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幸运日行动(二)


本站公告

    小北风和二蛮子解决掉了那两个看门的日军,两个人便向那门上摸索而去。

    也只是几下,他们便摸到了那门锁,小北风伸手感觉之下不禁一喜,那门锁并没有锁也只是挂在上面罢了。

    摘掉门锁,小北风和二蛮子两人便进了屋了。

    他们两个不敢弄出亮光来,便摸索着往前走。

    可是就在二蛮子也伸手也摸到一个木板床了,可他的脚下一绊却也弄出了“咣当”一声来。

    原来,那却是个白铁皮的小桶,想必是给被关押之人当夜壶用的。

    这个家伙的待遇委实很高嘛!

    可是这一声响后,二蛮子伸手也摸到了那床上之人了,而那床上之人在“咣当”一声响里却也醒转了过来。

    那人在黑暗之中刚要坐起,却被大二蛮子的大手按着脖子直接就给按在了床上。

    “你是谁?”那人在黑暗之中问道。

    可是问也就问了,只是他问的那句话二蛮子和小北风却没听懂他说的是啥,因为那人说的是日语!

    要说这句很普通的问话,勾小欠也教过他们。

    但是,想学会一个新的语种那都是需要语言环境需要交流的。

    可是二蛮子听不懂那话是啥意思他可是明白对方问的那是日语!

    哎呀,要救的竟然是一个日本鬼子,这家伙可别叫出来!

    意识到这点的二蛮子左手使劲一捏,右手一拳就抢了下去!

    而二蛮子这一拳一下去,那个人就直接被打昏了过去。

    那人这一拳挨的委实有点冤,在他的潜意识里还以为日本人要把他拉出去毙了呢!

    他若知道全是日语惹的祸,若是二蛮子这一拳没把他打死,那他再醒了之后第一句话肯定不是问别人“你是谁”了,而应当是问自己,问自己究竟身处在何方了!

    二蛮子将那人扛在肩头出了屋子便向南退去,救这个人就是他今夜的任务。

    而小北风在出了那屋子后却是又向北潜去,也只是片刻功夫,小北风就溜到了那个三木的住所的窗户下。

    成不成就看这现在了!

    小北风侧耳倾听,黑暗之中除了偶有夜风袭来吹动树叶的“哗啦”声,整个日军军营里依旧静悄悄的。

    日军的那两盏探照灯依旧照着那该照的地方,却是坚决把那“灯下黑”的精神贯彻到底!

    “好了!”过了一会儿黑暗之中有周让的声音传来。

    周让所说的“好了”那都是他们事先约定好的。

    这句“好了”却所代表的意思却是,日军的两盏探照灯都指向了别的方向。

    从理论上来讲,日军的哨兵那自然是探照灯指向了哪里就看向了哪里。

    也就是说,日军不会看着金库这个方向的。

    而这时,小北风伸手掏出了个火折子冲着那窗户就是一晃,那火折子便亮了起来。

    一时之间,金库前面就多出了一团亮光!

    而就在这团亮光燃起之后,小北风就听到那屋子里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小北风手中的火折子坚持了片刻之后,小北风将那火折子往下一甩便用脚踩灭了,日军军营里就又变成了漆黑一团。

    此时就在那三木住所的外面,雷鸣小队的人都不知道那屋子里具体的情况会如何。

    可是,就在刚才小北风晃动火折子的刹那,那屋子的天花板上就同时塌下来三块!

    雷鸣他们在昨天夜里就躲进了那天棚里,他们等什么呢?

    他们等的就是小北风晃动火折子的这一刻!

    他们可是一整天就趴在那灰棚之内拿眼睛就看着他们在那天花板上捅出来的小孔呢!

    小北风弄出来的火光那就是他们行动开始的暗号!

    所以在这一刻,雷鸣、勾小欠还有猴子爬了起来将自己的身体往那原本有着小孔的地方一墩,然后他们三个就从那天花板上“漏”了下去!

    那层薄薄的灰板条在白天那个三木不在屋子的时候就被他们用匕首处理过了。

    他们却是用匕首在那成片的灰板条间用匕首划出了一尺见方来。

    他们自然不会将那灰板条用刀划断了,可是终究那灰板条上已是有了刀痕。

    他们这么做其实也只是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来罢了,否则就那薄薄的一层灰板条如何能架得住他们那体重的一墩?

    所以那“嚓咔”声里,雷鸣他们三个就向下面砸了下来,而他们的脚下还有着被他们踩断的灰板条一起飘落。

    他们掉到了哪了?

    那他们现在上面开洞的地方却是就在三木以及那两名卫兵所睡位置的正上方!

    谁能在睡觉的时候躲开这“天降横祸”?

    没有人!

    就是再熟练的听到动静就能往起爬的老兵也躲不开这重力加速度的一砸!

    所以那三名日军是同时中招!

    雷鸣跳下去是分腿,他那两只脚恰就落在了下面正在睡觉的三木身体的两侧!

    而雷鸣这一跳动静也是最大,只因为在他们三个隐藏者中他的体重最沉!

    想想,当一个人从三米左右高的高点上跳下来时他全部的体重以及那重力加速度都集中在了两只脚上,那脚在触到实物时会产生多大的冲击?

    所以雷鸣这一落之下就听“咕咚”一声,三木用来睡觉的那铺小炕上面的那层薄砖已是被雷鸣直接砸塌了几块,而雷鸣的双脚也踩入了那炕洞子里!

    人从高处落下后本能上就会屈膝缓冲的,很多时候还会在蹲下之际用手再撑一下。

    而雷鸣也撑了,只是他撑的办法却是用匕首。

    他在身体缓冲之际那手顺势向下,他正握着的那把匕首直接就扎入了三木的胸膛!

    那匕首只是短兵器,若雷鸣用的是刺刀他这一下就能把那个三木插透了!

    而这时,便有细密的尘灰“噗”的一下就从那炕洞之中井喷般飞了起来。

    若论尘灰细密者,莫有能超过那炕洞灰者也

    炕洞灰是啥,那和那锅底灰那就是亲兄弟啊!

    一时之间,屋子里已是充满了呛人的生烟味。

    而这时,在外屋“从天而降”的勾小欠和猴子也解决战斗了。

    猴子认为自己个子小体重肉搏那又不是自己的强项,他在跳下刹那却是做出了一个屈膝的动作来!

    所以雷鸣是双脚落在三木身体两侧的,可他却是直接跪在下面那名日军士兵的胸口上!

    他还是忽视了自己的体重的威力,就在他身体重量的冲击之下他那双膝直接就成了杀敌利器。

    他也只是这一跪之下,他身下的那名日军士兵一口血直接就喷了出来。

    紧接着却又被猴子连补了两刀,那家伙却又哪有命在?

    勾小欠倒是表现的中规中矩的,可是也不知道他第一刀下的怎么就那么准?

    他第一刀下去就将他要对付的那名日军的喉管给扎透气了!

    雷鸣他们在这灰棚之中潜伏了一天多的时间终于心愿得偿。

    他们所发动的这雷霆一击,让下面的那三名日军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当真是在半梦半醒之际便丢了性命!

    “挺沉,没三百斤二百七八总是有的!”而这时雷鸣已是双臂环绕抱着那个保险箱掂量了一下重量说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