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掷雷


本站公告

    黑暗之中,雷鸣、雷三儿、齐韬又动了。

    这回三个人依旧背了个袋子,但这回袋子可是小了许多,那袋子里装的却都是手雷。

    雷鸣他们把袋子里的炸药都找地方藏好了,又把原本雷鸣背着的那袋手雷分成了三袋各自背着。

    此时的雷三儿和齐韬都已经不害怕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与兴奋。

    现在他们已经藏好了那些炸药,这回他们可是要闹出大动静来了,雷鸣已是教了他们两个如何使用日军的手雷。

    雷三儿和齐韬跟在雷鸣后面静悄悄的走着,这回他们可是长记性了,都闭紧了嘴巴。

    要不是一开始雷三儿嘴欠没遵守雷鸣的纪律说了那么句话,何苦招来了两名伪军。

    当那名叫大眼珠子的伪军用手电筒向那门洞子里照的时候,雷三儿齐韬却是都在那两袋子炸药后面趴着呢。

    他们猜到了雷鸣会动手也再次见证了雷鸣杀敌之时的雷霆手段。

    不过这回当他俩知道雷鸣竟然是用双脚蹬着踩到了那两名伪军头顶上时他们两个也心动了。

    这招儿他们也会啊!

    那从小爱打架的他们哪个不淘气?雷三儿也曾这样蹬跳着从走廊一直向上摸过屋子的顶棚。

    雷鸣所用的这招儿那都是他雷三儿玩过的,并且还真就在这同一个门洞!

    原来,自己与雷鸣这样的抗日英雄的本事虽然差了一大截,可也只是一截罢了,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嘛!

    信心一起,那要杀鬼子二鬼子的他们两个就也跃跃欲试了。

    他们是奔着刚才那两名伪军出来的地方去的。

    他们并没有走多远,雷鸣便低声提示了。

    于是三个人就蹲在一个墙角处静静的倾听,那伙伪军却是正在说话呢。

    那所说的无非是这个说“大眼珠子他们两个已经出去有一会儿了那为啥还没回来”那个说“我好像看到手电筒闪了。”

    伪军班长听着闹心,正想再派人出去查看的时候,对面的雷鸣已是在低声吩咐了。

    “销子都拔了?”雷鸣低声问。

    “嗯,拔了。”那俩人回答。

    “我说一二,你们两个就把手雷上的那个铜帽往墙上砸,然后马上把手雷扔过去。”

    雷三儿和齐韬都应了声“是。”

    “别紧张,天上飘过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雷鸣怕雷三儿和齐韬紧张还故意说了句俏皮话。

    雷三儿和齐韬没有想到在这个马上就会改变他们人生的关键时刻,雷鸣却说出这么一句来。

    两个人刚一咧嘴要乐,雷鸣却已经说“预备了”。

    那两个人心中一凛之时,雷鸣已是在说“一二”了。

    于是两个人条件反射一般的就将手中的手雷砸向了身边的墙壁,随即就把手雷向前方甩了出去!

    雷鸣那颗手雷却是在他手里顿了一下才甩了出去。

    雷鸣这样做自然是估量了自己要扔的距离和手雷延时爆炸的因素,以使那手雷飞到地方就能爆炸。

    不过他可不敢现在就把这招教给雷三儿和齐韬,这要是玩大发了再把他们自己炸着。

    毕竟,这两个人就算以后比他雷小六子都能打,那现在也只是新兵罢了。

    黑暗之中,先是有伪军惊叫的声音传来然后便是手雷轰然的爆炸声。

    三颗手雷两颗在地上一颗在空中却是几乎同时炸响!

    雷鸣也不知道三个颗手雷一共炸到了几名伪军,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但他知道能炸到伪军那也就可以了。

    自小在讷河垓里长大的雷三儿对讷河镇的一草一木那是极为熟悉。

    先前他听到伪军的说话声,虽然目力所及一片黑暗,可他却是连伪军藏到哪个院子里都能猜到!

    这就是本土做战的优势!

