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人品大爆发的梁上君子


本站公告

    中午的阳光暖暖的照着。

    苦力们在鞭子的威慑下依旧有气无力的晃动着筛子,只为了在那不可计数的砂子当中找到几粒那会在阳光下泛出金光的的晶体。

    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再去想家里的苞米是否收割完毕,他们只想能在这劳累中坚持到最后活下来,他们感觉到了无奈。

    把头们手里拎着皮鞭就在那些苦力的周围晃来晃去,而日军士兵们则端着那上着刺刀的步枪在没有水的地方冷漠的注视着。

    而上面这些情形就又出现在了这个金矿日军最高指挥官三木的眼里,就眼前的这副情形他都看了半年了,他感觉到了无聊。

    驻守金矿看似安逸但真的很无聊,三木甚至巴不得那支传说中的什么雷鸣小队能到自己金矿这里来,然后双方大打出手。

    想到雷鸣小队,三木这才想起自己的那几尾信鸽还没有放出去呢,还是要问问为什么那两只军犬还没有送到吧。

    于是,他转身下了炮楼向自己所住的那所房子走去。

    当他走到自己房前时下意识的往对面的那个房子看了一眼。

    那个人是上面送过来暂时关押在这里的。

    当然,上面已经有了交待,除了把那家伙关起来外还要给与礼遇的。

    否则他三木怎么会容忍一个支那人在那屋子里骂自己,你当我三木真的一点不懂那汉语吗?

    虽然大日本皇军有意把满洲变成第二个日本,可是三木却依然不认为这里是自己的家。

    那么自己以占领者的姿态初来异乡,最先要搞懂的当地的语言就是骂人,大日本皇军可不吃那暗亏!

    先让你猖狂几天,你等上面有令的,我非得把你这个敢骂我母亲的家伙大卸八块不可!

    三木发了个狠转身,这时他门口的那两名哨兵见他转过身来了忙据枪立正。

    三木熟视无睹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己住所的第一道房门。

    三木所住的这间房子在日军军营里条件那还是最好的,但也只是一半砖瓦结构一半是土坯罢了。

    准确的说就是里面是土坯砌的墙,为保暖外面又贴了一层红砖,至于屋盖则是红瓦的。

    没办法,这里太偏僻了,附近根本就没有砖窑,建炮楼的红砖那还是用汽车拉到了金矿附近后用人力抱进来的。

    之所以用人力是因为附近的水洼太多了,他所率领的中队也只是在今年年初接管了这个经营权原本属于沙俄的金矿

    时间有限,又急于产砂金,要想再拉进红砖来也只能等到上冻以后那卡车能开进来的时候了。

    第一层门已开,这时三木就要面对第二层门了。

    第二层是用钢筋焊接成的铁栅门。

    门锁在铁栅门的内侧,那里有铁板挡着。

    将手从那钢筋的缝隙中伸进去可以开锁挂锁,但是要是想在外面将那锁头砸开则根本就没有可能!

    这里可就相当于这个金矿的金库了,所以必须得做的很结实,连那窗户也是有着铁栅栏的。

    到了夜里睡觉的时候,三木住在放保险箱的里间,而他那两个卫兵则是睡在外间。

    这个金库的设计那是上面规定的并不是三木自己可以做的了主的。

    这个设计的理念就是,如果一旦发生意外情况,除非把这房子拆了,否则他们三个就是死在屋里,那门在外面也是打不开的。

    铁门发出响声,三木进屋坐到了外间的桌子旁抄起笔纸开始写纸条。

    同样内容的纸条他一共写了三张,然后自己卷好后塞进了三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胶皮筒里再扣上帽儿,这才又返身出门。

    用信鸽传递情报那是日军在距离较远没有无线电发报机的情况下不得已才采取的办法。

    纵是再经过训练的鸽子那也不是人类,还是有可能在半路上出了什么意外的。

    比如喝水时被那些支那人打死了或者跟着野鸽子跑了,所以总是要多发出几份同样的情报的。

    大铁门哐的一声合上了,然后又传来上锁的声音,三木走了。

    只是三木并不知道,就在他里屋天棚上面的黑暗之中,有三个躺在黑暗之中的人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走了!”有一个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那分明是雷鸣的声音。

