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遭遇骑兵(一)


本站公告

    雷鸣自然不想让自己的只是顺着两国的边境线跑。

    可是这段边境线的地形也是气人。

    苏联那头眼见着山高林密,可是他们这头依旧是丘陵草坡,敢情这段苏中边界就是以那山林与草场的交接线为界的!

    如果中方这一侧同样是山高林密,雷鸣早就带人钻山林里去了,这总沿着边境线跑可是太危险了。

    雷鸣自然明白,胡广生和安德列熟悉这里的地形,那日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却是更不敢带着队伍从边境线往回跑了。

    这面可都是草场缓坡,一向机械化程度很高的日军很容易在制高点上发现他们的。

    于是就在这样的策马奔腾之中,在苏联那头那个唯一的士兵的“伴随”之下,雷鸣他们一路向东北方向跑去。

    在又跑了一个多小时后,雷鸣终于惊喜的发现中国这一侧有树林了。

    他在纵马冲上一个丘陵的顶端向前看时,见那片树林的面积还真不小。

    不管怎么说,他们进入到这片树林中后日军远处是不可能发现他们的。

    而这时,胡广生也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过了这片树林可就快到了那个在国界上有争议的地段了。

    “再加把劲儿!离进山不远了!”雷鸣高喊了一声,他又策马从那丘陵的上面冲了下去。

    就在那马蹄将那草场上草皮都刨的一片乱飞之中,雷鸣距离那片树林已是越来越近了。

    可是,这个时候心中忽然警兆顿生,因他看到了那树林中竟然有利器的反光!

    “准备战斗!”雷鸣高喊一声便把背在身上的盒子炮抄了起来!

    而雷鸣的话音未落,所有人就在己方那马蹄震颤的声音中听到前方传来了更加沉闷的地面震颤之音!

    然后他们就看到前方树林中有日军骑兵的影子闪现,那树林中竟然埋伏有日军的骑兵!

    “啪啪啪”雷鸣手中的盒子炮率先响了起来,有一名冲在最前面的日军军官刚刚举起手中的马刀就中枪从马上栽了下去。

    可是,这可是骑兵啊!

    那名日军军官手中的闪着森然寒光的马刀掉下去了,可是其余日军却已策马冲出了那片树林!

    日军,有多少不知道,但是就在已近中午的阳光之下雷鸣他们就见前方是一片冷气森森的刀影!

    这支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进这片树林里的日军开始发动冲锋了,这竟然是一场遭遇战!

    “散开!发挥火力!”雷鸣高喊声中,眼见前方日军的战马距离自己只有不到百米了!

    “啪啪啪、啪啪啪”雷鸣这伙人手中的盒子炮便响了起来。

    一瞬间就有十多名日军士兵中枪跌落马下。

    可是,什么是骑兵?骑兵冲锋以马刀对步兵那却是更有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的。

    那已是奔腾起来的日军士兵根本就不管前面己方已是跌落马下的同伴。

    他们任自己的座骑踏上自己同伴的身体便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冲了上来!

    而雷鸣他们这头的几架大车有了雷鸣的提示也只是刚刚把把马车散开,日军的骑兵就冲上来了!

    于是在这一刻便发生了一场锋利无匹的马刀与盒子炮这样的近战利器之间的殊死碰撞!

    “啪啪啪、啪啪啪”所有人手中的盒子炮都响了起来,而日军的马队也到了!

    这场碰撞来的太快了!

    日军骑兵冲的很坚决!

    雷鸣他们的子弹固然击中了前面的日军,可是没等前面日军掉落下地后面的日军就又冲上来了。

    终于有日军骑兵向着雷鸣他们这支混合小队挥动起了马刀!

