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勾小欠回归


本站公告

    “第四天了,勾小欠也该回来了吧!”丁保盛站在山坡的树林里向远处张望。

    “还有玉英姐!”小不点在旁边补充道。

    “担心了?”拿着一把铁锹的汤小饼在一边问道。

    “废话!”丁保盛回答。

    “要我说就不用担心他。”大壮在一旁说道。

    “为啥?”小不点问道。

    “那家伙贼着呢,说不定要和他姐成亲以后再回来呢!今天不回来明天保证回来!”大壮不以为然的说道。

    “扯蛋!”丁保盛不满的说道。

    “那我扯什么蛋,勾小欠啥性子你们不知道?”大壮不以为然的说道。

    “大壮这话说的不对,勾小欠有缺点不假,可这可是战斗后没有回来的,你不能这么说他!”汤小饼也批评大壮。

    平素里勾小欠天天往何玉英身边粘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可是这种话也就大壮这个愣性子才会说出来,别人就是有那想法也不会说的。

    “那要是勾小欠明天回不来呢,后天回不来呢,一年回不来呢?”小不点问道。

    小不点也觉得大壮说不对了,不管怎么说勾小欠也是执行战斗任务去了,那么想人家那是不对的。

    “都冲我使屁劲,他要是一年不回来,哼,第一年零一天他就能给你抱个孩子回来!”大壮上来了虎劲可不管这个,他太了解勾小欠了。

    “按理说,勾小欠是你们的兄弟,我不该说啥,但我觉得大壮说的是不对!”这时候鲁超也加入了进来。

    鲁超那可是雷鸣小队的元老了,原来开会的时候,雷鸣就强调过要尊重老同志。

    再说鲁超也是稳重的性子,人稳重打鬼子还有本事,这样的人说话一般都有权威的。

    大壮见鲁超也这么说终究是把所说话的调门降了下来,可是嘴里终是小声的叨咕了一句:“哼,咱们走着瞅!”

    一时之间没有人再说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这时正值晌午,雷鸣小队的这些队员是出来在密营前面那座山的山坡上再挖个地窨子。

    这是他们按雷鸣的命令要挖一个地窨子当哨位。

    他们这些人已是把这个地窨子建完了。

    地窨子很简单,就是在山坡上挖个坑,借山体为窨壁,然后在上面盖上防寒或者伪装用的树枝枯叶什么的,并没有多复杂。

    “鲁超哥,把你的这支步枪借我看看呗!”沉默了一会儿后小不点说话了。

    雷鸣小队现在只有两支狙击步枪了,一支在保玉英的手里,另外一支则是根据战斗任务进行安排。

    “别弄走火了啊!”鲁超边嘱咐着边把步枪递了过来

    “谢谢鲁超哥!”小不点接过了步枪也不碰那枪栓便将步枪熟练的架了起来向远处看。

    数小不点岁数下参加的战斗又有限,雷鸣特意嘱咐他平时要勤练枪法千万别偷懒。

    深知江湖险恶的小不点又知道了战场险恶那练枪从来都是有功夫就练的。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他刚把步枪稳住就在那狙击镜头里看到了两个人!

    嗯?小不点闭上左眼眯着右眼仔细看。

    也只看了一会儿,他“噗哧”一声就笑出声来了。

    “你看着野鸡还是野兔了,玩枪还能把你个小崽子玩的这么高兴?”汤小饼就问。

    “大壮哥是正确的!”小不点忍着笑便说了一句。

    嗯?小不点这是话里有话啊!

    而反应快的丁保盛便从坐着的地方站起来边站边往前看,嘴里说道:“不是勾小欠回来了吧?”

    这一句便让所有都在树林中休息的人都跳了起来齐齐向树林外的远方望去。

    可不前方开阔地上已是出现了两个人影。

    “勾小欠!”大壮扯脖了就喊了一句。

    只是他话音未落小不点却是说道:“要是我我就不喊!”

    这是小不点今天的再次话里有话啊!

    “为啥?”大壮问。

    “等他们俩走近了,你就看到了!”小不点依旧在把眼睛贴在狙击镜头上边笑着边看。

    而此时正与勾小欠走在归途的何玉英便说了一句:“小欠,我咋听到象有人喊你名了呢?快把手放开!”

    “哪有?等到前面山顶的!”勾小欠一拨楞脑袋他的手却是依旧攥着何玉英的小手不撒开。

    “到山顶说不定咱们的人就看到了。”何玉英依旧担心。

    “那就到山坡!”勾小欠很爷们很斩钉截铁的说道。

    勾小欠坚决的态度却是又让何玉英有了一种可依赖的安全感,于是那手也不往抽了,她性格柔软偏就吃这套!

    此时的勾小欠那心里那个美!

    他那天对何玉英表白时说了一句俏皮话把何玉英说了脸通红,那句话叫“老两口一辈子不生孩儿——闹个白玩”。

    可是这两天他跟何玉英回来的慢,那生不生孩儿不知道,可是该玩的那是已经玩了啊!

    天为被地为床,他玉英姐真就从了他!

    而勾小欠在那开“玩”之前跪地发誓说,“我这辈子跟自己玉英姐那要从一而终,除非我死了,那我要是变了心那就天打五雷轰!”

    何玉英嫌他话说的太狠,他就又重说“那要是我变了心,就让大雪嚎天冻死我!”

    何玉英便又说不许提死。

    然后勾小欠就发誓说“我要是对玉英姐变了心那我就大冬天的把我那**玩应冻掉了,这辈子再也碰不得女人!”

    然后,勾小欠惊讶的发现,何玉英竟同意了他这个誓言。

    至于说他怎么和他玉英姐玩的由于都是男兵女兵事涉野战机密那就不说了,总之彼此成为自家女人和自家男人的关系那一步是必走的。

    若说泄漏军事机密那也只能说一句,那就是勾小欠发自内心的感叹“自己的玉英姐柔啊,那是真柔啊!”

    他现在感觉自己正和自己的玉英姐如胶似漆呢,那走路都是拉着手走的,眼见再过一个山头才能看密营他又怎舍得撒开?

    他是没有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还以为是自己玉英姐不好意思呢!

    所以,那手是坚决不放开的。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手牵着手一直往走前,恨不得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只是,就在他们走过了这片开阔地走上山坡何玉英刚想把手再抽出来的时候,就听那树林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呔(dai)!哪里来了这么一对不正经的银?!”

    你说这一声把勾小欠跟何玉英吓的,两人手一松习惯性的就去摸枪。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就见树林跳出来了自己那些同伴,甚至一个草盖子一掀从山坡里又跳出来了两个!

    所有人就都看着他们两个人在那里笑!

    “大壮,你个狗东西你想吓死我啊!”勾小欠一见竟然全是自家兄弟他立刻就无所谓了。

    他却是一伸手就又把何玉英的手给抓住了,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道:“什么叫不正经的银?这话也恁难听了!

    你敢说玉英姐不——?”

    什么叫越描越黑?本来大壮那话就欠考虑,可勾小欠却是又给重复了一下。

    本来何玉英脸就小,从来在雷鸣小队人面前都是一副大姐的样子,可今天却已是被连臊了两下了,那头直接就垂下去了。

    “人还是很正经的。”这时汤小饼说话了。

    勾小欠一听汤小饼这么说就乐了,这才是好兄弟嘛!

    不料汤小饼话风一转说道:“人是很正经的,就是拉我姐的那只手不大正经!”

    “哄”的一声,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

    此时何玉英纵是性格再温柔却也忍不住了,终究是鼓足勇气把手抽了出来。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