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形单影只的白天鹅(三)


本站公告

    火车在奔行,司炉工和老黄老老实实的坐在驾驶室里看小北风他们几个人在那吃饭。

    小北风他们给车站的日军来了个突袭,那个吃饭的屋子自然被他们搞了个一塌糊涂。

    可是,他们却没有把厨房如何了,所以那一锅的白米饭倒是好好的。

    小北风他们却是把日军煮熟了饭的那口十二印大锅直接搬到火车上来了。

    “印”在东北民间是指铁锅的尺寸,即铁锅的直径。

    一般来讲,一“印”的长度是10厘米左右,那十二印的大锅的直径就是一米多了。

    这一大锅饭完全够他们这支小队吃的。

    老黄的家并不是在那个小站当地的,所以他被小北风他们带上火车也没有什么难度。

    当然了,那老黄的家就是当地的,他也会把自己家搬离自己工作的那个无名小站的。

    那周围根本就没有人家,包括守站的那个分队的日本兵那也都是带“把”儿的。

    就以日军那种揍性,哪个铁路员工敢把自己媳妇放在那四周并无人烟的虎狼之地?

    老黄、那个司炉工还有火车司机此时也已经和小北风他们在一起吃过了。

    他们吃的很快,一方面他们毕竟是满洲铁路的工人那终归是给日本人做事的,他们多少是怕小北风他们的。

    而另一方面,他们吃那白炒饭还好,只是那个菜他们实在是难以下肚。

    只因为那一锅铁锅炖天鹅也被小北风他们划拉到盆子端上来了!

    虽然小北风他们把菜已经用水冲过了,可是,老黄这几个工人终归是觉得心里恶心。

    据说当时豪写过给他父亲治病要吃那带人血的馒头,可是这平头老百姓谁会去吃那带着日本人血的天鹅肉呢?

    可是老黄他们胡乱扒拉饭的时候,此时那小北风的心情却又已经大好了起来,他还很豪爽的夹了块鹅肉要放到老黄的饭碗里。

    这吓得老黄直往后躲,小北风就哈哈大笑,然后还说,想当年小爷我那也是喝过人心做的肉片汤的!

    你说这把老黄和司炉工这几个人吓的,他们几乎又以为小北风他们是胡子下山呢!

    他们却哪知道,人家小北风现在是抗日游击队不假,可是人家原来那可不就是小土匪吗?

    原来人家那是真的喝过人心做的肉片汤的!

    倒是小妮子在旁边瞪了小北风一眼,说,你还让不让人吃饭。

    小北风这才老实了下来。

    而老黄和司炉工就看着小北风他们在那吃饭,紧接着却是又看到了一件令他们感到吃惊的事情。

    你看他们几个在铁路上班的大男人不敢吃那肯定是沾了日本人血的天鹅肉,可是那小北风的媳妇,那小妮子却也吃的津津有味的。

    小妮子还说,好久没有吃到野味了。

    哎玛,他们到底是不是抗日游击队啊?

    一向胆小的老黄仿佛看到了小妮子那张好看的薄薄的嘴唇上都沾了那啥的血了。

    谁都得承认,小妮子那是长的相当漂亮的,那真的就象夏天里东北山野里一朵盛放的野玫瑰。

    只是,这反差也太大了。

    在老黄的理解里,再漂亮女子那在冲你一笑时,齿白唇红,可偏偏又沾了敌人的血,你说这个还是美女吗?这就是美女只怕也是传说中的那吸血的恶魔吧!

    如此一比较之下,倒是那个最初看着面目冷冷的何玉英更给了老黄以好感。

    这是因为何玉英冷着脸对那天鹅肉却是一筷没动,更兼是何玉英放飞了那只形单影只的白天鹅。

    此时的老黄却哪知道,何玉英不吃那天鹅肉并且放飞了另外一只白天鹅肉并不是她不吃肉只吃素。

    何玉英那也是一名战士了。

    雷鸣小队的这些人为了打鬼子什么艰苦的条件没经历过?

    那保存自己杀死敌人那是战斗的第一要义。

    当战士们为了打鬼子饿的都没招了的时候,他们能因为说那肉沾上了敌人的血就不吃了吗?

    这是不可能的!

    何玉英之所以不吃,也只是因为那原本是成双成对的白天鹅现在只剩一只,她却是触景生情想起自己和张忍冬之间的事情罢了。

    何玉英在被周让和赵一荻的带领下加入了抗日队伍后,她那是一心巴火的想找到张忍冬和张忍冬在抗日队伍里比翼齐飞的。

    所以,她才拼命练枪。

    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日本鬼子就是可恨,她现在不再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

    另一方面她何尝不是想在和自己男人相聚的时候,让自己男人看看,曾经需要自己男人保护的她现在至少在狙击这方面那也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尤其是她从雷鸣手里换到了那支经过雷鸣改装的狙击步枪手,那真是枪法如神!

