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上房


本站公告

    立秋一过,那白天就一天短过一天。

    就在天将黑的时候,干了一天活的苦力们终于吃完了晚饭。

    当然,如果那发了霉的高梁米饭也算是饭的话。

    在东北,大米白面那叫细粮,其余的什么大碴粥、小米饭、高梁米、苞米面一概被冠之以粗粮的名字。

    而那发了霉的高梁米饭那就是粗粮中的最末等了,那粮食太硬,扎嘴!

    虽然被抓过来的苦力那都是穷人,可是他们就是穷人那也知道,就那发了霉的高粱米,你就是喂猪猪都未见得吃!

    在那“再忍忍吧,再忍忍就可以回家了”了的自我劝解中,苦力们开始脱鞋爬上那也只是有着木板的板铺。

    而就在大家急于上铺的过程中,不知道怎么就有人打架了。

    一个苦力捂着自己的小肚子蹲在地上开始呼天喊地的惨叫,可是他也只是才叫了两声,打他的人的那大脚片子就又踹了下来。

    那名苦力忍着自己腹股沟那里一抽一抽的疼,可是他真的打不过刚刚用膝盖狠狠的顶自己的那个人。

    于是,他在又是被对方狠狠的踹了两脚之后,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那个苦力不傻,日军也好,把头也罢,哪个有心思去管他们这些苦力之间的恩怨。

    人家可是正在吃好菜喝好酒。

    若是因为自己打架而打扰了人家喝酒的雅兴,那么人家怎么会管他们这打架的双方谁有理,人家就会把这打架双方都胖揍一顿的!

    所以此时那个苦力也只有硬挺着被人下手阴了的痛楚,心中却是在暗暗发狠。

    狗日的于成恩,那天因为马肉的事我没算计好你,那管事的把头也只是打了你三鞭子。

    看样子这是有人告密了,

    你看我抓着机会的,你看我咋(nèng)死你!

    那名苦力被揍所发出的惨叫声自然是被那些把头们听到了,把头们所住的屋子自然是离工棚最近的。

    只是此时那些大小管事真的正在喝酒。

    本来那大把头都要让手下的小把头去看看,哪两个狗日的没眼力见儿,在老子喝酒时在那打架。

    可是,当他听到那叫声停止了便也没有再吭声。

    他才懒着那些苦力谁打架打赢了呢,只要不打死你明天就得干活去!

    至于说真受了伤干活死在那日渐变凉的水里,那不关他们把头的事了,那由日本人负责,反正这些苦力死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于是,那些把头们再次把喝酒的饭碗端了起来。

