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套野鸡却引来了鬼子


本站公告

    勾小欠叹了口气,用东北话讲那身上就跟长了蛆似的在那“顾拥”了几下。

    他无奈的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边的何玉英。

    而何玉英压根就没有理他,手中的狙击步枪一直指在百米外的一个小树林。

    勾小欠感觉到了给一个狙击手当跟班的无聊,而同时,他重新认识了一下何玉英。

    他对何玉英能够如此长时间的保持专注那也是佩服极了。

    因为,何玉英就用这样瞄准射击的姿势已经足足趴了一个小时了。

    可是现在他却再也不敢惹何玉英了。

    因为在出来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他叨叨咕咕跟有着多动症似的到底是惹恼了何玉英。

    何玉英说,你是我老弟,要是想给我当跟班那你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妨碍我用枪,否则我就把你给周让送回去!

    勾小欠当时就老实了,因为他发现何玉英是认真的。

    何玉英脾气很好,对自己也好,但是何玉英也有倔的时候,那就是她动枪的时候。

    如果何玉英动枪,他要是有一点打扰,何玉英肯定就不乐意。

    就象昨天何玉英被那尸臭恶心着了都吐的“威儿哇”的了,可是她那支步枪却是绝不撒手的。

    以至于勾小欠都嫉妒地支枪了,自己要是那支枪该多好,玉英姐一天给自己上上下下擦个遍,天天还搂着睡!

    可自己终究不是那支枪啊!

    自己为了跟自己的玉英姐好,那九九拜都拜了八十拜了,可就差最后一哆嗦了,所以绝不能前功尽弃!

    所以以他那跳脱的性子也只好忍了。

    杀鸡焉用宰牛刀,勾小欠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后,也只能无奈的也跟着看前方的那个小树林。

    “杀鸡就得用牛刀,嘿嘿。”同样一句话到了另外一个人嘴里却有了喜庆的味道。

    此时在山林中另外一个位置上,二蛮子正咧嘴在那乐呢,他正用望远镜观察着前方一百多米外的一个草坡。

    二蛮子的身边是于标,于标也正用一支狙击步枪观察着同样的位置。

    “目标出现了!”于标忽然说道。

    “哪呢?哪呢?”二蛮子低声问。

    “在那堆榛柴棵子下面呢!”于标回答。

    二蛮子忙把望远镜挪了过去,然后他咧嘴又乐了:“哎,还真来了啊!这咱们队长这打猎的手艺还真不是吹的!”

    “哎呀,二蛮子你小点声,再把兔子吓跑了!”于标埋怨道。

    “哪能呢,咱们离那兔子一百米呢!”二蛮子回答道。

    二蛮子那是山林队出身他又不是没有打过兔子,他才不信兔子能隔着一百米听着自己说话呢。

    “那可说不定,兔子耳朵长啊!”于标就笑。

    “扯淡!”二蛮子就笑。

    两个人就看着那只草丛中吃草的兔子。

    他们倒是发现兔子了,可是那兔子什么时候上套那可就不一定了。

    两个人看了一会儿又开始说话。

    “唉,我是特么发现了,这活捉兔子可是比活捉鬼子都难!”于标叹了口气。

    他手中虽然举着的是狙击步枪,可是他也只是拿那狙击镜头当望远镜用罢了。

    以于标的枪法,一百米打一只兔子还是富富有余的,但问题是,雷鸣给他们的任务却绝不是打到死兔子而是活捉!

    因为雷鸣是要活的猎物,他在战斗中有用,那套兔子的套也是雷鸣亲自过来下的。

    而何玉英和勾小欠的任务也同样如此,只不过他们两个那头要活捉的却是野鸡。

    所以这两伙人那都是把狙击步枪架着却都当望远镜用却不敢开枪。

    因此勾小人才有了那所谓的“杀鸡焉用宰牛刀”之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无论是活捉兔子也好还是活捉野鸡也罢,这真是一个急性子干不来的活。

    可是老兵们把这件事当成战斗任务来完成那就不一样了。

    终于在下午两点来钟的某一时刻,于标和二蛮子同时喝道:“哈哈,套住了!”

