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火车上的同路人(三)


本站公告

    现在谁是这支日伪便衣队的最高长官?那当然是勾小欠勾太君了。

    勾小欠这一声“巴嘎”就意味着“日本主子”表态了,你们喝酒可以但动滴的不行。

    于是,小妮子便冷冷的看着小北风和那李开眼道:“喝酒就喝酒,那酒可不是喝狗肚子里了!

    你们两个再敢跟老娘贼眉鼠眼的,小心老娘用枪把你们脑袋打放屁了!”

    哎呀我勒了去,就小妮子那副架势那简直是双枪女驼龙再生啊!

    小妮子说完这句话这才收了枪坐了回去,算是给了勾小欠勾太君一个面子。

    勾小欠虽然是在装日本人,他心里却是在憋不住的乐。

    那小妮子的枪是指着小北风可是她又怎么可能开枪?

    那枪举的就是个幌子,那打这个李开眼的这个耳光那才是真正目的啊!

    为啥李开眼会挨揍呢,因为他勾欠了。

    看来啊!看来自己以后可得小心点了!

    自己玉英姐都说了,现在都成男人了那可是要稳重点,别以后让人瞅不起!

    而这时主角们都表演完了,那跑龙套的也该过来了。

    于是,雷鸣小队其他队员便凑了过来拉勾小欠勾太君坐下,说一些无非是太君息怒之类的毫没营养的话。

    经小妮子这么一闹,小北风和李开眼自然不好再谈女人了。

    李开眼可是知道这里没有自己动手的地方,这里有可是有日本人呢,借他俩胆他也不敢惹日本人。

    所以,他刚刚的这个大嘴巴也就算白挨了。

    李开眼眼见小妮子刚才举枪对小北风便以为那小妮子也是土匪出身呢。

    想来是小北风平时就想偷鱼没成却总惹一身腥,今天又撩骚结果却是把自己也拐里去了呢,他也没有以为小北风是在祸害他呢。

    因为,虽然自己挨了个大嘴巴子,可是刚才那女的可是拿枪指着小北风的头了不是。

    眼见着经过刚刚这么一出有点冷场,这时站在过道里“看热闹”的雷鸣便及时插话了。

    “说女人嘎哈?还是咱们还是说好吃的吧!”他开始打圆场了。

    “那好吃的有啥可说的,要说我吃过的好东西那可比你李大哥吃过的多多了!”小北风便又接口道。

    此时他看着李开眼那已经变得有些红肿的脸忍着心里的笑,心道你敢看我那火辣辣跟朝天椒似的媳妇,小心你李开眼变成李闭眼!

    “老弟,这为兄的不能说走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但只要这东三省有的就没有大哥我没吃过的!”李开眼终究是把话茬又接了上来。

    “快拉倒吧,李大哥,不吹你能死吗?我喝过片儿汤你喝过吗?”这时小北风却是又吹道。

    “想当年,我们大当家的把仇家八口人绑在了树上将那个啥用刀剜了出来做了片汤。

    嘿嘿,人心片汤,就那滋味……回味无穷啊!”要说吹牛谁不会啊,小北风便把当年他干爹北风北的事情添油加醋给说出来了。

    一听小北风说道喝片汤,李开眼也忘了疼了,他和小北风都是土匪出身嘛,那自然就有共同语言。

    你说他平时能跟谁大街上一拍肩膀说,喂,兄弟,你喝过人心片汤吗?

    人家怕不怕他不知道,但以为他精神有问题那却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啊,你不就是说那个片汤吗?想当年我也喝过啊!”李开眼接口道。

    “当时我们大掌柜的那个仇家可是比你们那仇人多,整整十个不大的小崽子!

    什么大老婆小老婆家的全部拿下,男的喝片汤,女的嘿嘿……”那个李开眼刚想再往小妮子那头看随即却是板住了。

    现在他脸还疼呢,可不能记吃不记打!

    可是当李开眼说到这里时,一直在旁边旁听着的雷鸣心中就是一动,因为他看到安德列的眉毛却是极轻微的挑了一下。

    嗯?雷鸣感觉自己好象明白了点什么。

    于是他突然插话道:“李大哥你们一杀就是十八口,那你们在当地那可是大绺子啊!”

    “那是!”此时李开眼说在兴头上那话可就没收住。

    于是,就听他再次说道:“想当年,那时我还是小崽子呢。

    当时我们的大掌柜的那就是我们现在的营长。

    嘿嘿,这回做了满洲**投靠了皇军这也算修成正果了!”

    “这事不对吧。”雷鸣却是再次接话道。

    “啥不对?哪不对?”李开眼一扬脖问道。

    “嘿嘿,李大哥,我就不是绺子里出来的,那我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呢!”雷鸣就又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刚才你李大哥可是说了,你们在当地是大绺子,那你再大的绺子那也不能动当地人吧!”雷鸣问的很困惑。

    可是雷鸣嘴里这么问着,装作低头却是又向安德列那里扫了一眼。

    虽然安德列已经把脸转过去看窗外去了,但是,雷鸣敢打保票!那个安德列却是已经把耳朵竖起来了!

    这就是雷鸣的感知,雷鸣的感觉就这么准,不容怀疑!

    只可叹此时一尽巴结日本人想给自己找个后台的李开眼却哪知道雷鸣这面的人是怎么想的,他便又说开了。

    其实在他看来,他所说的事那已经是陈芝麻料谷子的事了。

    他今天就已经三十多岁了,他现在所说的事那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

    原来,他们是山林里的土匪那自然也怕让仇家知道,可是现在他们可是满洲**,他们结的血债多了,所以他却已经把那件事当回事了。

    “嗐,我们现在是投了皇军了,现在是驻扎在那里。

    可当时我们可不是当地的,只是那户人家是牙克石一个大户罢了。

    当时那家也是庄子里面也近上百口人呢,因为和我们大掌柜的有仇,结果庄子就被我们给攻破了!

    那家十八个直系的男人从老到小全被我们下了片儿汤!”

    “行了,李大哥这话咱们还是少说为好吧!”雷鸣终于善意提醒道。

    “就是,说别的,弄的血的糊啦的,这特么的娘们儿的事还不让说,杀人的事现在也不要提了,咱们还是说说耍钱吧!”小北风也赞成道。

    (注:赌博,在东北被称为耍钱)

    雷鸣开始转换话题,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想要知道的已经差不多了,再问多这个李开眼可能就起疑心了。

    而小北风自然是以雷鸣马首是瞻的。

    于是话题又换了,什么牌酒、麻将、掷骰子就又变成了话题。

    雷鸣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小北风和那李开眼儿又掺和了几句,这才抽身离开了。

    而这回他却是坐到了那个安德列的旁边。

    此时那安德列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外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的是啥。

    而这时雷鸣一招手却是林毅叫了面前小声说了几句话。

    雷鸣嘴里说着话可是眼睛却始终在瞟着安德列呢,他就见自己把那几句话说完安德列身子又是一颤,但终究没有转过来。

    只因为,雷鸣给林毅下的命令是,太君通知,咱们就不在牙克石下车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