    而此时军营里的日军已经吃完了晚饭,那些士兵或者在给家里写信或者在忙自己的事情。

    而这时有一名日军的炊事兵手里端着一盘菜一碗白米饭进了一个有两名士兵把守的土坯房。

    土坯房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沉默的看着那伙夫进来。

    “***,***”那个人忽然用日语对给他来送饭的日军伙夫大吼了起来。

    可是那名日军伙夫却是如同没有听到一般,冷漠的放下了手中的饭菜转身便走。

    那人跟着就往外冲,可是门口迎接他却是两把交叉在一起的刺刀。

    “艹你马的小日本!”那个男人这回却是用汉语骂了一句,然后才无奈的退了回来。

    而这时就在关着这名中年人对面的一间房子里,那名三木中队长正掂着手中的一个小袋子。

    那袋子里的东西并不多,可是掂起来却还是很坠手的。

    可是三木却露出不满的表情来。

    在他看来,那些苦力真是越来越偷懒了,他一边考虑着是否应当再用自己的军刀劈死个苦力一边把那个小袋子放进墙角的保险箱中。

    哦,对了,上面说大狼狗今天该到了,那怎么还没有到。

    是不是有什么事耽搁了,自己明天得放出几只信鸽回去再催一下,三木想着。

    众生芸芸,就在这金矿的众生百态中,黑夜再次降临了

    不久,随着那夜色的浓重,日军的军营和那苦力营都沉静了下来。

    远处是河水拍岸的哗啦声,而日军的两盏探照灯依旧不知疲倦的在照射着。

    但也只是照着着苦力营方向的那盏探照灯在缓慢的扫动着,至于那盏看守日军军营的那盏灯却依旧定格在了军营南面的出入口那里。

    虽然前天夜里有两名日军士兵被人家用那马腿骨给生生砸死了,但是这并没有引起军营里的最高指挥官三木的足够重视。

    他虽然恼怒,但也认为那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不过他多少也提高了自己手下的备战级别,那就是他让三个分队的人晚上一定要穿衣服,以应对不测事件。

    至于穿衣服是否睡觉三木是不管的,外面不是有哨兵吗?现爬起来也是来的及的。

    夜,愈发的深沉。

    而这时在日军军营南面铁丝网外就有六七个人影出现了。

    不一会儿那铁丝网处便发出了铁丝被钳断的轻微的“格登”声。

    又过了一会儿有三个人从那铁丝网被剪开的缺口处就钻了起来,在黑暗之中轻手轻脚的向日军的住的平房区跑去。

    至于留在铁丝网原地的那几个人依旧在忙着,他们却是把那刚刚钳断的铁丝又拧在了一起。

    黑暗之中摸进日军军营的那三个人显然对日军房屋的布局很熟,他们也知道日军哨兵的位置。

    说来好笑,日军在这军营里的哨兵真的是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

    两个炮楼上各有两名哨兵,那分工自然是一个负责转动探照灯,一个负责瞭望。

    再也就是这平房区的西北角新增了两名哨兵,那两名哨兵却是在看管着那个屋子中也不知究竟什么身份的那人的。

    黑暗之中,三个人已是绕到了一个平房的后面。

    他们必须得绕,因为就在这所平房前面就有两名日军哨兵。

    这时,有一个人贴在那平房的后窗户处静静的听了一会儿见那屋子里并没有什么异动便又和那两个人耳语了几句。

    然后,他们三个人却是在黑暗之中叠起了罗汉,而当最下面的那人站起时,最上面的那人却都比屋檐高了!

    那人就那样贴着屋檐在那忙活了起来,就在这叠罗汉的三个人最下面承重多的那个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肩膀上轻了。

    原来,最上面的那个人就在刚才那短短的功夫里竟是熟练而无声的揭掉了几块红瓦,他竟然已经上房了。

    红瓦下面那便是瓦楞子和防水的油毡纸,踩在那上面是不会发出声音的。

    这时最下面的那个就扶着墙蹲了下来,他上面的那个人,也就是刚才叠罗汉的中间的那个轻轻的从他肩头下来了。

    两个人蹲在黑暗之中不发出一丝声音也只是静静的聆听。

    这时,最上面的那个人无疑是在忙着什么,可是下面的那两位真的就没有听到声音。

    夜还是那么的宁静。

    有房门发出“吱嘎”的响声,那是有日军士兵起夜,不一会儿房门又响,那只穿着兜裆布的日军士兵又回去睡觉了。

    过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后,一根用绑腿系成的绳子落在了那两名正蹲在墙根处的人的头上。

    于是那两个人却是先后被那根绳子也拽上了房顶。

    房顶上的人依旧在忙可,可真的就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

    已经是后半夜了,夜越来越凉了,再过几天,这片山林就应当迎来它第一场的晨霜了。

    夜本就是睡觉的时候,睡梦中的人们那就象短暂的死亡,只要睡着没人知黑夜中那不睡的人儿在忙着什么。

    终于,夜就这样过去了,日军的军营里苦力营里都发出了声音,那是伙头军开始做饭了。

    又过了一会儿,天便亮了。

    这个矿区就变得喧闹了起来,七点来钟的时候,太阳出来了,天地间终是一片通明。

    那太阳把光芒洒在了每所房子的房顶上,无论是那红瓦的还是草盖的或者工棚上的破板皮。

    没有什么两样,昨夜出现在日军军营里的那三个人已经消失了,一切如昨。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