军的胆小鬼他的求生**为什么会这么强烈。

    他眼见着这名军官要毙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一种求生的勇气来,他却是用力推那日军军官一把。

    这一把推的这个寸啊,却是正推在了那名日军军官戴的近视镜上。

    然后他也不管什么情况了却是一转身就往树林深处跑去了。

    在他的下意识里那当然是树林深处才安全树多了可以挡子弹嘛!

    而那名日军军官其实是个文职军官,他却正是先前给那个苏联白匪军特佩罗夫写欠条的那个文书。

    他腰间佩带的那支王巴匣子更多的时候也只是摆设罢了。

    所以他在掏枪之时都忘了顶火就向着那名日军的胆小鬼指去了。

    而日军胆小鬼的那一推却是怼在了他的脸上,于是他的眼镜便被怼在了地上!

    只是还没等他找到眼镜呢,周让的枪托便又直砸了下来。

    至此,六名日军,五个倒下了一个逃跑了。

    而雷鸣和周让一看那个逃跑了的日军胆小鬼不由的都乐了。

    因为那家伙跑是跑了却只顾逃命却压根就没有喊!

    他的手中倒是拿了一件武器,只是那件武器却是他的马刀,那家伙却是把自己的马步枪给扔在原地了!

    “你补刀,看着那家伙,我要动枪了!”雷鸣急道。

    日军人多他和周让人少,在这片刻功夫里就放倒了五名日军。

    雷鸣怕这些日军把枪打响了,却是都来不及看这五名日军是否都被他们打死了。

    雷鸣这头拾起那支用日军衣服包裹着的狙击步枪将那枪架在了一棵树的树枝上就向远方瞄去。

    而周让已是步枪装上刺刀往那地上或者已经不能动的或者还在抽搐着的日军的身上捅去。

    用望远镜当狙击镜头看那就是清晰,雷鸣很快就捕捉到了那名在周围军官士兵簇拥下的那名日军少将。

    而此时那名日军少将却是依旧在给他手下的军官讲,为了对付雷鸣小队,关东军上层已经抽调了什么样的人多少人来组成那支特攻队呢!

    可是这个时候“叭勾”一声,雷鸣扣响了扳机。

    四百米的距离对于雷鸣来讲又怎么可能把子弹打飞。

    于是,雷鸣真的只打了一枪,而这一枪,注定——穿心!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