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河西之战(四)


本站公告

    “小欠,我在这儿呢!”就在勾小欠和猴子急切的寻找之中,终于他们两个听到了何玉英弱弱的声音。

    勾小欠在听到何玉英声音的刹那,那眼泪都出来了。

    虽然他及时控制住了情绪却还是将嘴一咧“姐——”,然后他脚下一绊就趴了一去。

    他这一摔之下触脚柔软,那竟是在东北湿地沼泽之中常见的塔头墩子。

    原来何玉英并不是没有藏身的地方,只不过她藏身的地方不大理想到是真的,他正藏身在一片塔头墩子之间。

    塔头墩子这东西是湿地或者沼泽里各种草的根系腐烂再生长周而复始和泥灰搅在一起形成的草泥墩子。

    这种东西要是高的那上米的都有,可何玉英所藏身的这片塔头墩子也只有四五十公分而已。

    由于今年雨水少,所以岸边这场的湿地已近涸,而何玉英就藏身在了这片塔头墩子的空隙当中。

    若说挡子弹,那直径也就在四五十公分的塔头墩子肯定是不够的,可是架不住那塔头墩子多啊!

    日军射过来的子弹能打穿一个塔头墩子两个塔头墩子,到了第三个塔头墩子就注定会被挡住了。

    这就象子弹打在钢板上,那钢板那总得厚度在1.0的钢板才能挡住。

    可是子弹打到淤泥里有一米两米那子弹头的动能也就耗尽了,塔头墩子挡子弹的道理和那淤泥也是类似的。

    “玉英姐,快撤!于标呢?”倒是猴子保持着冷静。

    “于标受伤了,动不了,我领你们过去!”何玉英答道。

    果然有受伤的,勾小欠和猴子同时想道。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这两个冷枪手总算找到了,于是勾小欠和猴子跟着何玉英就又往西面跑去。

    他们爬出了四五十米后在他们低声的呼唤声中才听到了于标的应答。

    原来于标却是在日军一开始的射击中就被子弹打伤了腿。

    也是他点儿背,按正常来讲他是趴在那里射击的,日军想打到他的腿那还是相当有难度的。

    可是,他在打完一枪在转移过程中却被日军的子弹击中了。

    掩护任务还没有完成,于标又如何肯撤,他就在那里硬挺着射击。

    等到何玉英感觉到差不的时候招唤于标时才发现于标受伤了。

    于标让何玉英自己撤,可何玉英如何肯?

    于标本就是腿部受伤移动缓慢,而何玉英终究是个女兵力量有限,连拖带架那速度自然就慢了,到底是被日军给追了上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勾小欠他们终于是把这两个人接到了。

    勾小欠和猴子架着于标就往回撤,何玉英就在后面掩护。

    而他们在撤了没一会儿,前方却突然有人低声说话了。

    “勾小欠——”那正是汤小饼的声音。

    “我们在这儿呢,人找齐了!”勾小欠低声而又兴奋的回答。

    原来汤小饼眼见着雷鸣在河边的位置把日军搅乱了,他也不开枪了却也趁机上来找人了。

    于是,原来的四个人又变成了五个人,他们又接着向前跑。

    可是,仿佛雷鸣小队仿佛在这之前把运气用光了一般,今夜注定他们的撤退很不顺利。

    他们这头正撤退着呢,就听到河边那面却是又响起了盒子炮的连发射击声。

    就那“啪啪啪”的如同急风骤雨一般的射击频率,那就是雷鸣在射击了。

    他们边撤边转头就看,就见黑夜之中,雷鸣的那支盒子炮打出去的子弹那是份外的醒目。

    什么叫扇面形状的散布射?此时雷鸣的那支二十响德国造盒子炮就做出了一个格外完美的诠释。

    他们真的就看到那子弹的流光从某一原点打出来了一个扇形的形状来。

    而不用问,那原点自然是就是雷鸣所在的地方。

    可是现在哪是看场面壮观的时候,看雷鸣射出子弹流光的方向却是向东南方去的。

    东南方有什么?东南方应当是那条河吧!

    他们正寻思着呢,就见那东南方向竟然也有子弹的流光向着雷鸣刚刚射击的位置去了。

    那里竟然有日军!

    那里有日军也就罢了,可是看那子弹射出的位置却已经在他们的侧翼了!

    日军有追的这么快吗?日军不是在他们的身后吗?

    就在这时猴子却是先反应了过来,他低声说道:“鬼子应当还有船,木船!”

    于是,那几个人瞬间恍然。

    就在他们与汽艇上下来的日军缠斗过程中,日军竟然又派了木船顺江而下追了过来!

    怎么办?他们也加入战团吗?

    可是黑夜之中作战有一条规律那始终是成立的,那就是谁开枪谁暴露!

    “别管我,快撤!”这时从勾小欠他们所在位置的北面就传来了一声喊。

    那声喊声音很大,那分明就是雷鸣的声音。

    这声喊不由得让勾小欠他们几个犹豫了一下,可随汤小饼便说道:“撤,队长自己有办法!”

    那四个人听汤小饼这么一说,一想也对,凭雷鸣那山中猛虎水中蛟龙的身手如果想撤出战斗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他们五个人就接着往南撤。

    可是,此时真的就不是他们想撤就能撤出去的,不一会儿他们就听到东面和北面都传来了声音。

    不用问,后面的日军追上来了,而东面河里的日军竟然也有坐着小船顺水而下上岸来过来截击他们了。

    而到了此时,勾小欠他们才认识到这回他们雷鸣小队可真的是把天捅破了!

    试想,战斗进行到现在,日军的人被杀了不少,那金库的天棚顶上都被他们给凿出来了三个大洞,那装金子的保险柜也不见影踪了。

    可是,日军竟然没有留下一具抗日战士的尸体来,这让日军如何能忍?他们却又如何向上面交待?

    此时说日军抓狂都不足以形容日军的狼狈了,现在日军已经疯狂了!

    “怎么办”三个字再次出现在了汤小饼勾小欠他们五个人面前。

    沉默了片刻后,勾小欠忽然说道:“你说咱们扮成鬼子咋样,反正天黑咱们就跟着鬼子一起走。

    然后咱们装成搜索咱们摸到河边再偷偷下河!”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