    两个人从藏身的地方一跃而起就奔那个草坡去了。

    待到他们两个冲到近前一看可不是嘛,一只灰色的野兔正在雷鸣用铁丝做的套子中挣扎着呢!

    “快点抓住,别勒死了!”二蛮子喊着就上去按兔子,而于标则是掏出两根鞋带来。

    雷鸣套兔子的套是个活套。

    所谓活套就是当时是大的,等兔子撞进套子里后,那套子就会收紧正勒在那兔子脖子上。

    而套子一收紧,那兔子的脑袋就也被卡住了。

    动物就是动物,它们在脖子被勒住的情况下只会拼命挣扎。

    那套子的一头是固定在灌木根部或者小树上的,猎物自然挣扎不开,并且随着自己的挣扎会越挣越紧。

    那种情况就象万物之灵的人类上吊自杀一样,那都是自己把自己杀死的!

    如果二蛮子他们下手慢了,那挣扎着的兔子可真就把自己玩死了!

    “快点把爪子系上!”二蛮子按着那兔子不让它乱蹿。

    而于标则是飞快的用鞋带打了个猪蹄扣儿把兔子的一条腿给勒上了,然后又手脚乱的用另外一根鞋带系兔子的另外一条腿。

    于标的说法是对的,这活捉兔子比活捉鬼子还难!

    他们又不是专职的猎户,手里又没有装兔子的笼子,而为了活捉兔子他们也只能采取这种捆绑的方式了!

    那兔子依旧拼命的挣扎着,嘴里竟然发出了一种类似于战马咆哮般的声音来!

    “你别闹,我们不杀你。到时候还得看你自己表现。

    你要是表现好呢,说不定你能从日本鬼子的大狼狗那里逃出一条命来。

    那你要是表现不好,你就得和白骨坑里的那些骨头做伴去了!”二蛮子嘴里叨咕着。

    而这时于标也终于把那兔子的四条腿全给系上了。

    他那系兔子的方法就如杀猪之前捆猪似的,把那兔子的四条腿一系,然后就把那兔子用枪筒一挑挂在了步枪上了。

    二蛮子便笑:“看你这出儿,就象二鬼子抢东西似的呢!”

    于标笑了笑也不以为意,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往山那头走去。

    只因为何玉英和勾小欠在那头呢,他们要看看那两个人有没有收获,大家好一起撤回去。

    而此时,也真的是巧了,勾小欠也正拼命的往小树林里那里跑着。

    只因为他们那里的那个套子也套到野鸡了。

    一只野鸡正在地上扑腾着想飞走,却无论如何也飞不起来了。

    “哈哈,还是个公的呢!”勾小欠冲到了近前就扑了上去。

    只是没成想那野鸡往旁边一扑楞,他却是把那野鸡的一只长翎拽了下来。

    可是勾小欠也管不了那么多,雷鸣给他和何玉英下的任务那也是抓活的啊!

    他又一扑就把那野鸡按住了。

    这野鸡却比野兔好活捉多了。

    勾小欠原来当伪军的时候可是没少跟着伪军在一起抓老百姓家的鸡吃,所以他那手法熟练着呢。

    他用手中的鞋带把那野鸡的翅膀一系又在那鸡爪上绕了两绕,他活捉野鸡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姐!”勾小欠回头美的滋的就喊何玉英。

    何玉英此时也正拿着步枪往这里来呢。

    套野鸡不象套野兔,那不是套在脑袋上的也套不死,所以何玉英也不着急。

    可是就在何玉英听着勾小欠喊自己这声姐的时候就见树林那头有黄色的人影闪动。

    何玉英的脑袋“嗡”的一下然后她就趴了下来,手中的步枪就抵肩了。

    “小欠,回来!你后面有鬼子!”何玉英低喊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