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河西之战(二)


本站公告

    雷鸣的这颗手雷在黑夜之中立刻又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就在那手雷的爆炸声中,固然有日军士兵被炸伤发出了惨叫,而随之那手雷爆炸的位置就又招来了“啪啪啪”盒子炮的连射。

    那枪自然是和雷鸣一起过河来的勾小欠、汤小饼跟猴子打的。

    黑夜之中有手雷爆炸却又不知道那手雷来自何方,这种风格雷鸣小队的队员们太熟悉了。

    那就是雷鸣一贯的作派,勾小欠他们明白,那是雷鸣在给他们三个指点日军的方位呢!

    而勾小欠他们却又需要给黑暗之中不知道躲在哪里的何玉英和于标指示方位以便他们靠拢过来。

    于是他们三个在也就一秒多钟的时间里就清空了各自手中一只盒子炮中的子弹。

    突如其来的集火让那些日军猝不及防,那些日军所在的水洼处是一片惨叫与人体扑倒在水面的“哗啦”声。

    随即,日军的反击就到了,三八大盖射击的“叭勾”声此起彼伏就向勾小欠他们刚才开枪的地方打去,随之日军的歪把子扫射的声音又起。

    一时之间,本是黑暗的河西之地尽是子弹飞射的流光!

    可是热闹还不止于此,河面上正往西岸而来的两只日军汽艇发现战斗开始了,竟然把两只汽艇顺着河水就往南开了过来!

    这汽艇上的日军是来投入战斗的吗?

    当然!可重要的还是汽艇上的日军却是要用那上面的探照灯给他们的人照亮!

    黑暗之中对雷鸣小队威胁最大的是什么,不是日军的子弹,而是日军的探照灯!

    没有那探照灯日军就是瞎子,他们不习惯和雷鸣小队这种总是在荒野之中战斗的抗日队伍打夜战!

    日军认为那黑暗之中的光源就是雷鸣小队的克星,可是他们就不知道那探照灯会吸引来如同飞蛾一般的子弹吗?

    他们当然知道!

    可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战争永远是勇敢者展现自我的舞台,抗日队伍如此,而日军也同样是如此!

    日军在那汽艇上的探照灯那可不是汽车上的大灯。

    它们两个最大的区别不只是照射距离的远近,更在于汽艇上的探照灯那是“活”的,那是人为控制的可以来回扫动的。

    日军就是要用这探照灯来寻找他们所认为的那些只敢在黑暗之中活动的“小老鼠”!

    两束雪白的探照灯柱从江面上扫过,随即又扫过江岸边的一片水洼便向勾小欠他们刚才射击的区域照射而去。

    而这时那两只汽艇上的日军却没有注意到,就在探照灯扫过那片水洼之际有波纹正在散去。

    或者有日军士兵也注意到了那一圈圈正荡漾而去的波纹,可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他们以为那或许是手雷爆炸的碎片溅出来的。

    他们并不知道,就在那也就齐腰深的水里,有一个人正用手扒着水底的一块石头屏息蹲在了那里,那是雷鸣。

    夜色之中雷鸣又在水洼里,他又能到哪里去打藏身之地,所以他也只能躲在水下。

    雷鸣水性自然很好的,可是他也没有那水中视物的本事。

    可是虽然他没有那水中视物的本事,但是闭着眼睛的他却依旧能旧感觉到那强光掠过水面之时自己的眼前有了光亮。

    这种情形每个人都有体会,那就象你闭着眼睛面对太阳,那是你会发现眼前是一片红光,这或许是因为作为心灵窗口的那个窗帘——眼皮还不够厚吧!

    雷鸣很不喜欢这种主动权被敌人掌握的感觉,好在他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亮光在刹那之后便消失了,于是他果断的从水中浮起。

    他把头部露出水面在眼睛上抹了一把,然后他就看到了日军的那两束雪亮的灯光已是向自己的侧后位照去了。

    日军的汽艇越驶越近,日军的探照灯的光柱则越照越远。

    于是在那汽艇马达的“突突”声中,雷鸣不再掩饰声音,他将身体往前一趴便奋力游了过去。

    人在齐腰深的水里是跑步向前快还是游水向前快,雷鸣并没有刻意研究过,可是他却知道自己在这样的水况里游会比会跑得更快。

    游水时便如一条水里的鱼,若是在那齐腰深的水里跑起来他雷鸣并不是那马力强劲的坦克。

    雷鸣打算要游得尽量离日军的汽艇更近些。

    以雷鸣的手法在他现在的位置自然已经可以把手雷扔到日军的汽艇上去了。

    但是,雷鸣却需要让那两只汽艇“趴窝”,就是炸不沉那也要炸坏它,从而绝了日军再次运兵过河的念想!

    此时的雷鸣真的就象一条鱼,他手划脚蹬也只是向前游了几下,那水洼的水就已经变浅,他需要在水中站起来了。

    然后他上岸就可以直接截住日军的那两只汽艇了,他就可以把手雷甩出去了。

    可这个时候又一个状况发生了。

    就在岸上日军和汽艇上日军已经开始疯狂射击所产生的枪声里,又有一声三八大盖的枪声响起。

    那一枪真的是太普通了,就情形象一群密密麻麻飞动着的麻雀,谁又能看出这群麻雀中哪只麻雀长得与众不同?

    可是,这一枪却又不普通,因为那一枪是“逆流而上”的,那一枪是在日军未曾射击的荒野中打出来的。

    可这不是最重要的,雷鸣的后脑勺上又没长眼睛!

    最重要的是,在那一声枪响时,日军的一盏探照灯被打灭了,雷鸣仿佛都在那“突突突”的汽艇声中听到了那探照灯的玻璃罩子被打碎的声音!

    那一枪是三八大盖打打,雷鸣甚至可以想见到那支三八大盖与普通的三八大盖那是不同的,那上面有一个用小望远镜改装成的狙击镜头。

    那枪还是他搞出来的呢。

    何玉英和于标终于出现了!

    可是,紧接着雷鸣接着却又诧异了。

    也许自己分析有误,看来这一枪并不见得就是何玉英打的。

    因为日军的探照灯只灭了一个,换言之,何玉英和于标之中一定有一个人出问题了。

    否则以他们两个的枪法日军那两盏探照灯一盏也跑不了!

    雷鸣感觉自己的心不由得紧了一下。

    这时,他不再犹豫便在那水中站了起来,摸出一颗手雷拔去销子就往前跑去。

    可是就在雷鸣要将那手雷上的小铜帽往自己左手中盒子炮磕去的时候他却又停住了。

    他却是一屁股坐在了那向大河倾斜着的河岸上出溜了下去。

    因为前方日军的那两只汽艇已经停下了,恰恰就停在了他身前也就不到三十米远的岸边!

    既然你们送到我身前来了,那我就来个更狠的吧,我连你们船上的人都灭了!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