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各有所长(二)


本站公告

    小北风回手费力的接过铁管子将那铁管子的一头向那个拐把子的短边上套去。

    你还别说,这回可就简单多了,因为那管子够长又够粗,直接就套到了那拐把子的短边上。

    “慢点压,别再把你闪下去!”老黄就又喊。

    而同时郭进喜、林毅还有那个司炉工就拽紧了系在小北风腰上的绳子。

    其实那个司炉工一开始是真没有打算伸手的,否则他也不会把介绍日军情报的事往老黄身上推。

    可是,日军的那一炮却是把他打清醒了。

    日本人真的和中国人不是一伙的啊!

    在日本人眼里就是你给日本人干活你又算个屁!

    人家那一炮是直接就想把整个车头炸了的啊!

    所以,为了活命,他也必须尽己所能了。

    而此时小北风已经开始慢慢扳动那根铁管了。

    他也只是轻轻一扳,就感觉插在那根铁管中的拐把子动了。

    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那根铁管工人干活的时候都叫加力杆儿,但凡修个车拧个锣丝啥的扳手扳不动的时候,他们就会把加力杆儿套到扳手的后面。

    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杠杆原理。

    什么活儿你干了才知道,实践里才出真知。

    所谓艺多不压人,哪怕最简单的一个知识你要是不会,那干活的时候你就得受憋,而在战斗中你付出的就是生命!

    所以,技术那也是战斗力。

    据说,西方国家甲国和乙国都生产玻璃,甲国生产的玻璃就没有乙国生产的质量好透明度高。

    甲国怎么研究也研究不明白,最后只好付出了好大一笔学费才跟乙国把怎么提高玻璃工艺的窍门学过来。

    可当乙国把窍门告诉甲国的时候,却是差点把甲国的鼻子气歪了。

    因为乙国说,你生产玻璃的时候,多搅拌一下就好了!

    看,这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小技巧,其实只需要明白人提点一下。

    可没有人提点,那你就是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在那里瞎子摸象!

    由此可证,哪个敢小瞧那些小技术小窍门?!

    而此时也正是如此,小北风又加了点力,眼见着那挂钩就真的被他用那拐把子别开了!

    既然打开了,他却是连那个加力杆也不要了忙伸双手把住了机车这侧的挂钩,他现在可是大头冲下在那也就十米宽的铁钩子上趴着呢。

    此时,他们这列火车可是正爬坡呢,那连接挂钩一开,后面的车厢与前面这几节机车之间的距离就开始拉大。

    可是,这个时候,小北风却已经顾不上看那远去的车厢了。

    只因为他手把着的这个十来公分宽的挂钩那左右是活的!

    这个,必须是活的,你想啊,那挂钩要不是活的,火车头一拐弯后面的车厢却不拐那不就翻车了吗?

    你说这下把小北风吓的!

    他刷的一下子双手一撒却是直接就把那个挂钩给抱住了,他的下巴直接就撞在了那钢铁的挂钩上。

    可这个时候他哪顾得上痛,一惊下他又看到了下面的那如风似电般向远处逝去的枕木碎石的铁轨。

    他急闭双眼,于是他整个人就随着那挂钩在那里摆啊摆!

    而后面的老黄他们四个人也忙拽那根绳子。

    那绳子瞬间绷紧,可是,咦?他们四个人竟然没有拽动!

    你说那能拽动吧,那小北风正死抱着那个铁钩子不撒手呢!

    “绳子拽紧了别撒手!我去拉他脚脖子!”老黄说道。

    要不说术业有专攻,你看小北风这帮子人打仗内行,但这些事真的就没有老黄这样的工人有经验。

    于是,现在老黄俨然已是成为他们的指挥员了!

    “你别害怕,你撒手往回爬!”老黄就喊。

    而这时小北风才如梦方醒,感觉自己的小腰都快被后面这几个人给拉断了!

    这人丢大发了啊!小北风感叹着。

    既然上面又有人拽腰又有人拽脚脖子的,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危险了。

    于是,他喊道:“慢点拽,我往回爬!”

