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智取


本站公告

    哪里来雷鸣小队,哪里注定就不会太平,日军已是对雷鸣小队达成了如此的共识。

    而现在,守卫机场的日军就处于高度紧张之中了。

    甚至日军连在那炮楼上的探照灯都增加了两盏。

    一时之间,四盏探照灯便如魔鬼的眼睛般向机场的各个方向扫射着,有时分开有时又交错而过。

    可是就在天刚黑的时候,北面炮楼的日军就发现有人出现在了那探照灯的光柱之下。

    日军如临大敌,只是下面传来的隐隐的喊声让他们那紧绷的神经松驰了下来。

    因为下面喊话的人说的是日语,这时炮楼上的日军才看清在那白花花的探照灯下往前走的是他们大日本帝国的士兵。

    那些士兵一共也就六个人,有两个人虽然背着三八大盖却是被同伴架着的。

    而走在最前面的那名士兵双手还捧着一块看形状是四四方方的东西,上面却是罩了块白布。

    雪白的灯光照在白布之上,于是那白布就显的越发的惨白。

    守炮楼的日军便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捧的是什么?”炮楼上一名日军日军士兵高喊了起来。

    “我们遇到了伏击,我们的小队长玉陨了!”双手毕恭毕敬捧着那个盒子的日军士兵大声回答道。

    那日军士兵的回答便让这北炮楼上的日军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日军当然知道下午的时候他们从军营里出去了七辆卡车去追击雷鸣小队。

    只是他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自己的同伴为天皇隺下玉陨了。

    出去七辆卡车不会只活下来六个人吧?雷鸣小队真的这么可怕吗?或者他们还有别的伏兵?

    惊慌震惊之中,问话的日军士兵转头看向了和他站在一起的军官。

    那名日军军官正看着那个白布罩着的盒子。

    想来,那盒子所盛放的应当是和他同职位的同僚的人头吧!

    这仗打的这么惨烈吗?必须得弄清情况啊,沉吟着的日军军官到底是下命令道:“开门放他们进来!”

    日军在机场的军营周围也只是圈了一道铁丝网罢了,所谓的门也只是那道铁丝网的入口罢了。

    在探照灯的照亮下,那六个残兵败卒便随着下去打开入口的日军士兵进入了营区。

    而进入营区日军的炮楼也就在眼前了。

    “为什么不坐卡车回来?”去给回来的人开门的日军士兵问道。

    “车被炸了,天黑仗打乱了,我们为了救伤兵也只能先回来了。”那个捧着装人头的盒子的日军士兵大声回答道。

    “里面有水吧,我们想先喝点水。”那个士兵却是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当然可以!”来开门的日军士兵便回答。

    日军增援来了十卡车的日军,可是守炮楼的却还是原来的日军机场守备队的人,后来的援军却是住在平房里呢。

    炮楼里的水缸就放在了一层,进了炮楼那名开门的日军便一指那水缸。

    这里可是日军机场的军营,那条件自然也不是别处日军所能比拟的。

    他们有发电站,就连这炮楼里都是扯着明亮的电灯的。

    从外面回来的日军中有一名高个子士兵走向了那个水缸,那水缸的水上却是漂着一个葫芦瓢,也不知道这是日军从哪个老百姓家抢来的。

    在明亮的灯光下,那领人进来的日军士兵看着那高个子士兵就有些困惑,没看出自己这名陌生的同伴哪里受伤啊!

    而且在他的印象里,他们大日本帝国的士兵这么高的个子可是少见,那个头可是有一米七十多了!

    守炮楼的日军士兵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你叫什么名字?”士兵便问道。

    可是这时外面突然就传来了枪声!

    那是“突突突”的捷克式轻机枪的射击声。

    不同的枪械在射击时会有不同的声音,比如中**队用的汉阳造射击的声音就是“砰砰”的。

    那是因为汉阳造的有效射程只在三百米左右。

    而日军三八大盖的射击声是“叭勾”,这声“叭勾”可不是把两个汉字不分轻重音的读出来,实际上“叭勾”的音是“bi_ou”。

    那是因为三八大盖射距远,号称能打一千二百米,三八大盖的子弹细,子弹初速高,那把子弹射出去的时候,感觉上就比做工差了不少的汉阳造打的远!

    而日军对中**队所用的捷克式轻机枪是最敏感的。

    因为捷克式轻机枪却是比日军的歪把子好用多了,在操作、射程、精准度、持续射击能力上都比日军的歪把子强太多了。

    正因为如此,日军很害怕中**队的捷克式。

    在阵地战中,日军在发起进攻之前总是会先用掷弹筒打掉对面的捷克式轻机枪,尤其是中国老兵所操控的捷克式。

    老兵一打起捷克式是“突突突”的短点射,基本上这样一个“突突突”就能放倒一名日军士兵。

    反而,用捷克式打连发的士兵多为新兵,因为他们害怕,他们的射击也是盲目的,一弹匣子弹飞出去能打上一名日军士兵那就不错了。

    所以此时外面那捷克式轻机枪一响,底层炮楼六名日军士兵便是一惊。

    与此同时他们就发现炮楼外面已是暗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暗下来那还用问吗?

    那“突突突”的子弹已是把炮楼最上面的探照灯打灭了!

    雷鸣小队要么是对他们发动大举进攻了,要么就又开始冲他们打冷枪了!

    突发的情况让那名对进来的这六个同伴产生了怀疑的日军士兵也走了神。

    中国有句老话叫“一失足便成千古恨”,可如果这名日军士兵假如可以活下来的话,他也一定给他的子孙留下一句话叫“一走神也同样就成千古恨”哪!

    就在他扭头北向见自己的同伴也已经打响了歪把子机枪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喉头一紧。

    那一紧来的是如此之快,力道又是如此之大,在这一瞬间,他的两只眼睛就愕然睁大如牛眼了。

    可是,他偏偏就发不出一点声音!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那个叫作灵魂的东西轻飘飘的从自己的天灵盖上飞到了半空中。

    他就看到自己的**已是被那个高个子的“同伴”扶坐在了那水缸旁!

    人家的动作真的是好轻柔啊,仿佛是怕把自己摔坏一般。

    紧接着,他就看到被自己开门揖盗放进来的六个人几乎同时便向那射击孔处自己的同伴扑了上去。

    那六个人手中或者是匕首或者是军刺,那可都是要命的家伙什啊!

    于是,飘荡在空中的他扯脖子就喊:“支那人去杀你们了!”

    可是,就这一声喊便震散了他那是后残存的意识,而就在他失去意识的刹那,他看自己的那五名同伴已是同时中招!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