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殃及池鱼


本站公告

    雷鸣带人再次开始了逃亡。

    他的判断自然是对的,他们现在有骑马的也有坐马车的可是就没有用那两个脚板徒步跑的。

    日军一共来了两卡车的士兵,可是那卡车却都已经被雷鸣他们打停在了原地。

    日军惊讶于雷鸣他们准确的枪法,往上攻击的时候就有点犹豫,却是又给了雷鸣小队和胡广生那伙人会合在一起沿着边界接着逃亡的机会。

    随着战争的深入,敌我双方根本就没有打那人海战术的。

    抗日武装武器没有日军的好,又珍惜自己士兵的生命,不到万不得已才不会和日军硬拼。

    而日本关东军那却是训练有素的,他们又何曾用过人海战术?

    于是雷鸣他们在山那头赶马急奔,日军这头一共也只是派了二十来名士兵过来,按照平时他们所训练过的进攻战术交叉掩护着向那山头上攻来。

    待那二十来名日军士兵冲上了那小山的山顶,雷鸣带人却已经跑出去五百多米了。

    “叭勾”,日军士兵便从那山顶上往下跑,有子弹随后就追了过去。

    可就在日军冲下山的时候,意外便发生了。

    他们依旧是冲着远去的马车射击着。

    可是他们却忘了一件事情,这时他们可是按着与水平面平行的角度射击的。

    那三八大盖的子弹能飞出去多远?说八百米毙敌那是个例但也得算是有效射程吧。

    可那子弹却绝不会飞到八百米后就不接着飞了,三八大盖的标尺上那可标着24呢,那意思是那子弹能飞出去2400米呢!

    而此时雷鸣他们是沿着国境线向着东北方向跑的,他们的左面就是那条小河,小河的左面可就是苏联的国境了。

    于是那子弹在击雷鸣小队不中后便飞进了苏联的国土。

    要说只是飞进了苏联的国土那也就罢了,问题是那小河边可是还有一队苏联骑兵在隔河与雷鸣他们如影随形呢!

    刚刚雷鸣小队在纵马冲山的时候,那些苏联骑兵自然也不跑了,他们却是隔岸观火看起热闹来了。

    所谓看热闹不怕事大,那可不光是中国人,那就是苏联人那也是一样一样的。

    他们满以为这伙妄想进入到苏联境内的中国抗日分子攻那个日军的哨卡得攻一会呢儿。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连五分钟都不到那个日军的哨卡就被他们本来也很是有些看不起的中国抗日武装给打下来了。

    那名带联的苏联军官还特意在望远镜里观战了呢!

    说实在话他很是惊诧中国的抗日武装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战斗力!

    然后,雷鸣小队跑下来与胡广生他们会合沿着河岸跑,他们自然也是要寸步不离的跟着的。

    再然后,也就是现在,日军开枪了,三八大盖的子弹便飞进了他们苏维埃共和国联盟的国土!

    飞进他们的国土这可就是外交事情了,可问题是也不知道怎么有一颗子弹打的就那么巧!

    那子弹打雷鸣他们没打着却是直接打在了这队苏联骑兵所骑的一匹战马上!

    距离已经很远了,那子弹的动能已是处于衰弱之中了。

    可是再衰弱那也子弹,于是那子弹未能将那匹战马打倒却是把那匹战马打惊了。

    那匹战马一吃痛就尥了个蹶子,直接就把马上的那名苏联骑兵给掀了一下去!

    你说这不是飞来横祸吗?

    苏联人的脾气那也是很暴躁的,有士兵就把手中的马步枪举了起来向越追距离雷鸣他们远的日军士兵瞄去!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的军官发话了,这枪不能打!

    这枪要是一打起来那不等于直接和大日本帝国发生冲突了吗?

    战争年代开一枪的事情那自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那得分什么时候?

    他们要是与日军形成了对射,那可就是外交事件了,此时日本关东军却是已在伪满洲国陈兵几十万了,这对苏联的压力也很大!

    所以你说这一枪的事情小吗?

    外交无小事,那若是再过几年,中国北平宛平城外那也只是因为某个日军士兵拉肚子失踪了,那日军便炮轰宛平城制造了七七芦沟桥事变!

    所以此时很有着大局意识的这名苏联军官及时制止了部下对日军的的反击!

    可是这一幕却是被坐在马车上的勾小欠发现了。

    “哎,那头老毛子被小鬼子用枪给打下来一个哎!”勾小欠扯脖子就喊。

    勾小欠这么一喊大家自然都往河对岸看去。

    可不是吗,那名长得身强体壮的苏联士兵却是正从地上往起爬呢,而远处则是一匹狂奔受伤的战马!

    “***、***”安德列见此情景扯脖子冲着苏联红军们就高喊了一句俄语。

    这话雷鸣小队别听没听懂不知道,反正雷鸣却是听懂了。

    安德列所喊的那就是一句骂人的话。

    翻译成中国话的大概意思那应当是酱婶儿的。

    你们这帮完蛋玩应、窝囊废、没用的东西!让那么矬的小日本给打了你们都特么的不敢还手!还特么的战斗民族呢!调(diǎo)!

    安德列再怎么说那也是白军,当然了,白军那是他们自己的称乎,人家苏联红军却是从来都称呼他们为白匪军的。

    虽然说安德列并没有那些很较真的是非观念,他也不是土生土长的俄罗斯土著人。

    可是毕竟双方原本是敌对的,他看着苏联红军也不可能不来气。

    只是他这么一嗓子自然就把那头依旧在跟着他们平行奔跑着的苏联红军的白脸给说成了黑脸了!

    谁乐意受气啊!

    便又有苏联红军的士兵将枪指向了雷鸣小队。

    可是安德列却依然有对付的,他却是又冲那头的苏联红军的英雄好汉们喊了一句。

    这回他喊的翻译成中国话那自然是,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又没冲你们打枪,你们跟我们叽歪个屁!

    安德列的智商那是中国人的,应当说中国人的智商还是比较高的,可他偏偏又格外熟悉苏联人的脾气秉性。

    就他这两句话你说把隔河奔跑的苏联骑兵们给挤兑的这个难堪啊!

    那名苏联军官也挺不住劲了。

    刚才那事确实是日军“失礼”在先,自己这方要是一点表示没有那是显得太懦弱了!

    于是那军官灵机一动便给那正在纵马奔跑的部下下了一道命令。

    然后河这头的雷鸣他们就看到苏联红军们真的就举枪了,只不过他们却是将那枪口指向了天空。

    “啪啪啪”一片杂乱的枪声直接就压制住了远方日军那稀稀落落的枪声。

    而这时那头的日军也才意识到不对了,自己伙真不能再开枪了。

    他们也无意在两国边界上挑起事端来,于是他们也只能停止了射击。

    如此一来,真的就把雷鸣他们这些人成全了。

    他们这回却是放心大胆的纵马狂奔!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