    于是,后面四个人拽着,前面一个人又由低向高倒着往回爬。

    本就没有多远的距离,只是这活干的别扭,不一会儿小北风终于是倒着爬回了那机车的门里。

    他们这头是没事了,可现在就轮到后面铁甲车里面的日军着急了。

    日军真没有想到前面的火车会跟他们大日本皇军玩这么一招。

    他们铁甲车距离那火车最后一节车厢一开始有五六十米距离呢。

    就在小北风别开了那连接的挂钩一开始的时候,那火车车厢由于车头带着它们牵引的惯性那还是往前冲的。

    只不过,它也只是出于惯性却已经没有了那火车头牵引的动力了。

    所以火车头是在快速前进的,而那十多节车厢虽然也在前进可却是变得越来越慢。

    后面铁甲车里的日军当然发现前面的火车变慢了。

    可是,由于现在是直道,他们也只能看到最后一节车厢,根本就看不到那已是快速远去的火车头。

    就这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见前面的车厢速度慢了下来,他们就以为是那伙抗日分子被他们的小炮给吓住了呢。

    当然了,他们也在踩刹车。

    可是在铁路上刹车道理都是一样的,他们的铁甲车由于惯性也在往前冲,这就是一个相对速度的问题。

    日军就发现那火车车厢已经是越来越慢了,他们还真的以为那前面的火车刹车了呢。

    日军之所以发现前面的火车越来越慢了,那自然是和他们所选择的参照物有关。

    他们看前面的火车那自然是以火车两边的山丘树木为参照物。

    可是,当他们发现那火车变慢然后静止,可是接下来却是向后跑过来的时候,他们发现不对劲了!

    哎呀,前面的抗日分子不是倒车来撞咱们来了吧。

    不是到了现在他们都没有想到小北风竟然是把火车的车厢从车头上给拆下来了!

    于是,在日军军官的呼喊声中,日军的铁甲车那是紧急刹车!

    咱也不知道日军的铁甲车是如何制动的,那如果它要是象汽车似的,那刹车片在这一刹那就得给踩冒烟喽!

    车轮和铁轨摩擦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眼见着他们铁甲车就要和前面的车厢撞上了,他们的车终于是刹住了。

    而这时那铁甲车与那车厢也只是一线之间了。

    然后,日军的这辆铁甲车直接就向回开,可是这个时候那些车厢如同一条长龙跟着就也从坡上追了下来。

    双方便在这铁路开始了生死赛跑。

    那铁甲车是有动力的跑起来自然是快,可是那由车厢构成的长龙却是仗着势大力沉,由于重力加速度的原因那是越跑越快的!

    “能不能撞上啊?”林毅问把手扒着机车后门框抻着脖子向后看的小北风。

    可由于这段时铁路是直道,小北风的视线那也是被靠近这头的车厢挡住了。

    “哎!出来了!”这时小北风就看到那辆铁甲车出现了,因刚刚这一阵跑那铁甲车已是返回到一开始的那个弯道了。

    而这时,小北风就看到那车厢的长龙随后就追了上去。

    这回,堵在机车后门观看的几个人却是全看到了,就在那个拐变处,那一列由车厢组成的长龙终于怼在了那辆铁甲车上。

    那辆铁甲车和火车车厢那都是在往回跑的,只这是后者上追上了前者。

    由于并不是对面相撞,远观的小北风他们也搞不清那列车长龙撞的那一下力量到底有多大。

    爆炸倒也未曾发生,但那辆有着小炮刚刚嚣张不可一世的铁甲车终是翻出了路轨。

    “嗐!”众人齐声叹道。

    那自然是因为撞得太轻了,想来那铁甲车里面的鬼子应当也就是磕磕碰碰不至于死去吧。

    众人正遗憾间,却又同时张嘴喊道:“哎——哎——”。

    他们之所以只喊了一个字,那是因为远处发生的那一幕实在是过快,他们已经来不及说别的了。

    因为他们看到那列车厢的长龙竟然也冲出铁轨了然后有几节车厢就也倒了下去!

    哈哈,虽然他们的视线被挡住了,可是他们可以想见,日军那辆倾覆的铁甲车却是又被出轨的列车又给砸了一下!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