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夜宿


本站公告

    当天色快黑下来的时候,小北风他们这支队伍已是在树林里休息了。

    此时他们不光摆脱了日军的追击,却是连晚饭都吃过了。

    那晚饭依旧是在那无名小站抢的白米饭。

    火车司机、司炉还有老黄三个人经过请示都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抽烟。

    他们也不是那很有烟瘾的人,只不过用他们的话讲,那是要抽上一支烟压压惊的。

    这一天对他们三个人来讲那真是太刺激了!

    他们先是被小北风他们给劫持了,被动的参与到了抗日之中。

    后来,他们发现日军却是要连他们一起用炮轰了,于是他们就又主动的参与到了战斗中。

    跟着鲁超去扳道岔的那是老黄。

    开火车撞日军铁甲车的那是老黄和司炉工。

    他们都和那火车打了半辈子交道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火车的秉性。

    结果自然是老黄成功的扳了道岔,而火车司和司炉工等火车速度起来后两个人也成功的跳车逃亡。

    当所有人重又会合在一起的时候,小北风这回再看到他们三个人那自然就有笑模样了。

    并且,人家小北风还表扬了他们三个,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铁道游击队三人帮。

    而现在他们三个人凑在一起吸着烟却是因为感觉到了后怕。

    三个人现在就是互相看着却也都难以相信,就他们三个人联手却是把日本人那不可一世的铁甲车给撞瘪泡了!

    可这时候他们看到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擦枪的那个很蛮的叫二蛮子的家伙还冲他们又挑了下大拇指。

    于是三个人不好意思的笑了,于是,后怕的感觉淡了些,反而觉得打日本人是特么的挺刺激的!

    而此时,郭进喜却是跟何玉英在一起。

    “谢谢你老郭!”自打知道了张忍冬死讯的一直冷着脸的何玉英终究是对郭进喜表达了谢意。

    只因为郭进喜给他送来一块两尺见方的羊皮。

    按郭进喜的说法,这块羊皮是给何玉英隔凉用的。

    虽然是夏天,但是象雷鸣小队这样的抗日小队风风餐露宿那还是很辛苦的。

    女人尤其怕凉,晚上睡觉时要是在腰下面垫上块不大的羊皮能护下腰那对身体来讲自然是极好的。

    “不用客气,这也是我应该做的。”郭进喜很客气的回答道。

    郭进喜那也是北风北那绺子的老人了,那死去的张忍冬那也是他的二当家的。

    并且,张忍冬把何玉英抢成了自己的女人的时候,郭进喜欢也是参加了战斗的。

    正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郭进喜才这样回答。

    可是就在郭进喜送完了这块羊皮刚要走开的时候,何玉英却是突然说道:“老郭你等等,我想问你个事儿。”

    “您说。”郭进喜又是客气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那何玉英也算是原来自己二当家的女人,自己客气恭敬一些那都是应该的。

    “杀张忍冬的时候,你也在场吧?”何玉英问道。

    “是的。”郭进喜依旧恭敬。

    要不是现在参加**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了,郭进喜那都是得给何玉英加个尊称的,比如“二当家的媳妇”之类的,以示上下有别。

    “要是当时是你,你也会开枪把张忍冬打死吗?”何玉英忽然问道,眼睛就盯着郭进喜看。

    郭进喜当然知道因为小北风杀了张忍冬的事何玉英那心里是有个大疙瘩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何玉英会这么尖锐的如此直接的就把问题问出来。

    郭进喜沉默了一会儿,他没敢看何玉英那双好看的却又带着某种希冀的眼睛,然后转身走了。

    只是在他转身走开的时候,到底是低声抛下了一句话“二当家的当时要杀大当家的。”

    何玉英怔怔的看着郭进喜低头走远,无语的把目光挪向了西边天际最后一抹残红。

    虽然郭进喜没有说他自己当时会不会开枪打死张忍冬,但何玉英已经知道答案了。

    泪滴从何玉英的眼角滑落。

    何玉英到底是何玉英,虽然现在枪法如神在周宝国的那支抗日游击军里已经被传神了,可是她的内心在情感依旧是怯懦的。

    我是不是专门方男人啊!

    这时何玉英现在想的。

    (注:方男人,东北话,意即“克夫”)

    而也同样在此时,在树林子里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小北风和小妮子却是另外一翻景象。

    小妮子里面背对着小北风,她衬衣扣子却已经全解开了。

    她之所以穿的是衬衣,那是因为他们现在整支小队除了后加入的那三个铁路人员外扮的可都是日军。

    既然扮的是日军,那日军所穿的白衬衫他们也只能穿上。

    日军都是被他们打死的,那衣服上自然有血。

    当时他们也只是挑那血迹少的扒下来的,刚才在吃饭前找那水泡子又搓洗了一下。

    条件差些,也只能如此了,这就是战争。

    “这天都黑了你缠上那两个玩应嘎哈?”小北风不满的说道。

    “你看哪个日本兵走路的时候,前面那两个玩应晃晃在那直颠?”小妮子不满的说道。

    “那你非得天黑缠上嘎哈,明早上我给你缠不行啊?”小北风依旧不满。

    “不的,我就现在缠,省得有人惦记!”小妮子说道。

    “那你要是不说我都忘了这茬儿了呢!”小北风忽然贼兮兮的笑了,“你可是说了,要是我打鬼子再立了什么大功,你可是有赏头的!”

    “你——”小妮子一时之间语塞了。

    “倪文秀同志,别说亲你那脸蛋啊,已经亲过了,咱们需要更进一步了!”小北风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就亲下嘴儿好了,哎呀,不行!”小妮子忽然脸红了。

    “为啥不行?”小北风那手就搭在小妮子的肩膀上了。

    他那意思那可就是要把小妮子的肩膀扳过来了。

    “不许亲!你吃的天鹅肉都带小鬼子血的,一寻思我就隔应!”小妮子不肯转过来。

    “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小北风说道,紧接着却又低声在小妮子耳边说道,“不许叫啊!”

    小妮子还没反应过来的呢,小北风的双手已是从他衫衣后面绕到前面去了。

    而这时的小妮子便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只因为他们两个刚才所说的那两个玩应却是被小北风捂了个正着!

    小妮子感觉自己没来由的一阵眩晕,终是没有站稳靠在了小北风的怀里。

    天终于黑下来了。

    小北风抱着小妮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靠坐在一棵树旁。

    “今晚别缠了啊!”小北风手不老实嘴依旧不老实。

    “好吧。

    不过你可不许碰我,我可不想象胡梅似的挺个大肚子到处跑。”小妮子几近无声的回答。

    胡梅那是二蛮子的媳妇。

    人家二蛮子几经耕耘,终是有所收获了,到底是把自己媳妇肚子搞大了,天天那嘴都快咧嘴丫子上去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