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端炮楼


本站公告

    “勾小欠跑哪去了?”当柳根发现勾小欠不见的时候,雷鸣小队的人已是骑马躲在树林里了。

    那树林的前方是一个村子。

    那村口有一个炮楼,炮楼的后面是两栋平房,却是都被用铁丝网给圈起来了,那里就是伪军的据点了。

    此时,雷鸣已是在分配作战方案了,而这时他们才发现勾小欠却已经不见了。

    “八成是没跟上,从马上掉下去了吧!”汤小饼猜测。

    雷鸣看了他们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现在打仗要紧,作为一名指挥员他可没有功夫去管一个失踪的士兵。

    就这节骨眼上,别说是勾小欠不见了,就是他媳妇周让不见了他也没有功夫去管。

    而且此时的他发现自己还是来着急了,当时怎么不让队员们再有两个扮成日军的呢!

    那守炮楼的伪军自然是认识他们自己人的,而自己这些人冲上去别再被伪军识破了。

    可到了此时后悔已经没有用了,他也只能按现有条件办了。

    “鲁超、于标,你们两个在这里放冷枪,其他人跟我上!”雷鸣下令道。

    鲁超听雷鸣这话就是一愣,因为来时路上可是说好了,雷鸣和于标在后面负责打冷枪的,这怎么临时又变了呢?

    他却哪知道是雷鸣发现自己的计划里没有人扮日军有了漏洞,他让别人上去自己守在后面却不放心。

    “好了,行动!”没等鲁超想明白呢,雷鸣就下令道。

    然后,雷鸣带着队员们用力打了一下战马,就从那树林子里冲了出去。

    马蹄声声自然引起了炮楼上伪军的注意,就在雷鸣他们冲到距离那炮楼有七八十米的时候,炮楼上的伪军便开始喊话了:“这是咋了?”

    “快开门!妈了巴子的,被人家埋伏了!”丁保盛接口道。

    “装伤员,把头都低下!”雷鸣再次提醒道。

    之所以是再次提醒,那是因为刚才布置战斗方案的时候他已经说过一回了。

    于是那脸上有血的弄的了埋埋汰汰的队员把脸还扬着,但剩下的那几个却是干脆就趴在了马背上。

    猴子甚至还用手搂住了那马脖子,就好象已经受了重伤随时都会从马上掉下去一般。

    炮楼上的伪军还真就没有想别的。

    他们当然在认为回来的是自己人。

    昨夜先是有人逃回来说,他们那去抓壮丁的一个排被人家给打埋伏了。

    伪军连长仔细询问了之后怕自己这两个排去了人再不够用,却是把巡查到这里的日军的那骑兵小队也“邀请”去了。

    而日军不喜夜战,他们这才大清早出发的。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回去了那么多人怎么又被人家打埋伏了,这怎么才回来二十来个啊!

    情急而出错,那可不光是雷鸣自己。

    伪军们一见自己的人损失如此之惨重,他们也急了。

    所以他们炮楼里的人也没有看清回来的是谁,就急忙忙跑出来两个去抬那铁丝网入口处的横杆了。

    只是那两个人也把那横杆抬开了,雷鸣小队的战马也冲进来了。

    那两名伪军这时才发现不对啊!这怎么过来的都是生面孔呢!

    尤其那个毛伊西格在那马背上一坐起来那是格外的高。

    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那可不光是腿长,那一坐起来那上身也比别人高半头啊!

    “有诈!”那来开门看出不对的伪军扯脖子就喊了出来。

    冲在最前面的雷鸣哪有功夫管那伪军已是一马当先奔着炮楼就冲过去了。

    那一冲就是一溜骑兵,小北风、丁保盛、二蛮子他们跟着就冲了过去。

    这事他们事先也是商量好的。

    他们就预料到了伪军给他们开门的时候由于距离太近会发现他们是假冒的,但是,他们这些冲在前面的人压根就没打算动手。

    为什么?

