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河西之战(七)


本站公告

    黑暗之中竟然响起了那种德制毛瑟短枪的射击声。

    那子弹是打向河面的,乔本一郎回首时看到对岸有火光,他这时才想到那是对岸自己的人见汽艇被炸又派援兵了。

    他们这个中队除了那两只汽艇还有一只木船的。

    而个时候已是摸到岸上潜伏在黑夜之中就趴在这里的乔本一郎再次感觉到了那个人的可怕。

    那个家伙竟然还敢向比他不知多出多少倍的大日本皇军射击!

    可是,他的那支毛瑟短枪也真的是威武啊!

    乔本一郎在枪声响起的刹那真的就看到了那子弹的流光在河面上打出一个“扇子”的形状来。

    对,是扇子!

    就象有一回他看到他们大日本皇军劳军的艺妓手中那把挥舞的扇子!

    当时,他乔本一郎真的是震惊了,他都忘了向那个人的位置开枪了。

    可是他还有别的同伴却没有象他这样发愣而是向对方射击了。

    当时,乔本一郎就想这回那个人应当被打死了吧。

    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没有!

    没有人敢过去查验那个人的情况,可是在随后的寂静中,乔本一郎却是再次听到了同伴在黑夜中濒临死亡时所发出的绝望的呼喊声“他还活着!”

    因为那个人还活着,暗夜变的是如此的凶险。

    可是乔本一郎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今夜如果那个人不趁黑溜掉,那么要么是你死,要么是我亡!

    而这时,乔本一郎忽然听到就在自己前面传来了说话声。

    那声音他自然是能听懂的,那是他们日本话,那个声音说:“请问需要我帮忙吗?”

    乔本一郎愣了一下,随即他就想明白了,那是有自己的同伴在对自己前面受伤的同伴说话。

    因为那个受伤的同伴已经在回答了:“我的肠子被那个家伙用刺刀挑出来了!”

    在这一刻乔本一郎脸上有了一种发烧的感觉。

    很明显那名同伴也发现了受伤的同伴却是爬过去帮忙了。

    可是今晚自己却特么的象一个旁观者,竟然没有打一枪,竟然没有去主动救助自己受伤的同伴!

    那个家伙真的就那么可怕吗?

    乔本一郎正在那儿扪心自问呢,这时他就听到前面有更大的一声呻吟传来,那是那名受伤的同伴发出的。

    显见自己同伴伤的很重,至少那种疼痛不是他所能忍受的。

    乔本一郎知道他们大日本皇军都很能忍的,否则为什么就在犯了错误长官让互相扇嘴巴子的时候只有那“啪啪啪”的嘴巴子声而没有叫痛声?

    “附近还有人吗?他需要帮助!我也受伤了。”先前的那个声音又在说话了。

    那声音听起来很嘶哑,那声音听起来有点怪,不光语调甚至那语法都有些许错误的地方。

    看来那个同伴也一定是受伤了,也一定是被那个可怕的支那人刺激的不轻,乔本一郎想。

    “附近还有人吗?我们需要帮助!”那个说话的同伴又略微提高了点声音,紧接着是先前受伤的同伴更大一声的叫唤。

    对,是叫唤而不是呻吟!

    “你们这样会被那个魔鬼发现!”在这一刻乔本一郎感觉有热血冲上了自己的脑袋他忙出声提醒道,然后他握着步枪就往前爬去。

    对同伴的安危,作为一名大日本皇军上等兵的荣誉感,让乔本一郎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可是当他爬到自己想要到的地方伸手摸到了同伴的身体的时候,先前那名受伤的同伴已经不再发出呻吟了并且他也没有动。

    这就对了嘛,这才是咱们天皇的武士嘛!乔本一郎是这样想的。

    可是,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捏住了!

    乔本一郎大惊拼命挣扎,他在黑夜之中瞪大了眼睛,那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与不解。

    可是,捏住他脖了的手太有力了,也只是瞬间,乔本一郎竟然听到一声轻微的脆响。

    那声音他是陌生的,可那声音他也应当是熟悉的。

    因为那是他喉头的软骨被人捏碎了!

    乔本一郎的眼睛在黑夜之中变得茫然起来,而在弥留之际他残存的意识才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时,他终于想明白了,自己还是招了那个人的道啊!

    那个人竟然会他们日语!

    那个人冒充他们大日本皇军士兵,去救助那名受伤了的自己的同伴,然后又吸引自己过来帮忙。

    为啥自己刚刚摸到自己那名受伤的同伴的时候,他没有动,那是因为那名同伴已经死了,已经无声无息的死了。

    他乔本一郎不用看都知道,自己那名同伴的死法和自己是一模一样的,喉头已经被人家捏碎了!

    这个家伙有这么大的劲吗?

    这个家伙还真的是可怕啊!

    哦,另外,人死了之后原来是这样的啊!

    乔本一郎感觉这个能思索的自己已经从躺在地上的那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上面飞了出来。

    这个时候乔本一郎已经不再感到恐惧了,相反,他有了一种脱离肉身的解脱感。

    我要好好看看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可真厉害啊!

    飘浮在空中的乔本一郎想,于是他向地上望去。

    于是,他真的就再次看到了那个估计已经杀死了这第三拨上岸的所有大日本皇军的那个支那人。

    那个人正仰面躺在自己和自己同伴的身体旁。

    乔本一郎看到那个人有一个裤角已经完全撕裂开了,就在地上平铺着,象暗夜中一只吸血的蝙蝠。

    那个人的相貌和他们日本人并没有什么不同,那个人此时也闭着眼睛,乔本一郎感觉到现在的自己似乎并不讨厌那个人。

    纵有血海深仇也是生前事,现在不应当一笑无恩仇了吗?

    至少乔本一郎现在就是这样想的。

    他应当没有死,他睡着了吗?

    乔本一郎在空中好奇的把自己的身体落了下去,审视着这个他原本应当憎恨的对手。

    咦?这个家伙还很年轻嘛!

    乔本一郎想着就接着往那个人的脸上落去。

    没有肉身还直的是自由啊,他现在却是大头冲下往下飞的呢!

    可是就在桥本一郎的手即将触到那个人的眼皮的时候,那个人突然睁开了双眼。

    而在那个人睁开眼睛的刹那,乔本一郎就觉得那人的双眼中冲出了两道血光!

    那血光是如此之浓郁,那血光是如此的肃杀,那血光是如此的杀气腾腾!

    在他接触到那血光的刹那,他好象看到了被自己杀死过的一对支那母子的影像!

    乔本一郎原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那个影像了呢。

    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被他用刺刀挑起摔死在石头上,那个拒绝被他凌辱的年轻的支那女子被他开膛破肚!

    “啊——”乔本一郎惨叫了一声,那曾经被他杀死的人的血光直接击触在了他这副第二具无形的身体上。

    于是,在这一刻他那副身体如同白雪遇到了沸水便是一片“嗞啦”之声,他被击成了无数的光点的,他,由于杀死了一对无辜的母子而魂飞魄散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