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攻击油库受阻


本站公告

    在研究如何实施打日军飞机场的时候,曾经产生了一次讨论。

    讨论的内容是关于如何干掉日军飞机场上的飞机的。

    二蛮子说要用炸药或者手雷炸了。

    可是,雷鸣小队的炸药太金贵了。

    那点炸药还是那个叫胡大拿的工人从那颗未曾爆炸的航空炸弹上拆下来的呢。

    当时可不光是他,旁边帮忙打下手的那几个士兵可是都跟着冒着生命危险的。

    虽然说别管弄的时候多么危险,可是有了炸药不就是为了用的吗?

    但去了预计炸日军炮楼的炸药,那炸药也就不剩啥了,如果再分成个七八份去炸日军的飞机那还不如就用手雷或者手榴弹了呢。

    丁保盛就问二蛮子那为啥非得用炸的办法呢?

    二蛮子说,那个东西可是个铁家伙,那咱们不用炸药去炸难道还要用锤去砸用刺刀去撬?

    说到这里,周让的那些小弟们就都笑了,谁告诉你那飞机是铁的?

    而这时,鲁超也加入了讨论,他打岔说,那飞机不可能是铁的!

    大家就问为什么,鲁超说,那飞机是要铁的那得有多沉啊?那根本就飞不起来!

    鲁超的分析却是惹得周让的那些小弟——那些见多识广的城市兵一阵大笑。

    人家就问鲁超,那鬼子的大军舰、汽艇那还是铁的呢,那咋在水上就能浮起来,跑的比咱们的木船可是快多了!

    于是,鲁超没词了。

    而这时丁保盛这些城市兵才给二蛮子鲁超这样的农村兵解释说,小鬼子的飞机还真的就不是铁的,至少不全是铁的。

    二蛮子便问,那小鬼子的飞机是啥揍的?

    然后见多识广的城市兵才告二蛮子,那小鬼子的飞机很大一部份是木头做的。

    所以,干掉小鬼子的飞机不一定非得炸,用火烧也是一样的。

    至此,二蛮子才知道自己这个老兵在新兵面前闹了个笑话,原来,飞机竟然是木头做的。

    好了,虽然飞机虽然可以用火烧着,但那也绝不是拿盒洋火(火柴)随随便便就能点着的。

    于是,在制定作战方案时他们便想到了日军的油库。

    只要打下日军的油库,把日军航空汽油往那飞机上一浇点一把火,那自然也就把日军的飞机烧了。

    而此时,周让小北风他们眼见李义林的人已经围了上来,彻底是把那已经烧红了半边天的平房区围了起来,他们就奔日军的油库来了。

    任何军事区,弹药库和油库都是要远离生活区的,因为它易燃易爆,那从来都是军事禁区里的禁区。。

    而这里日军的油库距离平房区就有两里多地呢。

    在一开始往这里跑的时候,周让小北风他们还能借着身后大火的照亮,可是随着越跑越远,前面终于变得一片漆黑起来。

    按照原来作战方案,抢占油库本来应当是李义林他们的任务。

    可是在周让他们在那平房放火的过程中,也听到了油库放下传来了枪声,只是他们却不知道李义林的人是否把油库拿下来了。

    黑暗之中周让他们又放前跑了四十多米的时候,前方突然传了喝问声:“谁?口令?”

    这一声直接就把周让他们喊得卧倒在地,他们自然是记得口令的。

    只不过由于雷鸣他们阵地战打的很少,在黑夜之中用口令的时候委实没有几回。

    而这时周让却已经问道:“小六子?”

    因为她听出来那声音却正是雷鸣的。

    “周让你们来了啊。”黑暗之中说话的正是雷鸣,显然他也听出来是周让了,紧接着却是说道,“别站起来,我过去!”

    原来,雷鸣眼见着平房那里他们已是胜券在握,他惦记着烧日军的飞机,就也跑到这里来了。

    “咋了,这头咋没动静了?”当雷鸣爬过来的时候,周让问道。

    “咱们的人吃亏了,咱们得重新想点办法。”雷鸣说道。

    雷鸣说话的时候,周让他们才注意到爬过来的可不光是雷鸣自己,却是还有几个人。

    虽然在黑夜之中也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很明显那几个人应当是李义林的手下。

    “咋还吃亏了呢?”小北风问了一句。

    “我们过来的时候,被鬼子听到动静了,然后探照灯突然就亮了,完了吧,咱们的人就吃亏了。”黑暗之中有人解释道。

    那人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惭愧。

    其实也可以理解,营区那头打的这么热闹,把日军的炮楼给炸了,又把平房区烧得一片通红,可是他们这头的任务却没有完成。

    原来根据情报,守油库的日军一共也只有一个分队,也就是十个人。

    可是由于李义林的人行动时发动晚了,炮楼那面爆炸声一起,这头日军就有了防备,却是把探照灯关了。

    而当李义林的人在行动的时候,有了防备的日军听到了动静突然就把探照灯就打开了。

    于是,李义林的那些哈着腰正往前冲的人直接就被日军的探照灯给堵了个正着。

    虽然随后有士兵击灭了日军的探照灯,可是他们三十来个人却也只剩下十多个了。

    周让他们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

    面对日军突然照亮的探照灯突然晃在眼睛上,李义林的这些新兵得有多么的惊慌失措。

    那种情况就象周让当初带着他这些小弟去市郊老百姓的苞米该子垛用手电筒照家巧儿(麻雀)。

    当手电筒打开的刹寻,冬天里躲在苞米该子里以避风寒的家巧儿当时就被那光亮照蒙了。

    它们动都不会动了,然后等待他们的就是那抓住他们的人类的大手。

    新兵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就象一个人的成长。

    只不过一个人从孩提开始到长大成人,当他觉得自己终于有了足够经验可以面对江湖上是非恩怨、明枪暗箭的时候,可是他却已经在变老了。

    而士兵也是如此。

    他们这些人里,就包括雷鸣那也是半路出家,哪有职业军人。

    而他们经过了一场又一场血腥的厮杀,终于掌握了杀敌的技巧之后,所付出的代价除了自己身上的刀伤和枪伤,那就是,他们见证了无数的自己的弟兄付出了生命。

    所以在后世里,真正的战斗英雄,比如一级的,特等的。

    他们绝少提起自己当年打仗的事,他们只是默默无闻的生活,他们伤不起那个心!

    反而有些号称**老兵的人,当初在战争中可能也只是个打酱油的罢了。

    因为真正的英雄要么立功已经被养起来了,而绝大多数都已经牺牲了。

    “好了,都别胡思乱想了。”雷鸣说道,“打油库还不能把那些汽油打炸了,咱们当初还是大意了,这回咱们重新布置战斗方案。”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