    “快跑!”雷鸣低声命令道,然后他们三个人背着袋子便向北跑去。

    炸这里的伪军那也只是开胃小菜罢了,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北面日伪军的军营。

    “咋就扔一个?”眼见自己这三个人都跟远了,雷三儿才跟在雷鸣的屁股后问。

    不管扔了几颗手雷,他们知道终究是没把那院子里的伪军全部炸死。

    因为这时就在刚才手雷爆炸之处终究是传来了“砰”的一声枪响。

    “去炸日本鬼子。”雷鸣简简单单的就回了一句话。

    雷鸣这一句便让雷三儿和齐韬因为只扔了一颗手雷的遗憾立刻就消失了。

    那伪军再咋说那也是中国人不是,而且他们这些人平素虽不耻于伪军的行为,但和伪军中的一些人那也是有交往的。

    他们这回也知道伪军的最高长官都死了,虽然不是他们给弄死的,他们也绝对无法脱了干系。

    他们也是实打实的被逼上梁山啊!多少那都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所以,他们两个这回一听雷鸣说要打日本鬼子了,又怎么可能不兴奋。

    只是他们还没有跑出多远呢,就见北面日军军营里的探照灯已是向这头甩过来了。

    那探照灯灯柱的落点却是被前方几十米处的平房给挡住了。

    那探照灯之所以照在那里雷鸣自然是明白的,它也只能照在那里,再往远照那就看不清了。

    雷鸣心中一动便停了下来,伸手说道:“把步枪给我!”

    齐韬递过枪,雷鸣给那步枪顶火上肩瞄着那探照灯“啪”的就是一枪。

    枪声里那盏探照灯应声便灭!

    雷三儿和齐韬正暗羡雷鸣枪法之准时,他们就看到日军军营的前面有几束比那探照灯却是细小了许多的光柱晃动着。

    他们看那光柱移动的方向与速度,那正是奔他们这里来的。

    哎呀,日军的援兵好快,那手雷的爆炸声这才响了多一会儿人家就奔这里来了!

    “看到亮手电的那条街了吗?”雷鸣问道。

    “看到了!”雷三儿和齐韬齐声答道。

    “奔挨着的那条街去!”雷鸣说道。

    “好!跟我来!”雷三儿说了一声就跑前面去了。

    雷三儿现在很骄傲,因为他是垓里人,他对讷河镇的房子比齐韬熟啊!

    虽然说两个人现在握手言和了,可是他还是很高兴在打鬼子这事上压齐韬一头的。

    三个人边背着袋子往前跑边拿眼睛瞟着相邻那条街手电筒的灯柱。

    他们这样自然是为了确定出来救援的日军的位置。

    只是,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他们却发现已不用寻找那光柱了。

    他们已是听到了斜前方相邻那条街传来了日军奔跑时所发出的“扑通通”的脚步声!

    “就在这儿,一人三颗手雷,手雷袋子慢点放,先把这三颗手雷销子拔了!”

    雷鸣下了一道自打自己打鬼子以来极少下的长命令。

    不这样下不行啊,自己带的又是新兵了。

    自己啥都得现教他们,要是周让小北风他们在这里自己又何必费此口舌。

    雷鸣怕雷三儿和齐韬这两个家伙再把手雷拔销子在黑暗之中找不到,他冒险都把缴获的那个手电筒打开了。

    他是将那手电筒指向对面的墙上放到地上才打开的,这样也就不怕邻街的日军发现了。

    在这光亮之下,雷三儿和齐韬他们俩拔去了三颗手雷的销子。

    两个人却是又各从手雷袋子里摸出块红砖来放到了面前。

    而这时他们两个却看到雷鸣已是在拨第五颗手雷的销子了。

    雷鸣本还想再拔第六颗手雷销子的。

    但是,来不及了!

    相邻街上日军的脚步声已是与他们只有一墙之隔了!

    齐韬急急的把自己那块红砖放到了雷鸣的面前

    而这时雷鸣已是低喝道:“扔!”

    他一哈腰左右手各攥了一颗手雷,便砸在面前的红砖上,然后就把手雷甩了出去。

    他这个动作看起来那极是别扭,其实扔起来那也确实别扭。

    就雷鸣自己所知,无论日伪军,还是反日联军,或者什么时候抗日游击军、抗日救**、国民自卫军,反正就没有象自己这样扔手雷的!

    可是没办法啊!

    谁叫自己现在才三个人,那要是有三十个人自己也不嫌多啊!

    三个人一共投了三拨十一颗手雷。

    齐韬是把手雷磕在鞋后跟上扔出去的,这自然也是雷鸣物前教他的。

    齐韬穿的是伪军服装,那鞋也是橡胶底儿的大头鞋,就是那鞋码比自己所穿的大了一码。

    在第一拨手雷隔着那房子投过去时,对面爆炸声和日军的叫喊声便连成片了。

    待到这三拨投完,三个人便又背起手榴弹袋子向东跑去。

    而这时刚扔手雷扔出点滋味的雷三儿却在想,自己和人家雷鸣比还是差的太多了!人家竟然还能双手扔!8)

    
5858xs.com