    “那我俩爬过去了啊!”又有声音说道,那是勾小欠的声音。

    “注意纪律,找准地方后尽量别说话。”雷鸣再次嘱咐道。

    于是便有轻“嗯”响起,另外一个是猴子。

    这回可是上房“行窃”做那梁上君子,猴子最轻,勾小欠次之且熟悉日语,雷鸣身手最好。

    这人员都是经过选择的。

    雷鸣他们三个在这平房的灰棚里已经藏了大半天了,他们正是昨天夜里摸进日军军营消失在三木住所房顶上的那三个人。

    要问他司令部三个如何能够在房盖上消失,那就得从时下房屋的结构上谈起了。

    东北的房子多是起脊的,那房子上面自然是遮挡雨雪的红瓦。

    瓦下面则是挂瓦的瓦楞子,瓦楞子的下面是防止漏雨的油毡纸,油毡纸的下面则是钉在檩条上的扒板。

    而扒板下面与天花板板条之间那就是所谓的灰棚了。

    雷鸣他们三个正是趁着夜色摸上了三木住所的房顶。

    昨天雷鸣用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用锋利的匕首将那瓦下面的扒板一点点的切削,弄出了一个能够进入灰棚的孔洞。

    就那木材边角料做的扒板,雷鸣伸手就能掰断的,可是,不行,他不能发出声音来!

    他们三个就是通过这个孔洞进入到了灰棚之中。

    而这一切的情报都是那个苦力于成恩提供给雷鸣的。

    于成恩之所以对日军军营的布局乃至三木的住所情况如此清楚,那是因为在盖这个房子的时候他就参与了。

    那三木的住所的门窗都有铁栅栏拦着,雷鸣他们又怎么可能有那从外面强攻进去的本事。

    如果他们要是那么干的话,那么,他们就不是来偷金子而是来抢金子了。

    可是他们这二十来个人纵是再战斗力爆表,去和日军二百来人硬磕那也无异于以卵击石。

    所以雷鸣在得到了想要的情报后,却是想出了从屋顶进屋的办法。

    别跟雷鸣提危险不危险的,雷鸣什么危险的事没干过?

    想当初他钻山洞被日军象堵耗子似的给堵在了里面那心理上的压力却是比现在钻灰棚大多了!

    雷鸣所唯一担心的就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跟猴子和勾小欠钻进了灰棚之后如何在下面打个小孔观察到下面日军晚上睡觉的位置。

    这就又涉及到了那平房的构造。

    房子是由房架子挺起来,那房架子都是“a”形的,此时雷鸣他们就藏在了那“a”形中间空档的地方,即所谓的“灰棚”之中。

    那灰棚下而是钉在檩条上的灰板条,也就是从屋里能看到的所谓的天花板。

    那灰板条的厚度都超不过0.5公分,上面堆着的都是用来保暖的木屑或者火山灰。

    雷鸣他们想往下看那就需要在那成排的灰条所钉成的天花板上打个孔出来。

    可麻烦就在这里了。

    那灰板条的下面一般是抹泥或者糊纸的,这既是为了美观也是为了防止冬天的寒气进到屋里。

    可如果那灰板条下面是抹泥的,那麻烦就来了。

    他们三个在灰棚里动手之前必须是要观察下面日军的情况的,这就需要打个孔。

    虽然那个孔不可能开大了,开大了下面的日军就有可能发现了。

    可是,你在上面就是用锐器扎出个也就半个眼睛般大小的小孔来,那也会有尘土落下。

    可以想象,那点尘土无论落在那桌子上、地面上,就别提落在那雪白的床单上了,那么日军进屋发现后就会抬头。

    只要日军一抬头产生了疑问,那么他们也就暴露了。

    那样的话,他们这梁上君子就做不成了可就变成入室打劫的胡子了!

    杀死敌人当然可以,但却被下面的日军先发现了,你敢保证那下面的日军不先打上一枪吗。

    或者人家干脆喊上一嗓子,且别说他们三个能不能活着出来,那么他们这个计划也就失败了!

    所以,雷鸣也只能一边祈祷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在黑暗之中先把那灰板条上面的木屑用手一点点捧到一边直到露出那板条棚来。

    可是令雷鸣欣喜或者说大喜过望的事情出现了。

    当天亮以后他听着下面的那个日军(三木)出门锁门之后,他尝试着用自己带的匕首轻轻从那灰板条的缝隙中往下一扎,竟然就透亮了!

    为什么透亮了,那是因为灰板条下面却不是抹泥的,而是糊纸的!

    就这个情况那个苦力于成恩也不知道啊!

    当初他建时是毛坯房,而那灰板条下是抹泥或者糊纸那可就属于精装修了!

    真是人品大爆发了!

    雷鸣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琢磨了半天的难题就这样迎刃而解了!

    以至于雷鸣都开始这样想了,这个小鬼子的官人品不错,他竟然没让往那灰板条下抹泥而是糊窗户纸了!

    所以,夜里行动的时候就给他留个全尸吧!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