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克制狙击手的方法(二)


本站公告

    “姐,你说他们不会不管咱们了吧?”勾小欠问何玉英。

    何玉英一直盯着远处的树林,她并没有回答勾小欠的问话。

    可是勾小欠却已经熟悉何玉英的性格了,她是个慢性子,除了打仗什么总是慢半拍。

    果然过了一会儿,何玉英才说话,不过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何玉英却是反问道:“我听丁保盛说,你原来不也是满洲**的吗?

    那你咋加入咱抗日队伍了呢?”

    “还不是因为小刀他们。

    他们用着我了,那我不能不管他们。

    我们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有事靠彼此都成习惯了。

    要不,我在哪混都一样。”勾小欠回答。

    何玉英又不吭声了,接着在那一片绿色中搜索着日军的狙击枪手。

    “这回不知道能不能混过去,要是再跑回哈尔滨,不知道那家帮家伙还要不要我了。”勾小欠又说。

    何玉英心里微微动了一下便问道:“那你为啥不投降?”

    勾小欠没有想到何玉英会这么问,愣了一下才说:“这不小刀他们都在这呢嘛。”然后又接着反问何玉英,“那你咋不投降?”

    “我一个女人投什么降,等着鬼子汉奸祸害我吗?”何玉英微晒道不过随即却又叹了一口,“其实我倒应当投降的。”

    “啊?为什么?”勾小欠诧异的问。

    勾小欠说投降的事也只是跟何玉英说,那是他真的把何玉英看成了姐,可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何玉英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为什么。”何玉英沉默了,接着搜索日军狙击手。

    又过了一会儿,她才觉得说投降这事太敏感,终究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

    于是,她如同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小北风把我男人杀了。”

    “啊?”勾小欠真愣了。

    啥玩应,小北风把姐的男人杀了?!那就是把我姐夫杀了啊,那这是大仇啊!

    不过接着他却又听何玉英说道:“我男人当叛徒了。”

    “啊——”勾小欠恍然大悟,要是这么说就通了,否则那何玉英还不找小北风拼命?

    于是,勾小欠消化着这个令他震惊的消息,他也不吭声了。

    勾小欠之所以在日伪军里混的如鱼得水那自然因为他是个尖人(聪明人)。

    就象雷鸣和周让在知道小北风杀了张忍冬之后,在劝解何玉英的时候,也只是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也怪不得小北风。

    尽管,雷鸣和周让谁都不喜欢张忍冬。

    但是,张忍冬人都死了,何玉英又是自己人,那么他们再当着何玉英的面列数张忍冬的罪状那就太没人情味了。

    所以他们也只能对何玉英略加劝解。

    而现在勾小欠也是如此。

    何玉英在心里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那个死鬼(指张忍冬)怎么就非得当叛徒呢,就是为了我也不可以当叛徒的!

    而勾小欠沉默下来的态度也在何玉英预料之中,这事没有人能劝的了自己。

    不过,勾小欠接下来的表现却是出乎何玉英预料的。

    “姐,那啥玩应,等咱们两个这回脱了难,我帮你揍小北风一顿,替你解气好不好?”勾小欠却这么说。

    “嗯?”这回轮到何玉英愣了,不过随即她就笑了,“我看行!”

    何玉英性格从来都偏软,虽然说张忍冬因为成了叛徒被小北风杀了,她心里很悲伤看到小北风也来气,可却也没有想到过去找小北风报仇。

    可是,要是说勾小欠能出面揍小北风一顿,哪怕就是给小北风一拳头呢,那自己心里可就舒服多了!

    何玉英话少,勾小欠偏能揣磨人的心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要是能真把小北风揍一顿,那何玉英肯定是会高兴的。

    他正想再逗何玉英开心,这时就看到远处的树林里有人影闪动了。

    “姐,我好象又看到鬼子了!”他突然说道。

    “在哪呢?”何玉英忙问。

    “在那呢!”勾小勾把手指了出去。

    “小鬼子的神枪手不会是一个两个的,你往后退退。”何玉英在找到那名刚趴在一处树丛中的日军狙击手后说。

    “小鬼子枪手是多!”勾小欠接了一句却并没有往后退。

    何玉英打一枪过来,对面就能打好几枪过来,那自然是日军的狙击手比他们人多。

    这也是他们两个看到小北风在山上等他们却也不敢再往上冲的原因。

    往南面退的主意是何玉英出的,因为作为狙击手的何玉英很明白,如果先前自己和勾小欠敢就那么冲过去,那死定了!

    “哎,姐,要不我先打一枪,勾一下小鬼子,你再打咋样?”勾小欠提建议了。

    “你不想活了?小鬼子的枪法很准的。”何玉英自然反对勾小欠以身为饵的想法。

    “没事儿!我擅长勾欠,我这枪法也不一定能打中人家,我就是弄出动静来。”勾小欠说道。

    随他就挪了挪身子,把自己的身子挪到了一棵海碗般粗的松树后面。

    勾小欠自然也明白日军三八大盖的穿透力太强。

    刚才他是躲在一棵杨树后面的,杨树没有松树结实,别日军的子弹再把杨树打穿了。

    “打完一枪你就往后撤,要往回倒着爬!”何玉英不放心的嘱咐道。

    “好嘞,姐你就瞧好吧!”勾小欠信心满满。

    然后他却是坐在了那棵松树的后面猛的就把自己的步枪探了出去。

    “叭勾”他扣动了扳机那子弹就飞了出去。

    然后他略顿了一下身子就躺了下去,边拉动枪栓边说,“我再来一枪!”

    他也不管何玉英是否同意,突然坐起向前方又是一枪。

    枪一响他一个后仰就躺在了那棵松树的后面!

    勾小欠其实压根就没有瞄准。

    他第一枪是告诉对面的日军,我在这儿呢。

    而他又打第二枪怕日军再反应不过来再找不到自己,他当然希望能通过这两枪让日军的狙击手多暴露几个出来。

    而就在他第二枪响过,这片山野里就同时响了好几枪。

    勾小欠在躺下时便有颗子弹从他脑门子顶上飞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前面那棵松树上便是“噗噗”两声,最后那尾音还“啾”了一下,那是子弹在打入树干后动能消耗殆尽与树体摩擦的声音。

    “快撤!”何玉英急道,她自己也端枪往后倒爬而回。

    “打着没有?姐。”勾小欠叫姐那叫的就是一个亲!

    “又放倒了一个!”何玉英回答。

    而这时对面便接着有子弹飞来,那子弹打的高度离地面也就是二三十公分,日军的狙击手那也不是吃素的。

    何玉英采取的办法是打一枪就跑。

    敌我双方同样都是在用步枪,她可不敢和对面六七个日军的狙击击同时对射!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