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最后一条狼狗的死


本站公告

    雷鸣他们骑着战马借着树林的掩护绕到了日军的一侧,而这时周让他们打埋伏的那些人已是撤到了这里。

    “两个人一匹马,快!”雷鸣下令道。

    他如此下令自然是要带队再赶回到日军的飞机场去,那里可是还有仗要打呢。

    而这时雷鸣还没忘问了一句:“王大力回来没有?”

    “没回来!”已是上了马坐到雷鸣身前的周让低声回答。

    不管是死是活,现在王大力也不可能回来。

    或许,那些被雷鸣他们阻在那块湿地中间的日军就是已经发现了王大力也未可知!

    雷鸣正沉吟中,林毅却已是说道:“我接应一下他吧,不管接没接应回来,我都在后面给鬼子打冷枪让他们回机场慢点。”

    雷鸣随即点头,作为一名指挥员他实在是无法顾及一名战士的生死。

    他也只是说了一声“小心”便带队两人一骑向机场的方向急急的去了。

    林毅之所以要选择留下来接应王大力,那实在是因为他和王大力的私交很好。

    想当初正是王大力误把穿着便装的林毅当成了老百姓就带着他一起逃跑。

    而林毅则是投逃报李,又救了王大力一回,而这样林毅才加入了当时小北风带着的那支原雷鸣小队。

    林毅向着日军车队的方向潜去。

    这里实在没有什么好打埋伏的地形,那块湿地也就是相对理想,两头的卡车一炸,中间的卡车就别想出来了。

    否则,雷鸣也不会把炸日军卡车的地点选在这附近了。

    林毅扫视周围,最终他藏在一处低矮的丘陵上的灌木中向前方望去。

    夕阳之下,可以看到那些被堵在湿地中间的日军眼见林毅这头已经再无子弹飞出,已是暂时弃了卡车正端着步枪向这面逼来。

    林毅看清了情况刚想转移位置,却见日军却已经停下了,机枪步枪都指着自己的所在的方向。

    看样子从卡车上下来的这些日军并不打算前进了,他们开卡车都没有追上雷鸣小队,现在都改步行了,那就更不用指望了!

    可这哪行?那万一日军一打扫战场抢救伤员再把王大力找出来呢!

    想到这里,林毅端起手中的步枪冲日军就来了一枪!

    这一枪打中固然好,可要是打不中能让日军停止打扫战场也是好了的!

    于是,这一枪之后,本来以为雷鸣小队已经撤走的日军自然停止了救助伤员,却是都趴了下来向林毅这头射击起来。

    林毅只有一个人,他如何敢与日军对面硬刚,他却已是收了枪哈腰就跑,他还要接着迂回给日军捣乱的。

    于是,就在那夕阳落下天色变得越来越暗之际,那荒野之中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声枪声响起,随之便引来爆豆一般的枪声。

    雷鸣他们自然是顾不上这头了,他们纵马疾行,纵于是在天将黑之前赶到了正在当观察哨的猴子和汤小饼那里。

    “鬼子那头还有狗叫吗?”这是雷鸣下马后问猴子和汤小饼的第一句话。

    雷鸣他们现在是在日军军营的北面,他们已经想出混进日军军营的办法了。

    可是,李义林他们却是要从南面摸进去用炸药把那南面的那个炮楼炸掉的。

    所以,日军军营里的狼狗是否被打死了就变得格外关键起来。

    有着赵旺、胡大拿这样的壮丁提供的日军军营的情报,黑夜里抗日武装是可以找那探照灯的死角摸进去的。

    只要把日军炮楼炸了,平房里的日军相对来讲要好打的多。

    可是,黑夜里你能瞒得住日本人却瞒不住日本狗!

    谁也没有想到日军的大狼狗却是给雷鸣他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一开始里面有狗叫的声音,只有一条了,听声音是被你们打伤了。

    可是后来里面传来了一声枪响,那条狗就不叫了,我就寻思是不是小鬼子嫌那条伤狗累赘给毙了啊!”猴子回答道。

    猴子的回答让雷鸣和周让不由得交换了一眼色。

    日军见自己的狗被打伤了就会把它杀了吗?

    再怎么说,那狗也是日本人的帮凶,日本人真的就会这么干吗?

    一时之间,雷鸣和周让也不大好确定了。

    “凭我对日本鬼子的了解,我有九成的把握,日本人把那条狗杀了。”这时勾小欠在一旁笃定的说道。

    勾小欠给日军做过翻译,他对日本人的性子摸的熟。

    既然他也这么说,雷鸣也只能暂且相信那条伤狗已是被日军打死了。

    雷鸣并不知道,而事实上真就如同猴子和勾小欠所猜测的那样。

    那第四条狼狗真的被二蛮子用轻机枪给打伤了,有一发子弹直接从那条大狼狗的腰身处钻了进去。

    只是也不知道那颗子弹卡在了那条狗的脊梁骨上或者别的地方,反正那颗子弹就没有钻出来!

    那条狗一时半会儿又不会死,却是就在地上的滚干嚎。

    于是,日军一来气就把那条狗给毙了!

    当然了,在日军看来,他们击毙那条大狼狗也不叫击毙,却叫帮它“玉陨”。

    这日本鬼子也真是奇葩!

    你搞不清他们是虚伪还是咋的,他们有些理念和中国人相比那就是拧歪的。

    就比如,明明自己把自己的同伴毙了(那条狗当然可以看作是他们的同伴)却叫帮其玉陨。

    还有,就象日军那剖腹自杀,那还是一种无比的荣耀,一般的小兵在战败时要剖腹自杀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哩!

    那还非得是日军军官到了一定级别,得号称是天皇武士的才能享受到这样的殊荣!

    假如,这事要是换成中国东北人的性格。

    那东北人就会说了,老子可不做你那劳什子的天皇武士,让我自己给自己肚子来一刀,那门儿都没有,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

    其实日本武士的所谓剖腹自然具后世人考证,这事是有的,但是说一名日本人愣是拿刀割肚子把自己割死的,还真的只是凤毛麟角。

    你想啊,那是肚子,那刀再快,那自裁的人也绝不是把刀插上就死的!

    那就象别人被砍头一刀就毙命,你却用慢刀子剌肉非得血尽而死,那人得有多痛苦?

    日本人再有武士道精神,他也承受不住自己没事用慢刀子剌肉的痛苦。

    所以,大多数日本武士也好,日本军人也罢,在进行所谓的剖腹自尽的时候那旁边都是有人的。

    那个场景其实是这样的,一名日本武士拿刀捅自己的肚子,哎玛,自己咋还捅不死自己呢,太特么痛苦了!

    那这个时候,他会怎么办呢,那个旁边的人就会给他补一刀,给他一个痛快!

    而功劳当然还得算成那个剖腹者本人的,日本人的价值观就是这样虚伪与扭曲的,否则为啥后世有本书说日本人是菊花与刀啊!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