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被失主找到了


本站公告

    “那里有匹马!”下午行军刚开始没有多久,于标便指着远方说。

    雷鸣向那里望去,他确实看到了一匹马,准确的说是有一个人正骑着一匹马。

    此时雷鸣小队正行进在一片荒野之中,周围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可雷鸣还是把小妮子叫到了他们自己那匹驮肉的马的一侧。

    他要来了望远镜借着那匹马的掩护向那一人一骑的方向望去。

    那人在望远镜的放大作用下变得清晰起来。

    那脸庞的形状,那鼻子那嘴巴,应当是个蒙古人,雷鸣判断着。

    而那个蒙古人显然也正在观望着他们。

    不过雷鸣记忆一向不错,他觉的自己并没见过这个人。

    正当雷鸣若有所思的时候,那人已是拨马往南去了。

    雷鸣仔细瞅了瞅,没发现那人带着长枪。

    应当是个牧民吧,雷鸣想。

    于是他再次下达了行军的命令。

    队员们见雷鸣并没有什么表示,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雷鸣小队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既来之则安之,管他日军还是这里叫作警备军的伪军,来了咱就跟他磕就是!

    行军在继续。

    一个小时后,雷鸣小队却是又碰到了意外的情况。

    当他们从一片树林的一侧经过后不久,他们却听到侧后位传来了“得得”的马蹄声。

    就在听到马蹄声起的那一刹那,本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雷鸣转身就向那树林跑去。

    受雷鸣的影响,队员们也齐齐转身向那树林奔去。

    只是人跑的再快也赶不上马。

    当雷鸣跑过树林再向前方看去时,却也只看到一个人骑马刚刚跑进另外一片树林的背影。

    “怎么了?”已是放下了担子抽出了盒子炮的二蛮子问。

    很明显,刚才那个人是躲在树林那一侧的。

    而那人骑在马上一直也没动,雷鸣也并没有发现那个应当在树林里窥视着他们的家伙。

    “是伪军吗?”后赶过来的周让问。

    雷鸣摇了摇头,却是看向了依旧端着那口大锅的毛伊西格。

    只是毛伊西格虽然听到了那马蹄声,但反应明显比雷鸣小队的人慢了半拍。

    他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有雷鸣小队人在战斗中形成的下意识反应。

    “不是失主找上门来了吧?”周让猜道。

    雷鸣笑了答了一句:“谁知道,反正欠人家的债肯定要还的。”

    雷鸣小队的人脸上都有了笑意。

    他们自然也会分析情况。

    那个暗中窥探他们的人,肯定不是日伪军。

    如果是日伪军,人家想打他们埋伏他们还真反应不过来。

    谁也不是神仙,那人骑着马就躲在几十米外的树林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树林里杂树灌木茂密。

    如果是日伪军的探子人家完全可以等雷鸣小队走远了再跑,那样雷鸣他们还发现不了。

    所以应当是被自己抢船的人找到自己了吧。

    这个插曲过去,雷鸣他们复又前行,又走了一个来小时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异样的状况。

    而正当他们顺着那条当地人踩出过的小路走上一个缓丘时,前方几百米处竟然是一个上百户的村庄。

    这还是雷鸣过江以来见到的第二个村庄呢。

    他所见的第一个村庄那是他抢船的地方,既然做了坏事,他也只是在游过江时远远的望了那村子一眼罢了。

    如果说东三省那叫地广人稀,那么这里地广人稀的程度上则是更甚于东三省。

    东北三省的土地是黑色而又肥沃的,雷鸣知道那黑土层都足足有一米多厚。

    可是这里土地虽然也有黑土但相比之下那黑土层也只有薄薄的一层罢了,至于那黑土之下就都是沙子了。

    这也是为什么东三省那荒野在开垦之后就可以盛产粮食,而这里却多少是草原。

    实在是土地的肥力有限也只能长草。

    要说种粮也能种,那就得全仗着地多。

    可是光地多又有什么用,时下的中国又不是苏联,哪有什么大机械化的农业,全仗着马翻牛犁那能开垦的土地终究是有限。

    所以,也就造成了在这里居住的人口更少。

    在这地方遇到个村子可真不易,但雷鸣可没打算进去。

    蒙古人的民风固然待客热情,那是指大草原。

    这种和东三省交界的地方,蒙汉的关系并不那么融洽。

    蒙古人那比东北人还彪悍呢,他们打架是很常见的,据说人家只认谁拳头硬的。

    要说战斗杀敌拼刺刀那雷鸣小队自然是厉害的,可是如果真的只和蒙古人玩肉搏,雷鸣却是知道自己的小队的人胜算还真不高!

    “贴着这片树林子走。”雷鸣下令道。

    他之所以下这个命令那自然是心里有所忌惮。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雷鸣他们从那缓丘上走下正打算向一边绕去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马蹄声声如同闷雷一般响了起来。

    雷鸣他们抬头就见村子里冲出来十几匹马来,他们再回头,身后却也传来马蹄的奔跑之声。

    “别动枪!进树林!”雷鸣直接下令道。

    对眼前的局面早就有了防备的雷鸣那命令下的也是快。

    就前面村子里冲出来的些骑马的一看就是蒙古人。

    他们那手里拿的都是马鞭还有那长达五六米的前端带着绳套子的长木杆。

    雷鸣生活在东北战斗在东北,他就是没见过却也知道那个长木杆叫套马杆,却是蒙古牧民用来套马的家伙。

    这根本就不可能是日伪军,不用问,这就是自己抢船的事犯了,人家正主把他们发现了!

    于是,就在马匹奔腾之中,雷鸣小队却是刷的一下子就钻进树林子里去了。

    对方是牧民那也是老百姓,雷鸣不到迫不得已那是不会动枪的。

    可人家有马有家伙的,那怎么也算是“骑兵”,他们这些步兵不让动枪那又怎么可能惹得起?

    那要是让人家前后围上来,再把他们当成那大草原上的野马给套了!

    而雷鸣他们刚躲进了树林里,那前后的那些蒙古人骑马就冲到了。

    那些蒙古人却也没有想到雷鸣他们进树林子这么快,他们的马已经冲起来了。

    可是再冲起来他们也只是牧民罢了,自然不会骑马撞进那树林里。

    那树林里枝杈横生的,他们骑在马上又高,那要是被撞下来岂不是得不偿失?

    蒙古人号称马背上的民族,那马骑的就是好!

    有及时把马缰勒住的,那马就稀溜溜叫着前蹄腾空。

    有的见实在来不及勒马,却是一带缰绳那马便围着树林跑了起来。

    而这其中竟然还有一人能把那套马杆向树林里探来。

    这人用套马杆套人那自然是套最后一个进树林的,而最后一个进树林的却依旧是毛伊西格。

    毛伊西格怎么能搞清为啥自己的族人要来打自己啊,所以他进树林却是最慢的。

    他正用蒙古语向着族人大喊呢,就见套马杆已是飞了过来。

    他如何不知道套马杆的厉害,所以情急之下他就拿自己端着的铁锅一举一挡。

    外面骑把的那人此时又如何来得及收手?

    要说那人套马那肯定也是个好手,那套马杆前面的绳套却是正好套在了那铁锅上,甚至连毛伊西格的一支手都给套上了。

    毛伊西格也只好松手了。

    他的手倒是抽出去了,但就听“咣”的一声,那个铁锅被那绳套一带就掉在了地上,里面的马骨头和汤却是都扣了出去!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