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铁甲车来了,带炮的


本站公告

    “说不定后面就跟了辆日本人的铁甲车呢!”当老黄低头说完这句话时,驾驶室里一片沉默。

    老黄说这话时已经说的挺狠了,他以为小北风他们会被自己的话吓住。

    可是,他抬起头时,却见小北风在那里摸鼻子,她媳妇若有所思,放天鹅的那个冷面女子依旧在擦她那支有着望远镜的步枪。

    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嘛!

    其实,老黄知道,就现在这种情况,他还真得把自己知道的事都说出来。

    那就算是自己不说出来,以日本人的作风人家一旦知道他这个车站工作人员没有死再把他抓住,那他也被会弄(nèng)死的!

    所以,尽管他已经习惯了在日本的人的威风下小心翼翼的干活少说话挣着那点微薄的薪水养家,可是现在他也被逼上梁山了。

    这种事,也是二选一,没的选。

    他又不是什么真的铁杆汉奸,你让他真做二选一,那他肯定还是帮中国人。

    “你少拿那个破铁王巴吓唬我,想当年老——我又不是没有炸过铁甲车!”过了一会儿小北风才撇嘴道。

    他刚才想说“老子”了的,可是被小妮子一眼给瞪了回去。

    本来小北风爱说脏话的习惯都被小妮子给板的差不多了。

    可是这小北风一见生人就兴奋,却是的嗖的连说好几回老子了,这小妮子又如何能忍?

    “后面有铁甲车那我就把车厢摘了,你就说吧,怎么把火车厢摘开?”小北风直入主题了。

    小北风他们当然知道他们现在所在的这列火车后面没有日军的铁甲车。

    他们是小队,却也更是部队,他、小妮子、何玉英、鲁超四个人在驾驶室里呢,可后面车厢里却还有人呢。

    后面的人有郭进喜、二蛮子、于标、林毅还有王大力,他们那都是会瞭望后面的。

    所以后面要是来了日军的铁甲车,他们不可能不来报信。

    雷鸣小队长期在艰苦的环境中作战,早就养成了前有尖兵后有掩护的格局。

    所以,老黄说这列火车后面来了日本鬼子的铁甲车又怎么可能吓住小北风这些人。

    再说了,就是日本鬼子来了铁甲车又能如何?

    他们这是一列火车,火车头后面拖着十六七节车厢呢!

    难道那日本鬼子的铁甲车还能在铁道线上超车?那是不可能的!

    小北风这么一说,不光老黄高看了小北风一眼,就是那个一直不吭声的司机还有那个司炉工都又看了看小北风。

    “摘开倒也不难,用这个大钥匙。”老黄在这个随处可见油污的驾驶室里扫了眼之后就指向了角落里的一个东西。

    “就那个拐把子?”小北风看向了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就是一个有着直角弯的扁铁,一头长一头短。

    “每节车厢挂钩边上有一个窟窿眼,你得把这个钥匙塞进去,扳这个短头,那两个咬着的铁舌头自己就开了。”老黄解释道。

    小北风不吭声了,他在想象自己摘那火车挂钩时自己所要做出来的动作。

    “这个活平时不难,可是火车跑起来时候就难了,你确定你能行?”老黄终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小北风沉默了一会儿才笑道:“但愿别逼我去摘火车。

    再说了,摘它干嘛?

    反正这铁道线就一条,那小鬼子的铁甲车怎么也超不了咱们的车!”

    老黄他们这三个铁路上的人却哪想到小北风豪气满满的说了一翻之后却又打起了退堂鼓。

    吹的挺响,原来是个口把式啊!

    一时之间,他们三个人嘴上不说,可心里却是都充满了对小北风的鄙视。

    只是他们的鄙视还未结束,他们就在这蒸汽机车“咣当咣当”声中隐隐听到了一声轰响。

    老黄他们三个人都是一愣,可是小北风他们却已经变容了!

    要知道,时下的火车都是蒸汽机车,那噪音是很大的。

    可是在这噪音之中还能听到隐隐动静,那这声响是什么还用问吗?

    那是炮击的声音!

    小北风迅速从驾驶室的侧窗探出头向后望去。

    此时正是铁道的一处拐弯,小北风就看到就在最后一节车厢的几十米后,竟然真的就追上了来了一辆日军的铁甲车。

    而那铁甲车正中间的炮塔上那真的就是一门炮!

    “我艹,要是重机枪也行啊,这怎么还特么是炮呢?”小北风骂了一句。

    而这时后面的二蛮子、林毅、于标他们也跑过来了,那意思无疑是让小北风或者小妮子拿主意来了。

    毫无疑问,他们攻击了那个无名小站的事被日军发现了!

    小妮子看向了小北风,那眼神之中有的是询问与关切。

    甚至一直冷着脸的何玉英也都看向了小北风。

    那火车厢之间的挂钩是怎么连接的,作为两名女兵他们还真不了解。

    可是她们两个却知道,反正你要想把那挂钩摘开,那就得上那个挂钩顶上去。

    正如一开始老黄所说的那样,如果火车没有开是停在原地的,这个活肯定是不难。

    可是现在火车可是在跑着的,那就是跑得再慢,你这个人在那挂钩上能站住吗。

    那要是失足掉下去,下面可就是火车道了。

    说粉身碎骨那是夸张了,你要是掉下去那就绝对会被那钢铁的车轮碾成几段。

    可是小北风也只是看了一眼小妮子,眼神里闪出一丝果决,他上前几步一哈腰就拿起来了那个拐把子便向后车走去了。

    而同时,他嘴里还在布置任务:“把火车开的再快点,让那帮狗日的追上来!

    林毅、郭进喜跟我去,我摘开车厢后你们传信,来个急刹车,把车厢甩出去!”

    “等等,你要是真能把挂钩摘开,等几分钟,前面有个上坡!”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个火车司机突然说道。

    小北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火车司机算是默认了,然后他头也不回的就往的后面去了。

    而这时其他人自然也动了起来。

    小妮子和何玉英都趴到了那火车的侧窗前看向后面追上来的那辆日军的铁甲车。

    其他队员都冲向了那煤水处理室,也就是所谓的锅炉房。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而蒸汽机车想要跑得更快,那就得多加煤让锅炉里的煤燃烧的更旺从而生出更多的蒸汽来。

    “全都趴下!”这时小妮子忽然喊了一声,随即她和何玉英就把头一缩蹲了下来。

    “嗵”的一声里,日军的铁甲车又开炮了。

    那炮是直射炮,这一炮却正是奔车头打的。

    只是这一炮却是略低了一些,那炮弹直接就打在了路基上。

    一瞬间碎石乱飞,更有与那铁轨钢轮所产生出来的令人牙酸的摩擦声让人瞬间就有了一种抓狂的感觉。

    而那一侧的车窗瞬间已是化成无数碎片崩进了车厢。

    多亏小妮子见日军铁甲车炮口指过来提醒的早,否则那玻璃碴子就是不把他们打伤那他们破相也是难免的!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