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甩不掉的倚(尾)巴(二)


本站公告

    “看啥?”二蛮子看着端着大锅的毛伊西格问道。

    毛伊西格憨厚的笑了笑,做出缩头这害怕的样子,只说了一个字“枪”。

    此时的毛伊西格依旧在端着那口十二印的破铁锅,由于他的双手是占着的,所以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表态了。

    雷鸣他们现在需要摆脱日军的追击,所以他们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前行。

    所以雷鸣已是把步枪统一管理了,那就是把步枪都藏在了成捆的树枝当中。

    二蛮子有一根棍子挑着两捆树枝,扮作扛柴的样子。

    至于其他人的短枪那自然也都用衣服挡了起来。

    毛伊西格昨天就知道了雷鸣小队是抗日队伍的,只不过他在追上来之后见所有人的枪都不见了。

    他便开始用目光寻找。

    他既然明知道雷鸣他们都有枪,那有怎么可能找不到?

    “见过日本兵?”二蛮子又问。

    二蛮子性格梗直,有时一条筋,他倒是觉得和毛伊西格这个蒙古青年很对脾气的。

    而且,他还发现,别看这个毛伊西格瘦,可是力气着实不小。

    那个铁锅那半锅汤那些骨头加在一起可绝对不轻,能这样端着个大铁锅还能跟上雷鸣小队的行军速度,这个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见过,日本兵坏,杀了很多人,我见过。”毛伊西格回答。

    此时虽然在行军之中,可是毛伊西格既然说到了日本兵在内蒙古杀人,所有人的耳朵便注意听了起来。

    “铁车,轰轰叫的,下雨了,路太泞,回不去了。”毛伊西格说。

    虽然毛伊西格说的很简单,可是雷鸣小队的人还是听懂了。

    毛伊西格所说的“铁车轰轰叫的”无疑是指日军的铁甲车。

    日军的那种用履带的铁甲车虽然通行能力比汽车强但那也是有限度的,你让它过稀泥潭那肯定是也过不去的。

    “好多人,看热闹,日本兵的那个铁东西就开枪了,就‘洞洞洞、洞洞洞’,死了好多人。”毛伊西格接着说。

    雷鸣小队的人皱眉了。

    毛伊西格不是汉人,他的话很简单,这个很简单的话里所描述的却是日军用铁甲车屠杀中国老百姓的惨案。

    “那些人里有象我们这样的,抗日的?”二蛮子追问。

    “没有,都是老百姓,他们把老百姓打死,拖到那个铁东西前面垫路了。”毛伊西格描述的依旧简单。

    可是尽管简单,雷鸣小队的人却觉得自己的脑袋都是“嗡”的一声。

    狗日的日本鬼子之所以杀人,那竟然是为了让他们铁甲车回营!

    雷鸣小队有的人见过日军屠杀的场面,有的就是没有见过但却也听说过。

    可是,他们这回依然被日军的暴行震怒了。

    雷鸣小队的人开始有了议论声,但这时走在前面的雷鸣假咳了一声,于是队伍中就又静了下来。

    大家又在静默中前行,都是老兵了,开始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因为在不久前,雷鸣再次强调了纪律的重要性。

    大家明白,雷鸣这回是意有所指,那就是所有人在自己和周让不在的情况下一定要服从小妮子和小北风的命令。

    “那时候你在哪?”静默中二蛮子又问道。

    “我没敢往前凑,我饿,没劲,我怕他们抓我推车。”毛伊西格回答。

    毛伊西格总是说自己饿,看来他从小到大就是这么挨着饿长大的,难怪这么瘦。

    “那你要是不饿,你敢去杀日本兵吗?”二蛮子接着问。

    “敢!”毛伊西格的回答很简单。

    他的性格之中无疑有着草原民族的憨厚,你让他象东北人那样说着段子耍着贫嘴显然是不会的。

    “你能杀你几个?”二蛮子又问。

    “不知道,昨天我吃的最饱。”毛伊西格回答。

    这家伙不是以后要一直跟着蹭吃蹭喝吧?所有人想到的却是这个问题。

    “给你支枪,你敢杀日本兵吗?”二蛮子却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他这么问几乎就等于要招揽毛伊西格“入伙”了。