    可是,她却哪想到,当自己终于找到了小北风和小妮子向他们两个打探张忍冬的消息的时候,小北风那两口子却是从震惊变得沉默起来。

    最后,倒是小妮子说,玉英姐你能加入咱们的队伍我们很替你高兴,可是如果让你在张忍冬和咱们队伍中间选一个,你会选谁?

    小妮子的话当时就把何玉英整糊涂了。

    这怎么选?这还用选吗?张忍冬那不也是咱们队伍中的人吗?那干嘛要我选?

    一时之间,她就没有转过磨儿来。

    小妮子也不解释,直到何玉英冷静下来终于觉得小妮子那是话里有话的时候,才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妮子就告诉她,张忍冬当叛徒了,这回你选吧。

    何玉英当时就蒙了!

    在她看来,自家张忍冬那怎么可能成叛徒呢?这不可能啊!

    在她的印象里,自家张忍冬那就是豪气干云的英雄人物,那就是他的偶像!

    于是小妮子就跟她讲了张忍冬当叛徒的大致经过。

    小妮子的话,何玉英虽然感情上不相信,可理智上她自然是明白,张忍冬成了叛徒那是真的!

    于是,在那一刻,光环逝去,偶像坍塌。

    人都是在变的,何玉英也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弱女子了。

    她想张忍冬不假,可是她也已经随着周让打过很多战斗了,她也明白许多道理了,她自然明白在抗日队伍里叛徒意味着什么。

    现在张忍冬成了叛徒,那就意味着自己就必须得在张忍冬和周让他们这些和自己一起战斗的伙伴间做出一个二选一的选择来!

    这真的就是二选一,没有第三条路!

    事情已经发生,斗争就是这么残酷,要么张忍冬死,要么那些和自己同生共死的伙伴就要死!

    何玉英在思想斗争了很久后才说,要真是这样,那我就选择打死张忍冬,然后我和他一起死!

    然而,上天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而这时小北风才告诉她,张忍冬已经死了,因为张忍冬的叛变北风北死了,张忍冬已经被他小北风打死了!

    哎呀我勒了个去!

    何玉英当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一面是当了叛徒的自家男人,一面是自己队伍里的同志,她没的选,当时她就崩溃了。

    可是那又如何,此时雷鸣他们几个可还是被日军抓着壮丁呢。

    小北风和小妮子就又带人出来救雷鸣。

    何玉英也只能心里一会儿是对小北风的恨一会儿又是对自家不争气的男人的恨,她就冷着脸一直跟着小北风他们。

    何玉英并不知道,其实她依赖别人已经依赖习惯了。

    她的下意识里是,我去找周让,是周让领着我开始打鬼子的,我让周让给我出主意!

    虽然,她知道,自己就是跟周让说了,那周让也不可能让张忍冬复活,也不可能阻止张忍冬当叛徒,人家周让也更不可能把小北风给毙了。

    可是,她的心里苦啊,她总是要找一个给自己做主的人的!

    火车依然在哭七哭七的跑,何玉英吃完了想着心事不说话可以,可是已经是风卷残云般吃完饭的小北风却是要说话的。

    “好了,都吃饱了喝得了,现在需要问你们这些给日本人做事的家伙们情况了!”小北风说道。

    小北风他们可不是抢了火车一直往北开就完了。

    这灭了一车站的鬼子,又抢了一列火车,这也只是战斗才刚刚开始罢了,那沿途的情况小北风他们自然是要了解的。

    “你说说。”小北风一指那个司炉工说道。

    “那个,那个,老黄是车站的人对沿途的情况比较熟。”司炉工却是把话给推出去了。

    他当然是知道一些情况的,可是他却不想说,这说了可都是祸啊!

    “你特么信不信我把你扔火车底下去摔死?!”小北风一挑眉毛冷冷的对那个司炉工说道。

    那司炉工就一哆嗦,哭丧着脸说道:“我就是一烧锅炉的,我是真不清楚啊!”

    小北风正要再问呢,老黄却已经把话接上了。

    “问我吧,他确实没有我清楚。”老黄说道。

    “一会儿我再和你算帐!”小北风用手指头一点那个司炉工道,“妈了巴子的,吃日本人的饭吃多了你都忘了自己是中国人了吧!”

    然后他就接着问老黄:“你说。”

    “可我不告诉你!”老黄突然道。

    嗯?不光小北风了,就是小妮子他们几个那眼睛也立起来了。

    一个铁路工人罢了,难道还是个铁杆汉奸?!

    “我告诉她,她没吃天鹅肉!”老黄没等小北风发作呢,却是一指何玉英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