    马蹄声声,开门的伪军喊那么一嗓子炮楼里的伪军也只是听了个大概。

    那要是雷鸣他们现在拔刀就把这两个家伙砍了,那炮楼上的伪军可就会发现不对劲儿了!

    所以,炮楼上的伪军虽然听到下面的同伴喊了句“有诈”,所以他们并不确定,甚至还有伪军也扯脖子问“你喊啥?”

    雷鸣他们可是骑着马的,就炮楼上面的伪军一愣的功夫,雷鸣他们这些前面的人就把马冲到炮楼下面了。

    这头雷鸣他们勒马下马之后,拖在最后面的林毅和柳根的盒子炮就响了。

    “啪啪啪”的盒子炮的点射中,那两名正在端枪的伪军就被打倒了!

    而炮楼上的伪军这才发现不对劲,可这时候又有枪声响起,站在炮楼紧顶上的那名伪军哨兵中枪就倒了下去。

    那是远处树林里的于标和鲁超开枪了。

    “轰轰”有手雷的爆炸声起,那是雷鸣和小北风在马上就把手雷扔进了这个三层炮楼最底层的射击孔里。

    与此同时,毛伊西格往地上一蹲,猴子一蹿就跳到了毛伊西格的肩膀上。

    毛伊西格往起一站时猴子就也站了起来,他们两个一加起来那可就是三米多高了。

    而日军炮楼底层的那个射击孔刚多高?那才两米啊!所以猴子从那个射击孔直接就跳了进去!

    为啥他叫猴子?

    个小而灵活,打架下手狠,蹦着高高打对方的耳丫子那都是他干的事!

    猴子跳进炮楼,那一跳之际,就看到有两名伪军正躺在地上抱着伤口在地上打滚呢!

    很明显,他们已经被雷鸣和小北风扔进去的手雷炸伤了。

    猴子从地上骨碌起来抬手两枪就结果了那两名伪军,而他再一抬头时就听“咣当”一声,一层与二层炮楼之间的盖板就被伪军给盖住了!

    猴子不惊反喜。

    为什么?伪军要是把那个盖子开着才麻烦呢,人家要是从上面往下扔手雷他又往哪里躲?

    他却未曾想到伪军的胆子小却是先把那盖板盖上了,那他还担心什么。

    如此一来他几步就蹿到了那炮楼的后门那里喝了声“我来了”就把那木板的插棍给拔开了。

    雷鸣小北风他们冲进来之际,就听到他们头顶上已是有歪把子机枪“哒哒哒”的响了起来,中间还夹杂着步枪射击的声音。

    那是炮楼上的伪军和小北风、于标对射起来了。

    雷鸣进了炮楼,也只是扫一了眼那被盖上的盖板,喊了声“警戒”,他就奔底层的一个射击孔去了,小北风则是随后跟上。

    小北风压着雷鸣的双脚,雷鸣就爬出了那个射击孔。

    “好没?”小北风就在后面问。

    “好了!”雷鸣就回答。

    “来了!”小北风喝了一声,抓着雷鸣的两个脚脖子就是一拧!

    雷鸣借着那股劲腰腹一发力就生生把身子给翻了过来!

    这时他的身体就已经悬空在了那炮楼的外面了。

    雷鸣伸手从腰上就摘了颗手雷下来,他拔销去帽砸雷之时腰腹发力那身子就与地面平行了。

    然后他便把手雷向上层那个正喷吐着枪火的射击孔掷去。

    雷鸣这一掷那真的就是恰到好处,那手雷刚飞进了那个射击孔撞到了那射击孔的边沿上就爆炸开来!

    而与此同时,已是跑到下楼盖板处的二蛮子一枪托就砸在了那盖板上。

    二蛮子的力气是如此之大,就听盖板发出了“嘎巴”一声,那木板就被砸裂了。

    二蛮子又一枪托过去,那木盖板就被他怼碎了!

    他身后的丁保盛将一颗手雷从那窟窿眼就扔了进去。

    “轰”的一声手雷炸响之后,上面就传来了伪军的喊声:“别扔了,我们投降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