    雷鸣自然是首当其冲和日军撞上的。

    战场上多次的死里逃生已是让雷鸣变得极其冷静起来。

    他现在管不了自己身后的队员了,刚刚他也只是拿眼睛一瞄便知道自己要在在这日军骑兵的冲锋中活下来至少得打死四名日军

    因为这四名日军就是自己前面日军骑兵冲阵的“厚度!”。

    此时的他已是双手持枪了。

    “啪啪”雷鸣第一次的射击里,他正面第一名日军从马上栽了下去,那日军的战马从他的身边急驰而过。

    “啪啪”雷鸣第二次射击时,第二名已是对他挥起马刀的日军到底没有子弹来的快被他击中了头部,那马刀贴着雷鸣的左腿就掉落了下去。

    而随后日军的第三名骑兵手中的马刀则已是奔雷鸣的右肩斜砍而来了,雷鸣这回想开枪都已经没有时间了!

    于是雷鸣也只有本能的将右手的盒子炮迎了起来。

    “狰”的一声,日军那把锋利的马刀直接就砍在了雷鸣那把二十响盒子炮的枪管上!

    雷鸣的这只盒子炮那可是德国原产的!

    于是这德国钢铁与岛国锻造便来了一次硬碰硬!

    可此时的雷鸣哪有功夫管那枪伤的如何,只要那刀不下来便好!

    “啪”雷鸣的左手枪又响了,那名日军骑兵面带惊讶的冲过了雷鸣的身边却也从马上掉了下去!

    他实在搞不懂对方竟然能用盒子炮的枪管挡住自己这致命的一劈!

    四名日军骑兵眨眼间又到了。

    这日军骑兵的冲锋还真是紧密,这回更不给雷鸣开枪的时间了。

    眼见着日军的刀又劈过来了,雷鸣也只能下意识的一提缰绳!

    于是雷鸣骑着的这匹马便往起一跳,那马头却是替雷鸣挡了一刀!

    雷鸣一骗身就从那马背上滚了下去,这第四名日军骑兵在间不容发之际冲了过去。

    而雷鸣终于是暂时安全了,因为敌阵已经被他“刺穿”了!

    雷鸣逃过一劫,可雷鸣的身后则也同时开始生死大战了。

    “勾小欠小心!”已是跳下最后那架马车的汤小饼高喊了一声。

    此时勾小欠坐在那马车上向日军射击呢!

    要说勾小欠的战斗素养也只能是一般,但他逃命的意识却是一流的。

    他听到了汤小饼这声喊也不东张西望,却是直接往旁边一滚直接就滚下了马车!

    日军一名骑兵随后就冲到了,那日军骑兵手中锋利的马刀直接砍在了勾小欠原来坐的位置上。

    而与此同时,汤小饼手中的盒子炮响了,那名日军骑兵便也中枪落马,

    可是紧接就听一声马鸣拉着那架马车的那匹马便轰然倒下了,因为有日军一刀正砍在了那匹马脖颈上。

    前面的那马一倒那马车可就趴架了,车前面的驾辕直接就杵在了地上,正在车上的何玉英、小妮子、周让他们几个人的身子自然就是一颤。

    一名日军骑兵的马刀又到了!

    周让滚落在地抬枪急射,有日军的马刀直接就砍在了那车板儿上,可是那战马的肚子也被子弹击中。

    战马吃痛猛然一跃,一只硕大的马蹄贴周让的脑袋就踩了过去。

    周让感觉到了痛,自己头发生生被那战马的铁蹄刮断了些许。

    周让还是幸运的,可是胡广生的一名手就就没有那么不幸运了。

    他“啊!”的大喊了一声,他的左臂却是已经被日军骑兵那锋利的马刀齐肩砍断了。

    他直接就从那马车上滚落了下来,而这时他就看到有日军战马那钉着马蹄铁的大蹄子已是冲着他踏了下来。

    躲是肯定来不及了,于是他一扬右手的盒子炮就冲上扣动了扳机。

    然后那匹战马的铁蹄就硬生生的踏在了他的脸上!

    可是随即那匹战马也是一声嘶叫直接就尥起了蹶子把上面的日军骑兵掀了下来。

    只因为那匹马在将胡广生那名手下的脸踏得一塌糊涂之际,那人也将几发子弹直接射进了那战马的腹部。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