    “敢。”果然,毛伊西格回答道。

    二蛮子不再问下去,而是看向了走在最前面的雷鸣。

    雷鸣依旧没有回头,此时的他正和小北风走在一起。

    “咱们留在这里和鬼子打几仗咋样?”小北风低声问雷鸣。

    无疑,毛伊西格所描述的惨案激怒了小北风,他才会这么问。

    雷鸣瞅了小北风一眼摇了摇头,反而是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小北风知道雷鸣不同意,便不再说话了,也便也跟了上去。

    其实小北风也理解现在自己小队和日军作战不现实。

    这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抗日队伍,他们在这里没有群众基础。

    这里是内蒙古地界,那就得有骑兵。

    想要在这里作战,不说有个根据地,那其码也得有个游击区吧,总得有人给自己通风报信吧?

    一切条件都不具备,这仗就没法打了,打仗不能只凭情绪。

    既然雷鸣加快了行进的脚步,那就意味着纵使不是急行军,他们也不是在走马观花出来游园来的。

    队伍中没有人再说话,耳中所听都是沙沙的脚步声和变得浓重的喘息声。

    雷鸣小队就这样一直行进了下去。

    而在这行进之中,大家也没有忘了时不时回头瞅一眼那个蒙古青年毛伊西格。

    只见他依然端着那个大铁锅在后面奋力的跟随着。

    那那铁锅那骨头那汤到底有多重,五六十斤总有的吧。

    人家所有部队的炊事员都是背锅的,而且背的都是空锅,可是毛伊西格就一直这样端着那个大铁锅跟着。

    他又不是神仙,他也喘着粗气跟着,那锅里的油水都溅了出来,他那本就破旧黑亮的衣服上面就又沾上了汤。

    可是,他依旧奋力跟随着。

    渐渐的,雷鸣小队人已是觉得,要是把这家伙招进小队那也不错!

    虽然他很能吃,可是这肉真不是白吃的!

    这家伙现在这么瘦就这么有劲儿,那要是吃饱了再长胖点那还不得壮的跟一头牛似的啊!

    雷鸣除了偶尔回头看一眼外,一直也没有说话。

    此时的他就象一群羊里的头羊。

    头羊不停,后面的羊群注定是要跟随的。

    他们就这样行进着,一直到了中午已是走出了很远的距离,而这时雷鸣下令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继续赶路。

    毛伊西格终于是把那口破锅放了下来。

    二蛮子告诉他不能升火。

    昨夜雷鸣小队升火煮马肉那是吃的不够迫不得已,现在已经有马肉了怎么可能再在荒野中暴露自己队伍的位置呢?

    毛伊西格仿佛也理解了他所跟随着的这支队伍为什么不让升火。

    但他接着却是用着那脏乎乎的手要把那锅里的骨头分给雷鸣小队人接着啃。

    只是,没有人接。

    这倒不是说,雷鸣小队的人嫌他的手脏。

    除了生死其余的事都是小事,就包括周让小妮子这样的女兵在做战时饿急了什么样的多么脏的食物没吃过?

    他们只是不好意思去吃那骨头。

    因为那骨头是毛伊西格一路端过来的啊!

    于是,雷鸣小队众人在吃着马肉的同时,就见毛伊西格先是惋惜的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溅上的肉汤。

    然后他就蹲在了那锅前,如同长鲸饮水一般开始喝那马肉汤!

    毛伊西格的这个举动都让雷鸣小队的人一咧嘴。

    别说马身上就没有肥油,那汤早就凉了,那上面是腻的乎的一层油啊!

    可是,那家伙就那么喝,然后挑了块肉最多的骨头就啃了起来。

    雷鸣小队众人突然后悔了起来。

    自己原来还想着把这家伙招入队伍呢!自己当时怎么想的,自己的脑袋被驴踢了吗?

    这个毛伊西格是有劲,可,也真的是一个吃货啊!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